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政 > 资政镜鉴 > 以人为镜 >  正文

葛健豪:超拔非凡的伟大母亲

2018-04-13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旅法勤工俭学中国女生在蒙达尼合影。第2排右1为蔡畅,第1排右4为蔡畅的母亲葛健豪。(资料照片)


人物简介

葛健豪(1865.8.17-1943.3.16),原名葛兰英,中国早期女权活动先驱,女子教育先驱,女革命家。她年已五旬仍求学长沙,并伴子女(蔡和森、蔡畅)赴法勤工俭学,被传为佳话。葛健豪积极支持子女从事革命,自己亦在白色恐怖下冒着生命危险投身革命活动,培养大量革命干部。儿子蔡和森,中国共产党创建人之一;儿媳向警予,中国共产党创建人之一 ,妇女解放运动先驱;女儿蔡畅,妇女解放运动先驱,共和国第一任妇联主席;女婿李富春,曾任国务院副总理、中央书记处书记。

中国近现代史上出现了一个了不起的家庭。这个家庭中先后出现了蔡和森、向警予、蔡畅、李富春四位了不起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他们共有着一位伟大的母亲——葛健豪。

葛健豪(1865-1943),原名葛兰英,湖南双峰县荷叶人。她是中共早期领导人蔡和森的母亲,也是“女中豪杰”蔡畅的母亲,中国妇女解放运动先驱、中国共产党第一位女中央委员向警予的婆婆。她卖陪嫁求学,创办女校,解放女权,年过半百偕子女远赴法国勤工俭学,被当时西方舆论界誉为20世纪“惊人的妇人”。她虽非中共党员,却立传于《中共党史人物传》,人们尊称她为“女中豪杰”“革命母亲”。1943年3月16日,葛健豪在双峰县永丰镇石板冲病逝。毛泽东在延安得知蔡母逝世,提笔写了“老妇人,新妇道;儿英烈,女英雄”的挽联遥祭“蔡伯母”。

湘军之后,用革命新思想教育子女

葛健豪出生时,当地有三大望族:清代名臣曾国藩家族、“鉴湖女侠”秋瑾婆家王氏家族和葛健豪娘家葛氏家族。他们彼此联姻,构成了双峰荷叶乡的上层家族。

葛健豪的父亲原是曾国藩湘军中一员参将,后做过盐运使、按察使,与曾国藩有姻亲关系。葛健豪五六岁在家馆读书习字,能背诵《四书》等经典,16岁奉父母之命出嫁永丰镇,与大户蔡寿嵩之子蔡蓉峰结婚,婚后育有6个子女。她经常教育子女要乐于助人,关心贫苦大众。在母亲的教育和影响下,蔡和森、蔡畅经常帮助他人插秧、割稻子,帮小伙伴割草、放牛,从小就和劳动人民建立了感情。

女革命家秋瑾的婆家所在地与葛健豪家桂林堂相隔不远。葛健豪听说秋瑾是能文能武的巾帼女杰,几次去拜望。从她那里,葛健豪接受到了一种全新的思想。她经常给儿女们讲秋瑾的事情,说秋瑾了不起,称赞她创办女学唤醒妇女的觉悟。蔡和森和蔡畅从小就从母亲的嘴里听到“革命”这个使人鼓舞激昂的新鲜词儿,心里萌生了革命的嫩芽。1907年,秋瑾被害的噩耗传到荷叶乡间,葛健豪非常悲痛,她带着孩子悄悄地凭吊烈士英灵,经常鼓励蔡和森与蔡畅长大后要像秋瑾那样做人。

奇志可嘉,赴省城寻求济世良策

由于辛亥革命的不彻底性,对农村的封建势力、封建习俗等都没有太大的冲击,葛健豪所在的永丰镇仍是一潭死水。从秋瑾那里受到革命启迪的葛健豪认定知识能够改变命运,一方面积极支持自己的子女求学,另一方面觉得要济世救民,自己也应该有知识有学问才行。于是便出现了葛健豪三代人同进学堂的新鲜事。

1913年,湘乡县立第一女校开始招生,葛健豪得到消息后,毅然卖掉了部分陪嫁首饰凑足所需费用,带着蔡和森、蔡畅,还有新丧丈夫的长女蔡庆熙及其女儿刘昂,一道去了湘乡县城。当她到县城第一女校报名时,老师见她是位裹足的妇女,年纪这么大(实龄48岁),不肯让她报名。她很气愤,便要儿子帮她写一张“状纸”到县衙去告状。县官看完呈文,例行公事地说:“叫什么名字呀?”葛健豪答:“我原叫葛兰英,现改名叫葛健豪,‘健’就是要做改造社会的健将,‘豪’就是要打倒封建豪强。”县官闻言一惊,又问:“为什么要读书?”她大声说:“要寻求救国道理,男女都要读书。”县官觉得她是一位了不起的妇人,便在呈文上批上“奇志可嘉”四字,令学校破格录取。就这样,葛健豪免试进了湘乡县立第一女校,与儿子蔡和森(在另一学校)同读高小班。蔡畅就读初小班,长女蔡庆熙就读缝纫班。入学后,葛健豪和儿女们一样勤奋好学。年底,他们学费用完了才返回永丰镇。

1914年,葛健豪的丈夫要把10来岁的小女蔡畅以500银元卖给财主家作童养媳。葛健豪极力反对,蔡和森在长沙知道这件事后也极力反对,三人一致认为只有用“逃婚”的办法才能解决这个问题。于是蔡和森把妹妹蔡畅接到长沙读书。1916年,葛健豪又带着蔡庆熙及外孙女刘昂到长沙读书。葛健豪入女子教员养习所学文化,蔡庆熙入长沙自治女校学缝纫和刺绣,刘昂入周南女校幼稚园。当时,蔡家祖孙三代5人进省城求学,传为佳话。

葛健豪到长沙后,如饥似渴地学习知识,探求真理。尤其是儿子蔡和森与毛泽东等人结识后,葛健豪很快就成了这群有志青年革命活动的热情支持者和参与者。大家亲热地称她为“蔡伯母”。她的家成了谈论时政、交流思想的聚会场所。新民学会成立后,“蔡伯母”常当“旁听生”,领悟其中的道理,从中接受新思想。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