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政 > 领导艺术 > 实践案例 >  正文

为官莫学“孙连成”

2017-04-20中国网 王继川

  清代《阅微草堂笔记》中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官员在阎王面前自称生时为官清廉,所到之处只饮一杯清水,可以说无愧于鬼神。阎王笑道:设官是为了兴利除弊,如果不贪钱就是好官,那么在公堂中设一木偶,连水都不用喝,岂不更胜于你?官员不服辩解道:我虽无功,但总无过。阎王怒道:你处处只求保全自己,该办的事不办,改断的案不断,岂不是负国负民,无功便是过”。

  这是一个值得令人深思的故事。当前,有些同志该办的事不办,该做的事不做,没贪污不受贿,跟那些贪官相比,觉得自己很不错,引以为傲。并且用胸襟宽广、意境高远来形容自己,觉得自己理直气壮、正大光明。热播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京州市光明区区长孙连城与这则故事中描述的官员可谓如出一辙。达康书记电骂连成区长,斥责他不听指示,不作为,连个信访窗口都搞不定,只见孙区长一边冷对领导的怒怼,一边调整着望远镜的角度,搜索着月偏食,偏偏他嘴里还说:李书记,我记住了,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你放心吧。阳奉阴违、不紧不慢、不急不迫,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着实让人干瞪眼,又气又急。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苍天,误落官网中,一去三十年……对于一位仰望星空、还心系人民的区长,我已折服,若达康书记知道下属有着包容宇宙的胸怀,都会惭愧到低头吧。画风到了这里突变,银河的悬臂跃然于屏幕之上,还配了一段耐人寻味的旁白:孙连成仕途不顺,心灰意冷,喜欢上天文学后,方知宇宙之浩渺,时空之无限,人类算什么?李达康、高育良、沙瑞金又算什么?不过都是蚂蚁、尘埃罢了。孙连成开悟了,得过且过、再无烦恼。他没贪污不受贿,又不想再提拔升官,何谓之有?况且他还……胸怀宇宙?

  艺术源于生活,生活来源艺术。孙连城的角色之所以能刻画的惟妙惟肖,入木三分,是因为现实社会中确实存在这样的官员。他们不贪不占,不以权谋私,但也不办事,或者一口一个“没办法”“有困难”来推辞。他们觉得自己提拔无望,没有政治资源,遭遇职业天花板,或觉得自己没有能力进取,缺乏发展后劲,还不如“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得过且过。 心怀宇宙,看破红尘,没有欲望,能奈他何?不贪不沾,没有劣迹,谁也拿他没辙。看似“超脱”,无欲无求,其实只不过是为自己的不作为找一个借口罢了。

  官居副厅,都已经失去了动力,有没有想过基层公务员的“苦”与“累”。尤其是那些在偏远乡镇的机关人员,工作条件艰苦,事物“多”且“杂”,5+2,白加黑是家常便饭。且因平台低,发展空间受限,职务晋升无望。成为孙连成那样的实职副厅级官员,对我们而言,只能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尽管那是一个“梦”,尽管不敢想,但广大基层干部从未放弃过追逐梦的勇气与恒心,或许经过终身奋斗,也无法实现那个“梦”,但我们依然不后悔,因为在那片土地上,曾经挥洒过汗水,奉献了青春,我们的价值在为人民服务中得以升华。


(责任编辑:郭素卿)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