首页 > 资政 > 资政镜鉴 > 以史为镜 >  正文

王定国:106岁老党员的心声

2018-02-11党建网王定国


王定国(106岁老红军),四川营山人,1930年参加革命,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随红四方面军参加了长征,曾任营山县妇女独立营营长,延安市妇联主任,内务部机要科长,最高人民法院党委办公室主任。第五、第六、第七届全国政协委员。是“延安五老”之一谢觉哉同志夫人,曾多次受到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亲切接见。

今年,中国共产党诞生97周年了,中宣部《党建》杂志的同志说要我回忆自己参加革命的历程和对党的感情,我心潮起伏,怎么也平静不下来,我这一辈子跟党走,对党的感情是难以用语言来表达的。

我自1933年参加红军后,就把自己的生命和党的事业连在一起了。入党85年了,无论是在战争年代,还是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我始终要求自己,努力为党和人民多做些事情。

我出生在四川营山安化场,家中上无片瓦,下无寸土,全靠父母租种土地和干零活养家糊口。我六七岁就参加劳动,帮助母亲给人家推磨。一年到头全家人起早摸黑地干,拼死拼活也吃不饱肚子,吃了上顿没下顿,我的一个妹妹就是活活给饿死的。像我这样的人的命运,在旧社会与千千万万的贫苦妇女一样,处在整个社会的最底层。但是,共产党来了,改变了我的命运。

我15岁那年(1928年),就到别人家去做童养媳了。这也是一个穷人家,但把封建礼教看得很重。我在这个家庭的地位是最低下的,干活在前,吃饭在后,只有服从,没有自由。我虽然不甘心这样不平的命运,但是却无力改变。就在这时候,我们家乡先后来了陈同生、杨俊、张敬波、肖德兴、杨克明等共产党人。他们是党的地下工作者,是四川省委派来的。他们都有各种职业做掩护,张敬波是团防局的教官,是来做白军策反工作的。陈同生是学生,杨克明卖布,杨俊卖盐,肖德兴是裁缝,他们的任务是来宣传、组织秘密农会。

我的两个舅舅李忠胜、李忠斌都是青年农民,很喜欢听他们宣传,接受了反剥削压迫,翻身求解放的革命道理,很快就被发展成他们的积极分子。我也因为舅舅的关系,和他们有了接触,对他们讲的一些新鲜事特别感兴趣。张敬波曾对我讲:“你不要蹲在家里,年纪小要读书,有个平民小学,上学不要钱,你去读书识字。”陈同生说:“女孩子不要包脚,包脚怎么下地干活。现在男女要平等,自己解放自己,把头发剪掉,不要再封建。”其他人也给我讲过这些道理,慢慢地就开窍了,认为这些话都很对,我也就再不怕婆家的人了。我剪了发、放了足,婆家的人拿绳子捆着我,我挣脱了就跑回娘家。

重获自由后,陈同生介绍我到新店一家小吃店去做洗碗的差事,后来又到肖水河、柏林、老林等地去找事做,那些地方都很偏僻,但便于建立秘密农会。经过一段时间艰苦细致的发动工作,秘密农会在这一带先后建立了起来,张敬波他们就派我和张兴仁、李金香等在这一带宣传妇女放足、剪发、男女平等三件大事,每天从这个场赶到那个场。我在外面做了一年多,虽然动荡不安,但心里觉得非常高兴。这时我婆家的人找来了,我硬是不回去,后来张敬波、肖德兴、杨俊和舅舅七拼八凑攒下来40多块银元给婆家,这才了结了我的婚姻关系。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