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政 > 领导艺术 > 科学理论 >  正文

当领导要知人善用

2017-10-25中国网

  作为一个真正优秀的领导干部,一定要讲究领导艺术,那种动不动就用冷冰冰的命令来推动工作的领导方式,显然与这个时代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更不利于发挥下属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从长远来看,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

  当然,作为一个领导,事必躬亲诚然值得赞扬,毕竟带头作用和榜样示范是非常具有说服力的。但事无巨细都自己亲自抓,肯定又有一些不妥之处。我们从《三国演义》最后的结局来看,仅仅从领导干部的管理方面看,诸葛亮确实是一个人才,可他算不上是一个好领导。虽然他本人忠心耿耿,“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然而在他的英明领导下,最后落得“蜀中无大将,廖化做先锋”,这或多或少间接说明了一代智圣的领导艺术是欠火候的,或者说眼光放得不够长远。以史为鉴,我们新时代的领导,多少还是应该讲究一点领导艺术,否则不利于党的事业持续发展。一个领导,有一定的领导艺术,这才能更好地推动工作,这才能确保工作效果不会出现波动与反复。

  领导艺术是领导者个人素质的综合反映,是因人而异的。黑格尔说过:“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叶子”,同样也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没有完全相同的领导者和领导模式。有多少个领导者就有多少种领导模式。

  但是,笔者认为,要知人善任,宽容待人,这是领导艺术的最基本原则。

  关于知人善用,这是一个成功领导的关键。“知人”的目的,就是为了“善任”。“知人善任”是关系到领导者个人以及组织事业成败的大事,因此“知人善任”应是领导者用人之道的核心。只有这样,才能发挥人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有这样一个知人善任典故,说郑国大夫子产参与执政,选择贤能的人来任用他。一个叫裨谌的人,善于谋划计略。非常奇怪的是,裨谌在野外谋划就能获得成功,在城邑内谋划就会失败。子产真是知人善任,每当郑国要有诸侯之间的外交事宜的时候,便与裨谌驾车来到野外,进行商讨。等与裨谌一切商议妥当后,子产就会把任务分配给相关人员去执行命令,应酬对付各诸侯派来的贵客。因此子产执政时很少有失败的事情发生。这可谓是知人善任的经典,值得我们现在的领导学习。

  在用人问题上,领导者还要宽容待人。事业发展所需要的是“人才”,而不是“全才”事实上,世上不可能有“全才”。春秋时期楚庄王也有一段流芳千古的佳话,这就是有名的“灭烛绝缨”。据说楚庄王依靠名将养由基一次平定叛乱后大宴群臣,宠姬嫔妃也统统出席助兴。席间丝竹声响,轻歌曼舞,美酒佳肴,觥筹交错,直到黄昏仍未尽兴。楚王乃命点烛夜宴,还特别叫最宠爱的两位美人许姬和麦姬轮流向文臣武将们敬酒。

  忽然一阵疾风吹过,筵席上的蜡烛都熄灭了。这时一位官员斗胆拉住了许姬的手,拉扯中,许姬撕断衣袖得以挣脱,并且扯下了那人帽子上的缨带。许姬回到楚庄王面前告状,让楚王点亮蜡烛后查看众人的帽缨,以便找出刚才无礼之人。

  楚庄王听完,却传令不要点燃蜡烛,而是大声说:“寡人今日设宴,与诸位务要尽欢而散。现请诸位都去掉帽缨,以便更加尽兴饮酒。”听楚庄王这样说,大家都把帽缨取下,这才点上蜡烛,君臣尽兴而散。

  席散回宫,许姬怪楚庄王不给她出气,楚庄王说:“此次君臣宴饮,旨在狂欢尽兴,融洽君臣关系。酒后失态乃人之常情,若要究其责任,加以责罚,岂不大刹风景?”许姬这才明白楚庄王的用意。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绝缨宴”。

  3年后,楚庄王伐晋。一名战将主动率领部下先行开路。这员战将所到之处拼力死战,大败敌军。战后楚庄王论功行赏,才知其名叫唐狡。他表示不要赏赐,坦承3年前宴会上无礼之人就是自己,今日此举全为报3年前不究之恩。这件事给我们一个警示,如果楚庄王当时不宽容别人,那最后倒霉的也就是他自己。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宽容别人也是帮助自己。

  一个领导干部做到了知人善任,宽容待人,善于用人所长,这样就容易调动工作人员的积极性,自己的队伍就团结,打得硬仗。因此,越是级别高的领导干部,越要提高自己的领导艺术,多表扬、少批评,多给人自信,带领自己的团队不断提高干事创业的效率。


  (责任编辑:战文婧)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