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政 > 领导艺术 > 实践案例 >  正文

沂蒙赤子 改革潮头写担当

2016-12-23新华社 人民日报中国组织人事报新闻网

  玉带山旁,温凉河绕山而过。河畔,现代化制药车间次第排列。山上,绿意葱茏、群鸟翔集。山东鲁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赵志全就长眠于山顶的一片林间空地。与他亲手创立的企业,咫尺相守。

  赵志全用27年的时间,把濒临倒闭的校办工厂壮大为净资产60亿元的现代化制药集团。在生命最后的12年里,他忍受着癌症的折磨,带领企业保持高速发展。他用自己的取舍与奉献写就新一代企业家的时代精神。

直面挑战,不惧风浪急

  年产值60亿元,年上缴税金近10亿元,如今的鲁南制药风光无限。但创业之初,很是艰辛。

  1987年,赵志全30岁出头,是鲁南制药前身——郯南制药厂的技术科长。临沂地区体改委决定,在这里进行全区首个承包经营试点。

  年轻的赵志全脱颖而出,竞聘成为厂长。就任前,他提出目标:4年实现年产值1000万元、利润120万元。此时的郯南制药厂,账面净资产不过19万元,库存原料只能维持3天,利润几乎为零。

  一上任,赵志全烧起“三把火”:人事改革、劳动改革、分配改革。承包头一年,郯南制药厂实现扭亏为盈;第三个年头,产值达到1700万元,利润120万元。赵志全的承诺,提前一年完成。

  数年之后,企业再次处于生死关头。因为建设投入大,又赶上银根紧缩、销售回款滞后,1995年,正在高速发展期的鲁南制药,资金链面临断裂。赵志全把1996年定为“决战之年”。

  赵志全带着两个司机,开着一辆普桑“出征”。饿了,就吃自带的煎饼、咸菜;累了,就在车里迷糊一会儿。9天时间,赵志全跑了东北三省18个城市。那一年,鲁南制药实现销售收入1.5亿元,利税5000万元,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2002年,赵志全开始谋划更长远的发展路径。企业自筹资金60亿元,在荒山上建起生物制药园区。就在这一年,他被确诊为胸腺癌晚期。之后的12年,罹患癌症的赵志全工作强度一如往常。至今鲁南制药仍在他规划的方向上前进,今年上半年企业利税同比增幅超过20%。

慧眼独具,领市场之先

  一个是南开大学的博士,一个是中国科学院的博士后,刘忠夫妻俩却甘愿留在鲁南小城费县。

  “毕业前参加招聘会,给鲁南制药也投了简历。后来公司就邀请我来看看,而且给出路费。”当时,对鲁南制药伸来的橄榄枝,刘忠并没有太在意。

  第一次见面,刘忠就大感意外。一进办公室,赵志全快步到门口相迎,面试过程中,刘忠直接和老板对话。“到实验室一看,确实是搞科研的好地方。”刘忠说,仪器设备的投入,动不动就上千万元,“在这儿你只要提出来,他马上就给你买,直接找他签字。而且他从来不干涉实验的进度,环境特别宽松。”

  对科研的重视,赵志全一以贯之。2001年以来,鲁南制药每年科研经费的投入,占销售收入的比例超过7%,最高时达18%。

  在市场经济的风浪中,赵志全更有着敏锐的洞察力。

  1998年,企业研制出胃动力药莫沙必利。赵志全要求加快速度。“我们提前完成临床反馈,新药在国内外同时上市,这时美国发布了对同类药西沙必利的警示,我们的产品迅速占据了市场。”时任公司技术开发科项目负责人张卫国说。

心系员工,让大家过上好日子

  多年以来,赵志全始终不忘初心:让所有职工过上好日子。

  房价越来越高,买套房动辄几十万元,不少大学生都是农家子弟,怎能负担得起?赵志全先后投资8亿多元,建设了4000多套福利住房,所有员工都可申请居住。“基本上不收钱,分房时只要交2万元押金就可以了。”鲁南制药集团工会副主席李兵说。

  看到鲁南制药集团下属的新时代药业一位员工因为家庭困难,在餐厅只吃馒头和咸菜,他当即给每个员工每月发放300元餐补。“每个人是不多,但是企业有上万人,一年就好几千万元支出。”李兵说。

  为员工孩子建最好的幼儿园,解决员工子女入学困难,发放安家费,每年1个月带薪休假,甚至有旅游补贴,就连员工结婚,赵志全都管。自1999年至今,鲁南制药先后举办了14届职工集体婚礼。

  赵志全就像一个大家长,员工缺什么,他就帮员工置办什么。在鲁南制药,“像家一样”是员工共同的心声。

  在别人眼里,企业老总住的是高档别墅,谁能想到赵志全一套40平方米的旧房,一住就是20多年。“赵总先后放弃了6次分房的机会,要不是房子要拆迁,他也不会搬到企业的公房。”李兵说。

  “在员工福利上,赵总不问花了多少钱,他只问员工是否满意。”鲁南制药集团董事、副总经理张则平说,“员工满意了,他就满意了。”

造福社会,留下宝贵精神财富

  把药做好,是赵志全的工作轴心。只做好药,是他的工作底线。2005年,房地产行业行情看涨。企业内部有人提议多元化发展进军房地产。赵志全一口回绝,认为企业不能只知道挣钱,而忽视对社会与职工的责任。

  企业有一款治疗脉管炎的特效药。因原料价格猛涨,成本与售价严重倒挂,一度年均亏损5000万元。赵志全说:“只要患者需要,咱们赔钱也要生产。我们有很多赚钱的产品,补上就是了!患者认可,就是对企业的最高褒奖。”

  赵志全曾说:“我们企业发展了,要为社会作出更大的贡献,要积极参与社会公益事业。同时,我们更大的责任就是发展医药事业,能够在全国领先,能够为广大人民防病、治病、康复、保健发挥更大的作用。”

  有位客户在集团下属的新时代药业厂区转了一遍,心生疑惑:怎么厂区里的绿化队里都是一些老人?听了解释,才恍然大悟:这些都是周边村子的留守老人,公司把他们招进来,是为了让这些老人既有事可做,又有份收入。厂区环卫队、种菜队几乎都是周边村庄的人,只要他们愿意,赵志全就会提供一个挣钱养家的机会。

  制药企业容易造成污染。新时代药业环保部部长陈建华坦言,建设新时代药业初期,如果上马红霉素生产线,每年可获得上亿元的利润,但也会产生一定污染。

  赵志全视环保为企业的底线,“宁愿鲁南亏,不让温河浑”,既是他对企业的要求,也是他对当地群众的承诺。

  捐款500万元给费县慈善机构,帮助修筑朱田镇上水连峪村的拦河坝……赵志全离世后,人们给他算了算账:捐款捐物累计近亿元。他曾经这样讲过:“企业是社会的细胞,是社会财富的创造者之一。我们的经营宗旨就是‘造福社会,为员工创造美好生活’。”

忠诚智慧,写壮丽事业

  被确诊癌症晚期后,为维护企业的稳定发展,赵志全和妻子龙广霞决定保守秘密,具体的治疗细节连女儿都不告诉,头发掉光了,就定制一个假发套。

  平日里出现在职工们面前的,依然是那个打不垮、累不倒的赵志全。餐厅门前的台阶,赵志全平日里一个箭步就蹿上去。可在生命最后几个月,他只能一步一歇地上。有职工经过,他就停下来,笑着点点头,或是挥挥手。周围没人了,他再一步一步挪。

  2014年11月14日深夜,赵志全催促身边的人去休息,独自一人呆在办公室处理公务。第二天早上,工作人员推门进去,愕然发现,赵志全已溘然长逝。在整理遗物时,人们发现他13日仍在签署文件。一份公司人事任命书、一份提高职工待遇的计划书、一份科研项目的审批书、一封留给妻女的遗书、一张写着几首歌名的便条,被整齐地摆放在办公桌上。

  有人说,凭借个人威望与魄力,赵志全完全有能力将鲁南制药变成家族企业。但在他拟定的继任者中,11名班子成员都是共事多年的老部下,惟独没有他的妻女。

  在留给家人的遗书中,赵志全说其实患癌之后的每一天,他过得都很艰难。也许,这是一个坚韧、永不言败的男子汉唯有的柔软。

  “我们鲁南人手拉手,勤奋工作争创一流……团结拼搏,继往开拓,把青春年华献给壮丽的事业……”笑中带泪,龙广霞哼唱起鲁南制药的厂歌。这一字一句,都出自赵志全之手。而这,也是他最贴切的人生写照。


(责任编辑:张忠英)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