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 > 邓小平理论 >  正文

邓小平理论中的社会主义制度自信思想述论

2015-04-28中国社会科学网齐卫平

在党的事业中,探索社会主义制度是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一项战略任务。制度是完成党的使命和实现党的领导的重要依赖,是运作执政权力和引领国家发展的基本支柱,同时也是不断推进社会主义建设的定力所在。邓小平的社会主义制度自信,具有深厚的思想积淀和丰富的实践基础,对新的历史条件下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新时期邓小平对社会主义的思考

党的十五大确立了邓小平理论的指导思想地位,指出:“邓小平理论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的基本成果,抓住‘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个根本问题,深刻揭示了社会主义的本质,把对社会主义的认识提高到新的水平。”[1](P11)这个论断突出了邓小平重新思考社会主义并实现创新发展的历史贡献。

1956年党的八大会后邓小平担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成为第一代党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成员,到1978年底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的22年时间里,邓小平对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经历的曲折有着极其深切的感受。他既作为领导人主持、参与了许多重大决策,经历了一系列历史事件和政治运动,又作为受害者被当作“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而受到个人政治命运的打击。社会主义建设曲折和个人命运坎坷组成的特殊阅历,成为邓小平重新思考社会主义的宝贵财富。

社会主义制度从理论变成实践始于俄国十月革命,苏联社会主义建设形成的模式成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楷模,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也照搬了苏联模式。应该肯定,社会主义制度在中国的建立,开辟了国家建设新阶段,在这个制度下中国社会发展取得的重大成绩和国家显示的显著进步,初步展现了社会主义的生命力。然而,一方面封闭条件下搞建设信息不灵、视野局限,缺乏发展坐标的比照,另一方面在长期“左”倾错误思想指导下,不间断的政治运动压制和破坏了生产力的发展。人们对充满阶级斗争色彩的社会主义建设逐渐产生疑惑,尤其是经历十年“文革”劫难的折磨,中国被拖进了一条死胡同。历史的拐点与改革的愿望同时出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实现从“以阶级斗争为纲”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转变,成为中国社会主义走自己建设道路的开端,也迎来了邓小平重新思考社会主义问题的契机。

由反思实践曲折和错误的经验教训到找出“没有弄清楚”的症结,是邓小平重新认知社会主义的思维逻辑。1986年12月,他会见外国友人时回顾了中国搞建设经历的曲折,指出:“因为有了那段经历,我们才有可能提出现行的一系列政策,特别是提出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弄清楚什么是社会主义以及社会主义的主要任务是什么”,“我们长期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总起来看,这主要就是不完全懂得社会主义。因此,我们提出的课题是:什么是社会主义和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个问题苏联也在研究,他们也没有解决”。[2](P1158)他认为,虽然我们搞了几十年的社会主义,但“社会主义是什么,马克思主义是什么,过去我们并没有完全搞清楚”。[3](P137)这个话邓小平向党内外同志讲,对外国朋友也讲。邓小平说“没有弄清楚”,包含着两层意思:首先是马克思主义文本意义上的社会主义涵义没有弄清楚,存在形而上学的片面性;其次是本国国情没有弄清楚,存在拘泥词句、照抄结论的教条主义。因此,世界各国社会主义建设普遍搞得不理想,出问题难以避免。

改革开放新时期,邓小平认知社会主义的思维逻辑有三个特征。第一是用排除的方法将不属于社会主义属性的东西剔除出去,如他指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封闭不是社会主义,发展太慢不是社会主义,两极分化不是社会主义,僵化不是社会主义,等等。第二是用肯定的方法将社会主义是什么确定下来,如他指出:“在改革中,我们始终坚持两条根本原则,一是以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为主体,一是共同富裕。”[3](P142)强调四项基本原则也是对社会主义是什么的回答,最重要的是对社会主义本质作出了明确概括,使社会主义的鲜明特征得到充分显示。第三是用探索的方法将社会主义可以进行的尝试揭示出来,如他指出,计划和市场都是方法和手段,资本主义也有计划,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认为多种经营方式、股市、开发区等都可以试验。邓小平始终抓住本质思考社会主义,既纠正了以往思想僵化的机械认识,又形成了别开生面的创新观点。

没有邓小平关于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问题的创新思维,就没有改革开放的起步。社会主义制度自信依靠创新思维的激发。在社会主义的重新思考中,邓小平形成了一系列新观点新结论,他提出的将发展与解放生产力相统一的思想、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裕起来的非均衡发展思路、社会主义主体论观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主张、社会主义本质概括等,从社会主义根本任务、建设道路、发展阶段、本质特征等角度,实现了对传统认知的重大突破,是对马克思主义具有时代意义的发展。胡锦涛指出:“邓小平同志提出的这些创造性的思想观点和方针政策,为我们不断开创党和人民事业发展的新局面提供了有力的理论指导。”[4](P152)

资本主义在历史进程中走在社会主义前面,当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在苏联诞生时,资本主义实践在西方已经有了270年左右的时间。更加特殊的情况是,社会主义实践改变了马克思、恩格斯那个时代设想的发生逻辑,经济文化落后条件下生产力滞后的现实对社会主义建设造成严重的困难。从某种意义上说,无论是东欧国家、苏联还是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遭遇曲折乃至挫败,不仅是因为初始阶段的经验不足,而且也与这样的特殊情况有关。树立社会主义制度自信,需要冲破传统认知的束缚,实现理论和实践的创新。邓小平对社会主义的重新思考,为坚信社会主义打开了一扇明亮的窗户,富有创造性的思想给社会主义制度自信注入了新鲜的空气。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