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政 > 资政镜鉴 > 以人为镜 >  正文

薛贵生:身中两枪 爬去传指令

2017-08-04中国共产党新闻网陈巨慧 张玉峰 高占根

薛贵生第二次进军海南岛的纪念照片


薛贵生和爱人王继兰展示剪纸纪念品《沾阳棣独立团》


在抗日战争时期,滨州市沾化区是渤海革命老区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清河区与冀鲁边区的重要过渡区。抗战的艰苦岁月里,当地人民群众舍生忘死,勇斗日寇,在这段壮烈的历史中写下了悲壮却浓重的一笔。

日前,记者在沾化采访了88岁的抗战老兵薛贵生,聆听他对这段热血往事的追溯。

13岁当上通信员

1929年9月,薛贵生出生于沾化县(现滨州市沾化区)流钟口薛家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自幼家境贫寒,衣不蔽体,食不果腹。4岁时,薛贵生和大哥跟随父母逃荒到了太平镇韩家屋子村。在这里,他的3个妹妹和小弟弟相继出生,一家八口人艰难地生活着。他们卖过花生,讨过饭,常以野高梁、野绿豆、野草籽、黄须菜、蚂蚱等充饥。因长期饥饿和营养不良,弟弟5岁时就夭折了。

回想起童年,在薛贵生的记忆里,除了苦,就是兵荒马乱。

1938年10月和1939年1月,日军坂垣师团高桥部队两次进犯并占领沾化县城。为了占领整个沾化,巩固其殖民统治,1939年5月29日,日军继续“扫荡”沾化东部义和庄一带,国民党守军海军陆战队和驻守的土匪张俊亭团,突围的突围,逃跑的逃跑,当地的老百姓遭了殃。

惨无人道的日军对当地群众进行了报复性的血腥屠杀,用机枪扫射、枪托砸、火烧、刺刀刺等手段,疯狂屠杀手无寸铁的无辜群众。这次惨案,日寇共屠杀群众200多人。一场血洗之后,义和庄一带好多天路上不见行人,村里不见炊烟,连地里熟透的麦子也无人收割,一片悲惨凄凉的景象。

惨遭洗劫的义和庄与薛贵生一家所住的太平镇相距不远。父母讲起“义和惨案”的惨状,10岁的薛贵生惶恐而愤怒,心里埋下了对日寇的仇恨。“日本鬼子扫荡太频繁了,好多地方每年都要扫荡一到两次,多的地方三四次,甚至更多。从1939年1月侵入占领沾化,到1945年7月沾化全境解放,日本鬼子在沾化为非作歹6年多,罪行罄竹难书。”薛贵生说。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