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思想 > 思想杂谈 >  正文

文明演进的惯性定律

2017-12-10凤凰网

一.文明演进的“惯性之问”

纵观世界文明史,为何文明会从古至今呈多样性、区域性、“顽强生命力”?为什么人类文明之间相对关系的大格局,几千年基本不变?

为何“社会转型”(革命、改革、变法……等)总会引发激烈的社会动荡?

为什么近百年来的美-欧分歧、俄-美分歧、俄-欧分歧、印-美分歧……等等不同文明系统之间的分歧关系,会长期存在?这些分歧是否也与文明惯性有关?

为什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Sendhil Mullainathan和普林斯顿大学Eldar Shafir的新书《稀缺:为什么拥有太少的后果会很严重?》尚未出版就进入《金融时报》年度必读十本商业书籍榜单,之后又获大奖[文献①]?

为什么威尔· 杜兰特和阿里尔·杜兰特合著《历史的教训》以及阿历克西·德·托克维尔所著《旧制度与大革命》这两本历史学巨著,均提出了“历史的悖论”?

中国科学院院士贺福初研究员在其文章“中华复兴引领人类文明新纪元”[文献②]中直接提出:处于任一文明形态的国家乃至大陆,总是趋向于保持原有的文明形态不变(“文明的惯性定律”?);任何文明形态,均存在其固有的抵抗改变的惯性;新兴文明往往兴起于前一文明惯性较小、远离前一文明发祥地或兴盛地、因而较易改变的国度与大陆(“文明演进惯性定律”?);并将这一规律性现象概括为“文明兴替的陷阱”;虽然绝大部分相关国家或时代均曾面临而且滑入过“中等收入陷阱”、“修昔底德陷阱”和“金德尔伯格陷阱”等“三大陷阱”,但总有成功跨过这些陷阱的少数例子;而迄今无一文明、无一大陆曾成功地跨越过“文明兴替陷阱”。

……

综上足见,文明演进过程中的“惯性定律”的重要性、广泛性和深入探讨的必要性。下面,我们将首先探讨文明演进的惯性是怎样产生的?其根缘何在?

二.文明演进惯性的根源

2000多年前老子说:“人法地”,意思是:人以地为法。这一哲学思想如今在自然科学的研究领域内也得到了验证——2015年Richards Gray的研究③从DNA的角度分析人类迁徙:约20万年前,人类起源于非洲,地球上所有人都拥有类同的始祖和类同的基因(DNA,脱氧核糖核酸的英文缩写);大约6万年前,人类相继走出了非洲;之后经过多次的迁徙、分离和混血,分散到全球各地区;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人类DNA己丢失了40,700,000个碱基对,人类因不断地分化、迁徙、混血也获得了一些新的碱基对(人体内总共有约30亿个碱基对,约20000个DNA);人类DNA的丢失与获得,是人类进化的重要驱动力━━本是拥有类同始祖和类同基因(DNA)的人类,因为分布到了不同的地区之后,而使人类的基因呈现了区域性和多样性;现代DNA分析技术已绘制了人类基因(DNA) 区域性和多样性图谱。

以上基因工程领域的发现验证了“人法地”——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并且扩充了“人法地”的内涵——确切地说,“人法地”中的“地”是包括地理位置在内的时空位置(即本文第二节所说的“大环境”),它不仅仅决定了人类的行为方式,也决定了人类的内核——基因(DNA)的状态。

如上述,既然“人类DNA的丢失与获得是人类进化的重要驱动力”,那么这个驱动力是如何驱动人类文明的进化呢?——在数万年的漫长岁月中,各地区的人类进化成了各具特色的基因DNA的同时,也形成了与其基因DNA相对应的千差万别的思维惯式,并创造了以各自的信仰(理念)和习惯为核心的迥然不同的文明——即以基因(DNA)为基础产生思维惯式,文明是思维惯式的群体表现。

可见,思维惯式,既是基因DNA在文明中的体现,也是基因DNA与以信仰(理念)和习惯为核心的各具特色的文明之间的纽带。

换言之,基因DNA-思维惯式-文明三者是互为因果、互相依存的统一存在。由此可以得出结论:由于基因DNA进化的缓慢,使得思维惯式和文明都具有了顽强的惯性;由于地区间基因DNA的多样性,决定了文明的多样性和区域性。

简言之,文明演进惯性的根源,就是基因DNA-思维惯式-文明三者的统一存在和基因DNA进化极其缓慢——迄今约六万年中,人类基因DNA的进化也只约1%!

那么思维惯式这个概念的内涵和外延是什么?很简单,思维惯式就是已经形成习惯性的思维模式。只是这里的“习惯性”,可不是我们日常生话中的一般意义的“习惯性”。思维惯式中的“惯”,是指在历经数千年甚至是数万年祖祖辈辈、世世代代、家家户户、耳濡目染、潜移默化、自然陶冶之中,一点一滴地形成的一种可遗传的群体性的“习惯性”的思维模式,故称之为思维惯式。所以必须明確;本文所谓的思维惯式,是专指与文明演进有关的思维惯式。

那么思维惯式的命题符合人脑的运动法则吗?

2000多年前老子还说过“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意思是:人以“自然”为法。2012年Dmitri Krioukov④论证:宇宙的结构和规律与其它大型复杂的网络(如人脑、社会网络和互联网……)的结构和设计颇相似,尽管这些复杂系统迥然不同,但它们的动态均受类似法则支配。

现在,脑科学更证明,人的大脑里确实存在一个“互联网”;作为大脑最基本构成单位的神经细胞,约有1000亿个;每个神经细胞本身就像一台高功率的电脑;这些神经细胞快速联结起来,构成“突触”,形成数以亿万计的“互联网络”,进行信息传递。

可见,思维惯式概念符合大脑运动法则(有规则的信息传递功能)和宇宙法则——思维惯式也可以定义为与文明相关的信息传递惯式。

综上所述,基因DNA-思维惯式-文明三者的互为因果、互相依存的统一存在及基因DNA进化的缓慢,便是文明演进惯性的根源——也即“文明兴替的陷阱”的根源。

那么,如何才能跨越“文明兴替的陷阱”?或曰如何解决基因进化过程缓慢的问题?答曰:在“文明演进惯性的转化”之中寻找答案!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