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思想 > 思想杂谈 >  正文

芝加哥学派的思想来源

2017-06-15和讯网


数十年前,一个学者若是没有什么师承门派,会是一件挺奇怪的事,也难以跻身一流学者行列。但到了今天,再讨论一个学者的师承门派,又变成一件奇怪的事。因为今天欧美一流大学教师的流动性比过去增强百倍,大学根据自身排名与教师发表论文数量相互“匹配”,而与大学传统、教师本身观点没有什么联系。一个学者只要能发表一些不错的论文,多半就会转投排名更高的大学,获取更多的学术资源。

与此同时,“学派”也不再是一个完全正面的概念。在互联网时代,知识可以免费地迅速传播,所以“学派”原本包含的传承不再重要。相反,“学派”所包含的相互认同、相互合作倒反映出几分“排斥异己”的味道,很多大学避之唯恐不及。甚至对一个学者而言,保持学术观点的一致性或连续性也已成为过时要求。只要一个学者能在顶级期刊不断发表论文,观点的一致性又有什么意义呢?

在这种背景下,对诸如“芝加哥学派”的阅读和思考反而可以脱离现实顾忌,直接进入思想史范畴。真正的经济学学者不必关心奈特、哈耶克或弗里德曼与今天芝加哥大学经济系的关系。两者之间没有联系。或许有一些潜在联系,比如现在经济系的明星列维特(Steven Levitt)、李斯特(John List)所关心的实证问题,是否与当年芝加哥城市社会学学者的研究初衷相类似?或许有一点,芝加哥仍是那个芝加哥,可这已不是人们提起“芝加哥经济学”时所关心的问题了。

芝加哥大学的教育革命

芝加哥大学并不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大学。19世纪末,美国掀起一阵高等教育革命,新建了许多所大学,由洛克菲勒投资的芝加哥大学是其中最引人瞩目的一所。1892年,芝加哥大学正式开学。它不像东部那些历史悠久的大学一样要背负传统的大学义务。从一开始,芝加哥大学就把自己的目标定位在“推动人类知识的进步”。或许芝加哥寒冷的冬天也是一个有利条件,可以使学者心无旁骛地在办公室做研究。所以很快,芝加哥就成为美国的一流大学了。

但我们讨论“芝加哥学派”之前,还需要对这个概念做一番梳理。除了经济学以外,社会学、建筑学、教育学乃至一些自然科学都认为存在“芝加哥学派”。而在经济学圈子里,上世纪60年代以后,以经济哲学家奈特(Frank Knight)为首的一批倾向自由主义的芝加哥经济学家包括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迪雷克特(Allen Director)、斯蒂格勒(George Stigler)以及更年轻的贝克尔(Gary Becker)、卢卡斯(Robert Jr. Lucas)活跃在学术界和媒体上,再加上同在芝加哥任教的哈耶克(Friedrich Hayek )、科斯(Ronald Coase)等,被人们称为“芝加哥学派”。

芝加哥学派这个提法的出现具有一定的偶然性。在60年代之前,各类学报或者经济思想史著作中都没有出现过“芝加哥学派”。是否倾向自由主义,在一开始并没有成为判断一个经济学家立场的重要标志,何况当时学界主流还都沉醉于凯恩斯主义的迷梦之中。到了60年代以后,随着人们对凯恩斯主义的效果产生怀疑,芝加哥这批以弗里德曼为代表的经济学家挺身而出,以自由主义的立场批评当时美国的主流经济政策。

70年代以后,这些被认为属于芝加哥学派的经济学家陆续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了学界的承认。其中甚至包括并不属于经济学系的哈耶克与科斯,所以很少有人再会质疑他们的学术地位。可在当时,他们还没有获得如此高的荣誉地位,仍只是一个右翼激进的小团体。斯蒂格勒当年写过一篇文章“是否存在一个芝加哥学派?”,回应面临的一些批评。他认为公众对所谓“芝加哥学派”的主要印象来自于弗里德曼的一些言论,却并没有认真研究这些学者的思想来源。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