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政 > 领导艺术 > 科学理论 >  正文

先察其平淡,后求其聪明

2017-10-27解放军报许志天

  “观人察质,必先察其平淡,而后求其聪明。”这是三国刘劭在《人物志》中提出的一个观点。在刘劭看来,一个人只有先具备“平淡”的本性,才能“中和”调谐仁、智、忠、信、勇等优秀品德,并不断变化以适应社会发展需要。所以选拔人才,一定要先考察其有没有平淡的素质,再去寻求其是不是聪明。

  钱穆当时说自己看到这句话时,“即深爱之,反复玩诵,每不忍释;至今还时时玩味此语,弥感其意味无穷”。为官成事,“聪明”是必不可少的素质。《史记》在评论黄帝时,说他“生而有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效敏,成而聪明”。把“聪明”作为对黄帝“德才鉴定”的结语,可见“聪明”对人才的重要。道理不难理解,领导者只有聪明出众、才智过人,才能更好担当“领”和“导”的责任。否则,由一帮庸人居于官位,非但不能成事,而且还会败事、坏事。

  那么,何为“聪明”呢?《史记》在介绍黄帝玄孙高辛时这样解释:“聪以知远,明以察微。”也就是说,聪明的人,既能广闻远听,又能明察秋毫。刘劭认为“圣贤之所美,莫美乎聪明”。但是这种“美”又是从“平淡”中来,且能“守常不变”。甘于平淡才能臻于绚烂。那些个成大事的人,莫不是一些痴心干事而能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本性、记得住初心的人。以平淡取人,也就是以本性取人。明察本性选人用人,总归是要更准确、更牢靠一些吧。

  什么是“平淡”呢?“平”是平直公正,“淡”是淡泊恬静。所谓平淡之人,应该就是那种为人正直、办事公道、坚持原则而又淡泊名利之人。“非澹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有“平淡”之性,才能做到专注事业、执着追求,有所为有所不为,不会心浮气躁、左顾右盼、见风使舵、没有定力。焦裕禄、孔繁森、谷文昌、黄大年等成事之人,莫不是既平淡又聪明、由平淡入聪明的人。

  任何时代,都是“聪明”人多,“平淡”者少,又平淡又聪明者,更是稀缺人才。从短时看,“聪明人”得到的好处往往会多一些,“平淡者”则常常难免吃眼前亏。但从长远来看,如果没有一大批甘于平淡“埋头苦干”的人,不论是团体的事业,还是个人的成就,都难有大发展、大成功,更不可能实现兴旺发达。

  由平淡入聪明易,由聪明归于平淡,更需要一番涵养功夫,不是那些惯于耍“小聪明”的人所能够做到的。

  范仲淹的儿子范纯仁,从布衣做到宰相,多得益于父亲的言传身教。他廉洁勤俭,一贯保持平淡的本性。他认为:“人虽至愚,责人则明;虽有聪明,恕己则昏。以责人之心责己,恕己之心恕人,便是圣贤。”建立在平淡之上的聪明,严以责己、宽以待人,能够经常自我反省,明白自己几斤几两,才能始终保持清醒头脑。而那些没有平淡的“聪明”,则往往会功利之心膨胀,以至妄自尊大、忘乎所以、目空一切,到头来“聪明反被聪明误”。这样的例子,无论历史上还是现实中,都比比皆是。

  刘劭所说的“平淡”,并非平庸无能,更非清淡无为。领导干部承担着相应的社会责任,干事谋事成事是应尽之责,以“平淡”之名不作为、慢作为、懒作为,在道德上是可耻的,从根本上就违背了“平淡”的本义。就是刘劭本人,也是一位勤于学习、苦于钻研的人,展示出了儒学家、文章家等多方面才能,在各个职位上都有不平凡的建树。正因为他有这样的实践基础,所以才得出“观人察质,必先察其平淡,而后求其聪明”这样的真知灼见。

  “聪明之所贵,莫贵乎知人。”领导者最大的聪明,莫过于察人观质、知人善任,把那些具有平淡素质的聪明人士选出来、用起来。如此,我们的事业才会人才辈出、生机勃勃。


  (责任编辑:战文婧)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