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思想 > 时政讲坛 >  正文

粮食收储机制该如何改革?

2018-01-08新华网

当前生计农业与商品农业并存的形态仅仅是过渡形态,不是最终形态。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从2004年稻谷实施最低收购价以来,单边上涨的最低收购价推动了粮食产量的不断提升,由于全球价格波动与口粮消费增长的停滞,多余的粮食不断积累,形成了国家粮食库存。根据全球农产品市场信息系统(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测算,目前全球谷物库存中有接近一半的库存在中国,粮食安全冗余程度大幅度提高的同时,也带来包括经济、社会方面的一系列问题。笔者将从农户行为决策入手,讨论国家储备的作用,并试图给出一些可能的答案。

一、农业生产的目的

改革开放近40年来,中国农耕形态与农业生产方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从传统的自给自足的小农生计模式逐步过渡到以交换为目的的商品农业模式。传统意义上,自给自足的生计农业模式目的是产出最大化,因为自我雇佣不用考虑外出务工的机会成本,这也成就了整个东亚小农经济精耕细作的历史传承。当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实施以后,中国农业产出快速增加,促进了农产品的交换关系发展,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交换关系日趋成熟,促进了以交换为目的的商品农业发展,生计农业逐步解体。

2016年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为12363元,其中家庭经营性收入为4741元,占38%。这一比例可以从两个角度进行理解:从农民个体角度,如果既从事农业生产经营活动,又外出务工的话,那么全年38%的收入从农业中获得,这就意味着农业生产经营活动并不能提供主要的收入来源;如果从农民整体角度,将农业生产经营活动和外出务工分离开的话,那么意味着只有38%的农户从事农业生产。在现实生活中,这两种情形都是合理存在的,出于简化问题的思路,可以认为:兼业和专业农户并存的事实是生计农业与商品农业并存的一个反映。

因此,当前生计农业与商品农业并存的形态仅仅是过渡形态,不是最终形态。从事生计农业的生产者要么转向商品农业生产,要么放弃生计农业生产,这更加符合历史发展的规律。根据第三次全国农业普查数据,2016年全国共有3.1亿农业生产经营人员,占全国8亿劳动力的39%,2016年第一产业GDP占比为8.6%。城乡融合发展之后的必然结果是要素收益均等化,在未来相当长的时期内,仍然有相当数量的农业劳动力的退出和转移。根据上述分析,能够判断的是:未来农业生产将渐次进入商品农业模式形态,生计农业将最终消失,这一点可以交给实践和历史去检验。

从现实出发,2016年中国有2亿个农户,其中398万为规模经营户,约占2%,这些生产主体主要从事商品农业生产,一切生产经营行为都是为了交换;对于剩下的大部分农户而言,从事农业生产的主要目的是降低生活成本,减少生活费用支出,尽管在主观上也希望能够通过农业生产获得更多收入,但是在客观上无法实现,所以通过兼业(外出务工等)来增加收入,藉此改善生活。由于家庭经营收入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不断下降,生计保障功能持续弱化,使得生计农户在改善农业生产经营活动的动机不断下降,更多的决策行为是经验或从众;相反,由于逐利动机的存在,规模经营户更愿意持续改善农业生产经营的水平与能力。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