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政 > 舆情关注 > 舆情报告 > 热点解读 >  正文

让“官员守信”成为诚信社会的“压舱石”

2016-12-15中国纪检监察报 郑光魁




舆情综述

近期,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九次会议强调,要加大对各级政府和公务员失信行为的惩处力度,将危害群众利益、损害市场公平交易等政务失信行为作为治理重点。

中办、国办近日发文明确,在职公务员或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被确定为失信被执行人的,失信情况应作为其评先、评优、晋职晋级的参考。

这一系列举措让“官员失信”再度成为舆论焦点:2016年11月18日新华社发表社评《若公职人员都不遵法守纪,何以服众?》引发舆论对“官员失信”话题的关注,获得媒体大量转载;11月20日新华社发布报道《透视全国法院逾千件“官员失信”案的背后》,引发相关话题的新闻和微博热度迅速上涨;21日,人民网、《京华时报》《法制晚报》等媒体就相关话题发表评论文章,微信、微博热度极高,整体舆情热度攀至顶峰。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监测数据显示,从11月20日至12月2日,共有与“官员失信”话题相关的网络新闻3102篇,报刊报道543篇,博客、论坛帖文1849篇,微博评议708条,微信订阅号文章1230篇。

“官员失信”不只是个人私事

在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系统中,被纳入失信“黑名单”的“官员失信”案件目前超过1100件:陕西省商洛市商州区法院近日公布一份失信老赖“黑名单”,其中包括8名公职人员;广东省高院公布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3年,全省法院共清结党政机关为被执行人的积案3829件;广东湛江中院曾通报764件未执行到位“官员失信”案件;湖北省巴东县法院今年10月底公布一批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就包括5名公职人员;湖北省竹山县法院2014年11月首批曝光的“老赖”,就有来自当地28个机关事业单位的40名公职人员……

这些情况并非孤例。《人民日报》《新京报》、荆楚网等媒体指出,“官员失信”不仅仅是个人的私事,而是关乎政务诚信的大事。市场有市场的规矩,法律有法律的边界,而行政也有行政的伦理。官员一旦失信,也必然要由政府信用埋单。在各种“老赖”中,官员“老赖”往往影响最坏。一方面,官员手握权力,治理起来的难度和成本更大。另一方面,官员牵涉债务纠纷,不仅仅是其私德减分,政府形象也会因之受损。

“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道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道理:无论是党政机关还是官员个人,都应把信用作为最基本的政治伦理。“上行”往往会带来“下效”,官员守信就能带动社会诚信的风气,而官员失信则极大损害社会诚信的构建。

“官员失信”频发背后问题多

“官员失信”现象频发,原因各异。有的面对问题、知情不报,有的遇到公共事件不当辟“谣”,有的朝令夕改、出尔反尔,有的政策忽悠、开空头支票,有的认为“新官不理旧账”而拒不还债……

解放网、《京华时报》等媒体认为,究其病理,既有制度不完善的整体原因,亦有“为官失德”的个体因素。在制度层面,“新官不理旧账”的意识未除,“部门之间踢皮球”的现象仍存,朝令夕改、说到做不到的情况时有发生;还有,无论是法律法规,还是内部考核,在监督和惩戒政务失信行为时缺乏力度,追责机制不健全、失信成本过低。而在个体层面,少数官员对待公共事务缺乏信用意识,认为“为公家办事,不守信用也算不到自己头上”;抑或缺少法治思维,以为权力在手,就能跳出信用的边界,无视规则的制约。

失信成本低、监管执行弱、责任不到位……种种“遏制性”的举措不能在实践层面起到应有作用,也是让“官员失信”为人诟病的重要原因。事实上,官员成“老赖”,往往与违规违纪行为相伴,因而对监管部门来说,不能把官员“老赖”当成普通的“老赖”,更不能以“个人私事,不涉及犯罪”为由,视若无睹。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