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思想 > 思想杂谈 >  正文

大数据时代对思维方式的改造

2018-04-09学习时报宋惠昌

大数据将对整个社会的全面发展带来全新的动力。作为一种伟大的革命性动力,大数据的运行及其作用的发挥,需要我们做好各方面的准备,而这其中的一个关键,是与社会体制变革相适应的人们的思想变革。质而言之,就是大数据时代要求人们的思维方式进行一次深刻改造。

目前,在报刊文献和各种媒体中,大数据这个概念,几乎是处处可见、不绝于耳;同时,学术界的学术研究,使人们对大数据的理性认识水平不断提高。有学者认为,2012年世界迎来了大数据元年,而2013年则是中国的大数据元年。正是因为如此,从世界到中国的学术界,特别是科技界,大多数人都比较一致地认为,我们已经进入到大数据时代——一个全新的信息时代。

大数据将为整个社会的全面发展带来全新的动力。大数据的运行及其作用的发挥,一方面需要相应的社会条件,另一方面它也必然会创造出自己所需要的全新的社会条件。很显然,要迎接这样的革命性的新科技时代,需要我们做好各方面的准备,而这其中的一个关键,是与社会体制变革相适应的人们的思想变革。质而言之,就是大数据时代要求人们的思维方式进行一次深刻的改造。

大数据时代需要实证思维

这个问题的解决,首先是需要我们对大数据这个概念有一个真正的科学认识。现在的一些权威性研究性机构和文献,都在试图对大数据进行学术性的界定,其观点,大体上比较一致。什么是大数据呢?美国、英国等国家的有关专门机构和专业刊物上,对大数据概念的内涵都提出了自己的解释,我国的有关机构,特别是专业学者,也同时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独立学术见解。综合起来看,基本观点主要是,所谓大数据是指一般传统工具无法处理的海量的、高增长率、多样化的信息资源;大数据反映的是网络时代的一种客观存在,即那些难以用传统工具认知的有巨大挑战性质的数据;大数据是指那种无法在一定时间内用常规软件工具处理的数据集合;如此等等。因为大数据作为一种巨量的数据集,能够从其中挖掘出各种有价值的信息,所以日益受到重视。

从这些界定中可以看出,大数据是超出了传统意义上的、极其巨大的、具有特殊价值的数据信息资源。但是,对大数据这样的界定,仍然是一种实体性质的描述,所以,还不能说是揭示了它的本质。那么,大数据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呢?在我看来,所谓“大数据”,已经不是一种具体的物理时空概念,而是一种哲学理论层次上的科学概念,也就是说,大数据本身已经具有了高度的理论抽象性质。据此,我们还可以大胆做出这样的判断:大数据已经不是一种具体的物质实体,本质上是一种抽象的哲学概念。面对着物质发展的这个崭新世界——大数据,我们那些常规的认识方式,已经不可能深刻认识它的特殊本质特征了,这就决定了在大数据时代,我们在认识领域必须来一次思维方式的根本性改造。

大数据作为人类实践和认识的一种特殊形式、特殊成果,要求我们对长期以来形成的经验主义主观演绎思维方式进行认真改造,牢固形成客观理性的实证思维方式。

作为现代科学认识形式的大数据,标志着自然科学已经走进了理性认识即理论认识的领域,这本身意味着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必须克服方法论上的经验主义,而代之以客观理性的实证思维方式。对这一点,恩格斯是有先见之明的。他说过:“经验自然科学积累了如此庞大数量的实证的知识材料,因而在每一个研究领域中系统地和依据其内在联系来整理这些材料,简直成了不可推卸的工作。于是,自然科学便走上理论的领域,而在这里经验的方法不中用了,在这里只有理论思维才管用。”

如果我们认真思考一下就可以明白,对作为现代科技发展高级阶段的大数据的研究和运用,仍然靠以经验主义为基础的那种演绎思维方式来进行,不走进理性的思辨思维即理论领域中去,显然是不行了。这就是说,在面对着大数据这个现代高科技形式,思维方式的根本改造,已经是不能回避的事情了。当然,在这里,我们所面对的大数据,毕竟是处理信息数据这样的客观问题,所以,不能搬用纯粹的理论思维,而必须运用以理性为基础的实证思维方式。这里所说的理性实证思维,是指以理论形态的信息数据这样的客观根据,来证明结论的真理性。认识论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这样的思维方式,能够在更高的理论层次上达到追求真理的目的,从而避免经验主义思维方式的弊端。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