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政 > 资政镜鉴 > 决策参考 >  正文

充分释放政策绩效

2018-03-30学习时报网文丰安

政策措施重在有力、重在实效、重在见效。如何确保各项政策落地生根,充分释放政策绩效,关系到全面深化改革宏伟蓝图能否逐步变为现实。释放政策绩效,构建绩效考评机制,重在打好“组合拳”,也就是要建立由设定考核指标、开展实地调研、引入考核体系、启动奖惩机制所构成的考核体系和考核闭环。

设定考核指标,明确绩效考核重点

科学完备的考核指标,是建构绩效考核体系的首要环节和根本抓手。考核指标的设定要体现科学、完备以及可操作三项原则:首先,考核指标必须是科学的,其应当符合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和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不超前、不滞后,合国情、合社情;其次,考核指标必须是完备的,其应当既注重事实取向,又重视价值取向,既能准确反映单纯的技术标准,又能体现正当性、公平性以及社会性等政策的良善价值;最后,考核指标还应当是可操作的,其不能仅仅是一些笼而统之的定性指标,还应当根据考核对象的可量化情状,强化定性标准的设置。

开展实地调研,掌握政策执行情况

调研开展的好与坏,调研主体的选用是关键。一般而言,在调研过程中,政策的执行主体、上级主体以及社会第三方机构,都是不可或缺的参与者,它们都在调研当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因此,要让各调研主体取长补短、互相配合,构建起执行主体自查常态化、上级主体督查定期化、第三方机构评估制度化的政策调研机制。各主体在调研的过程中,要深入政策执行的最基层,采取各种调研形式,如实地访谈和考察、问卷填答等,收集第一手资料,开展全方位、拉网式的对照检查,切忌走马观花,让调研工作本身异化成一种“形象工程”。

引入考核体系,研判政策实施绩效

针对政策执行情况实地调研所收集的信息往往比较庞杂,为了充分发挥这些信息的价值,就需要引入政策绩效的考核体系,对这些信息进行“深度加工”和“精准利用”。而根据职权法定原则以及权力监督原则,开展实地调研的主体可能不具备或者不宜具备有关政策实施效果的考核权。为此,无论是政策执行主体的自查,还是上级主体的督查,抑或是第三方机构的评估,所形成的调研评估报告都应及时反馈、汇总到政策绩效的考核机关,继而由考核机关启动考核体系,通过综合运用定性、定量等各种分析手段,逐项对照政策执行实际结果和预设考核指标之间的差距。此外,需要指出的,人民群众往往是政策的最终受益者,对于政策执行效果的好坏,人民群众才最有发言权。因此,考核机关要特别注重人民群众的首创精神和参与意愿,拓宽参与渠道、优化参与条件、规范参与程序,积极主动将人民群众吸纳到研判政策执行绩效的流程当中来。

启动奖惩机制,形成绩效考核闭环

考核结果的得出,绝不意味着整个考核过程的完结。事实上,要想使政策绩效评价对政策的贯彻落实真正起到实质效用,就必须建立一个对考核结果消化和采纳的环节,即确立必要的奖惩机制。通过该种奖惩机制,一方面可以奖励政策执行效果优异的主体,发挥绩效考核的正面激励和示范作用;另一方面也可以追责政策执行不到位的主体,以督促行,倒逼执行主体及时整改。然而,为了确保奖惩机制能够真正发挥出其应有的效应,就应当建立完善的政策执行责任清单,明确完成时限和具体责任人,以确保最终的责任追究能落到实处。同时,还应当构建信息公开平台,及时公布政策考核结果及其相关奖惩信息,让整个政策绩效考核流程置于人民群众的监督之下。此外,由于受到各种主客观因素的影响,政策绩效考核结果有时候难免会出现一定偏差。为了不影响考核结果的公平、公正,并保障政策执行者的权益和工作积极性,建立相应的申诉机制也甚为必要。


(责任编辑:聂敏)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