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政 > 资政镜鉴 > 以史为镜 >  正文

刘少奇眼中党内政治生活的四个重要问题

2016-12-26学习时报

  1983年11月24日,《人民日报》刊发了刘少奇的《党内生活的几个问题》一文。该文是1962年1月刘少奇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代表中央作的书面报告第三部分《党的问题》中的一节。文章虽然不长,但对党内生活中的四个重要问题,即下级党委与上级党委特别是地方党委与党中央的关系、党委会内部的关系、发扬党内民主、加强党的组织性和纪律性,作了深入剖析和阐述。其中许多内容,今天读来仍颇有现实意义,特别是对我们深刻领会和理解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有所助益。

  下级党委与上级党委特别是地方党委与党中央的关系

  关于这一问题,刘少奇在这篇文章中着重针对有些地方、部门出现的各自为政、闹独立性的本位主义、分散主义的现象作了剖析。他指出,有些地方和单位的党组织和某些干部,喜欢自搞一套,自成系统,自由行动,把党和人民委托他们管理的地区、部门看成是自己的“小天地”和“独立王国”,不喜欢中央和上级过问,不认真执行中央和上级的决定,违背中央的政策和党的纪律。

  为了把道理讲得更清楚,刘少奇举了一个例子:有一个地方的党组织写信给中央,反映他们遇到的问题:如果服从当地上级的规定,就要违反中央的政策;如果服从中央的政策,就要违反当地上级的规定。这个党组织要求中央回答,他们应该服从哪一个上级?刘少奇认为,答案很明确,就是全党都要服从中央。

  这个例子很具有典型意义,它体现了我们开展党的建设的两条宝贵经验。

  其一,本位主义、分散主义,是加强党的领导、维护党的团结的大敌,必须坚决反对。在这个例子中,为什么会出现服从当地上级的规定就违反中央的政策、服从中央的政策就要违反当地上级的规定的悖论呢?根本上是本位主义、分散主义使然。正是由于这个地方的党组织在执行中央政策和部署时存在着本位主义、分散主义倾向,出台了同中央政策和部署相抵触的规定,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悖论。如果这种情况长期存在且得不到纠正,让下级组织无所适从事小,影响党的团结、削弱党的领导事大。因此,反对本位主义、分散主义意义重大,必须高度重视。

  其二,处理地方党委与党中央的关系,最根本的原则是地方服从中央。始终坚定维护中央权威,是我们党开展自身建设的一条宝贵经验。没有中央权威,全党就不可能有统一意志和统一行动。像我们这么大的党,如果都各行其是、自作主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不干什么就不干什么,那是要散掉的。关于这个道理,毛泽东形象地指出,“各部都各搞各的,中央管不了各部,部长管不了司局长,处长管不了科长,谁也管不了谁,于是王国甚多,八百诸侯”。党章规定,党员个人服从党的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组织服从上级组织,全党各个组织和全体党员服从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和中央委员会。这“四个服从”,是对党内生活秩序的总概括,是正确处理党内各种关系的基本准则。其中,最关键、最核心的是全党服从中央,这是维护党的权威的集中体现。如果受到本位主义、分散主义的影响,出现类似上述例子中的地方上级与中央抵触甚至矛盾的地方,解决问题的根本原则,就是全党服从中央。

  党委会内部的关系

  在这个问题上,刘少奇主要指出了三种错误现象:一是“把加强政治领导误解为第一书记决定一切”;二是党委会内部某一个人“在某一方面决定一切,什么事情都是个人说了算,什么事情都要找他”,导致“党委书记很难办事”;三是“把分工负责变为长期固定的‘分片包干’,而那些‘包干’的同志,又往往独断专行”。

  这三种现象与党章的规定、党委会工作方法的要求是格格不入的。其一,党委的领导是集体领导,不是书记个人独断。集体领导是民主集中制在党的领导制度上的具体体现,是贯彻民主集中制的关键环节。在党委会内部,书记同委员之间的关系是少数服从多数。一切重大决策和重要工作部署,都必须按照集体领导、民主集中、个别酝酿、会议决定的原则去办,而不能搞“一言堂”“家长制”。其二,党委书记要当好“班长”,注意向自己的“一班人”作宣传工作和组织工作,善于处理自己和委员之间的关系,充分发挥党委“一班人”的作用。其三,党委内部实行集体领导、分工负责,需要把二者相结合,而不能片面强调分工负责,搞“分片包干”“独立王国”,导致各自为政、多头领导的乱象,损害党的团结和统一。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