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政 > 领导艺术 > 实践案例 >  正文

“举贤不避超己”

2017-08-24北京日报张杰


  唐朝武则天时期,狄仁杰学识渊博,很有作为,是难得的人才,但他却常常排挤同朝为官的娄师德。当武则天告诉狄仁杰,他是因娄师德的举荐才开始被重用时,狄仁杰羞愧地说:“吾不意为娄公所涵,而娄公未尝有矜色。”娄师德明知狄仁杰与己素有不睦,仍然向武则天推荐,狄仁杰任相后并不感恩,反而“排斥师德非一日”,但娄师德“未尝有矜色”,默默承受从未表达。单就此事而言,虽然论才学,娄师德未必及得上狄仁杰,但他这种不避讳举荐的人才超过自己、甚至排挤自己的伯乐精神,足以名垂青史。

  不怕“举贤超己”的人,不仅中国有,外国也有。1919年,马歇尔还是一名美军上尉,被派往某地担任副官。他的上级哈古德上校写的一份关于马歇尔的鉴定报告中,在回答“和平和战争时期你愿意留他在你的直接指挥下吗”的问题时,径直写道:“我愿意,但我更愿意在他手下服役!”并说:“据我判断,在战争时期指挥一个师,能做得像他一样好的,在陆军中不超过五个人。他应被授予正规陆军准将头衔,这件事被延迟一天,都是国家和陆军的损失……如果我有这种权力,下次准将级中有空额时,我将任命他。”谁能想象得到,这竟是一名上校对下属一名上尉的评价。

  然而,历史上也有很多心胸狭隘的人,怕举荐的人抢了自己官位、盖过自己风头。《史记·淮阴侯列传》中记载了一段韩信对项羽的评价:“项王见人恭敬慈爱,言语呕呕,人有疾病,涕泣分食饮,至使人有功当封爵者,印刓蔽,忍不能予,此所谓妇人之仁也。”意思是说,项羽这个人很仁爱,看到有人生病,流着眼泪前去慰问,可是当手下的将领立了战功应当封爵的时候,他却把刻好的印信握在手里,摩弄再三,一直到把角都磨坏了也不肯授予人家,生怕下属的军功超过自己,或者取自己而代之。所以项羽之仁,不过是妇人之仁罢了。

  “举贤不避超己”,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从人才学上来讲,人才都是相比较而存在的。一个人如果在某一个领域超过其他人,那就可以被认为是一个人才;如果在发展过程中他被别人超越,那他就有可能降为较低层次的人才,或者直接退出人才行列。也就是说,自己对一个人才的推荐,不仅会影响被推荐者的任用,而且有可能影响到自己的地位。从人性上讲,人都具有好胜心,在心理学上叫作“成就动机强烈”或者是“抱负水平较高”,也就是自己的行为所要达到的目标比较高、比较远大,这种“好胜心”在人才身上体现得更加明显。既然人才追求的发展目标是使自己在某一领域超越其他人而成为更高层次的人才,当他主观地认为自己把握着另一个人才崭露头角机会的时候,到底是应该举荐他、帮助他超过自己?还是不举荐他、使他永远超过不了自己?从人的心理上来说,确实是一个难以抉择的问题。

  那么,该如何正确认识这个问题呢?从客观上来讲,“人才”及其“才能”都是客观存在的,不以主观意志为转移,不管自己举荐他还是不举荐他,他及他的才能都实实在在地存在着,谁也夺不去、谁也遮蔽不了,如果自己不去举荐他,别人早晚也会去举荐他,因此不如主动“成人之美”。同时还应看到,发现人才、举荐人才本身就是一种本领,是自身才能“综合体”的一个组成部分,特别是对领导型人才而言,更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关键性才能。因此,顺利通过举荐人才的“心理关”和“本领关”,也可使自己真正成为更高层次的人才。

  人才的才能可以分为狭义的“才”和广义的“才”,狭义的“才”仅指专业性才能,或者说业务能力,而广义的“才”还包括识人用人才能等领导性才能。一个人举荐了另一个才能超过自己的人,这个人狭义的“才”,相对于自己举荐的这个人才来说,似乎显得有所下降;但其广义的“才”,也就是全面的能力素质,必然得到很大的提升。自己举荐的高水平人才越多、特别是超过自己的人才越多,自己作为领导型人才的价值也就越大。二战期间,美军中指挥打仗本领比马歇尔强的人不在少数,但是为什么偏偏他担任陆军参谋长这个极为重要的职务呢?除了他善于战争的战略谋划外,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善于举荐人才,特别是举荐才能超过自己的人才。正因为此,罗斯福总统才把他的位置放得比别人都高。可见,要成为高层次的领导人才,应当主动地举荐人才。被举荐的人才越成功,被举荐的人才超过自己的数量越多,自己的人才层次提升得也就越高。

  (作者为军事科学院研究员)


  (责任编辑:战文婧)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