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政 > 经济参考 > 宏观经济 >  正文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需借助横向并购

2017-01-03经济参考报刘大成

  在日前举行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针对钢铁和煤炭的去产能工作,总理提出,不能让“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事实上,今年钢铁和煤炭行业虽然已提前完成淘汰过剩落后产能的规定任务,但依然有部分企业通过等量置换方式未批先建或边批边建。看来,在全球产能过剩、各国贸易保护主义重新抬头的环境下,行业的稳定持续发展不能光靠政府的指令性政策。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但不会简单重复,而“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三十多年前,中国开始进行改革开放,农村普遍实行家庭联产承包制,大大提高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随着生产效率的提高,越来越多的农民从土地上转移出来,到城市务工。正是庞大的廉价劳动力支撑中国制造业快速融入全球产业链。三十多年后,中国经济总量位居全球第二,其中钢铁企业达到3000多家,总产能达到8亿吨;拥有煤炭企业8000多家,煤矿1.08万处,2015年的煤炭总产能达到了57亿吨。

  而美国在南北战争结束后,将黑奴从庄园主手中解放出来,为北方资本家提供了大量廉价劳动力,工业企业随之蓬勃发展。也是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美国钢铁企业达到了3000多家,但企业规模小、质量差、效率低,使得行业整体业绩不良。随着以电气时代为标志的第二次产业革命爆发,信托公司、股票交易所等大型资本逐步形成,加上铁路已形成全国网络并成为统一市场,从1897开始,美国发生了为期八年横跨全行业的第一次并购浪潮。这次大并购主要以横向并购为主,有75%的公司因并购而消失,其中J.P.摩根创立的美国钢铁公司收购了卡耐基钢铁公司及其他784家独立公司形成美国钢铁集团,产量达到全美钢铁产量的75%;到1910年,美国钢铁集团产量达到2650万吨,占全球总产量的40%以上。

  事实上,经过30多年的劳动力解放,美国自由经济高速发展,企业数量达到史上最高,而后由于经济衰退,多数企业业绩不佳,产品同质化严重,品牌能力不强难以形成差异化战略,只能采取规模经济策略获取竞争优势。同时,美国交通运输系统构建了全国性市场,加上资本市场异常活跃,为全国性并购提供了资源条件。

  据统计,在1897年至1904年的八年间,美国的并购达到了2943起,主要是金属、食品、石化产品、化工、交通设备、金属制造、机械和煤炭八大行业同业间的横向并购。这次并购造成了美国史上最大的垄断,比如,美国烟草公司占据了90%的市场份额,标准石油则占有85%的市场份额,杜邦、通用电气、柯达等许多耳熟能详的公司基本上也都是在这一时期开始占据垄断地位的。

  可见,并非只有依赖政府强制性指令性计划才能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和行业整合,经济衰退、市场竞争激烈,加上技术进步、跨区域市场和资本市场都可以为行业企业并购提供足够的诱导和支持。

  目前,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实体经济低位徘徊,行业内产品同质化严重,许多企业在低利润、微利润甚至负利润点上运营,而互联网产业的迅猛发展,弥补了交通基础设施上的不足,全国性跨区域资源整合条件充分。

  2016年前三季度,中国企业实施了521项海外并购,交易额达到674.4亿美元,超过2015年的544.4亿美元并购总额。特别是境内投资者前三季度对全球160个国家和地区的6535家境外企业进行了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直接投资额达1342.2亿美元,同比增长53.7%。由于国家外汇管制,国内市场上更有充足的货币储备来推动企业并购重组,大规模横向并购条件已经成熟。

  中央政府采取的强制性企业并购遵循的原则是以大吃小,但由于分税制原因,地方政府从自身发展角度出发,不管本地企业有没有市场竞争力,都希望推进本地企业并购外地企业,从而带来新一轮投资冲动,反而影响了并购进程。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果只靠指令性政策,也仅能在市场低迷时控制住各地的产能;在市场抬头的时候,就会有无数个游离在监管之外的“黑钢企”和“黑煤矿”顺势而起,追涨杀跌,从而造成政策的矫枉过正。

  以大吃小的原则在并购中也不一定成立。美国钢铁公司成立之前,卡内基钢铁就以57%的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而J.P.摩根则从无到有,最后成功并购卡内基钢铁,拥有17万产业工人,成为第一家资产超过10亿元的工业企业。

  目前国内的并购案并不少,但基本属于混合并购,这也是企业多元化战略使然。混合并购多发生在发展中国家,这是因为这些企业往往核心技术少、国内市场小、经营风险大,而多元化战略提到的鼓励政策比较多,也便于家族继承。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源于产能过剩,如全球钢铁需求只有10亿吨,但全球钢铁产能却达到16亿吨,其中中国的钢铁产能就达到8亿吨,这使得欧盟、美国和澳大利亚纷纷对中国钢铁产品发起反倾销调查。

  以集约经营、专业分工和规模效应为特征的横向并购更适应当前中国产业的结构调整,并可推高中国企业在全球的竞争优势。在全国性资源配置极其便利和充分的货币市场支持下,政府完善促进横向并购的市场环境才是根本。当然,任何趋势都有一定的适用期,当横向并购达到一定阶段,需要进行一定的政策调整,以防止落入引发美国第一次并购浪潮衰落的政策误区。

  (作者系清华大学工程管理硕士教育中心执行主任、博士生导师)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