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思想 > 时政讲坛 >  正文

韩旭:全面深化改革开局之年的成效与启示

2017-01-04宣讲家韩旭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党领导的全面深化改革,无论对我国还是对世界来说,都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国家治理大推进、国家制度大完善、社会大进步的重大历史大事件,对于当代中国和当代世界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重大现实价值。更为重要的深意是,它为未来人类发展提供了一种大无畏攻坚克难的历史精神力量以及思想创造的智慧力量,提供了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动力以及国家治理、世界治理的新动力。

2014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开局之年,是很不平凡、改革影响巨大和成效显著的一年。深改领导小组确定的80个重点改革任务基本完成,此外中央有关部门还完成了108个改革任务,共出台370条改革成果。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那样,全面深化改革开局之年,改革形成了上下联动、主动作为、蹄疾步稳、狠抓落实的好局面,呈现出全面播种、次第开花的生动景象,在一些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重大进展和积极成效,有力促进了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等方面的工作。总之,2014年全面深化改革的开局之年是很不平凡、在我国和世界历史上都会产生重要影响和具有重要意义的一年。推动全面深化改革的实践及经验成效,其重大价值和重大意义,不是平常意义上一年的时间概念和范畴所能产生和所能容纳的,恐怕要相当于正常意义上的数年或若干年。全面深化改革的开局之年蕴含着若干对历史发展规律新认识和新揭示的深意。

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需要把全面深化改革作为自身向前发展以及相互配合、全面协调发展的一种新动力。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越来越成为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和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进步所必需,并且每一部分都很重要、缺一不可,尽管各自有不同的发展内容、形式和特点,但它们共同都需要全面深化改革这种新动力。否则,就会丧失生机活力并导致停滞不前甚至倒退,或者各自发展顾此失彼、畸形发展。而全面深化改革这种新动力具有无限广阔性,可以说取之不竭、用之不尽。它以不断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追求以及不断解决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各自存在的突出问题为基本特征。但能否充分发挥作用,要受各个国家对它的认识利用程度和能力水平所制约。

全面深化改革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无可替代、须臾不可离开的动力。凡是对全面深化改革这个动力利用得越好、使用得越充分的国家,其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就实现得越好、国家就越有前途和希望。实现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国家数量日益增多,以及在这个过程中出现的先进经验和成果的超前示范引领的共同作用之下,整个世界和社会制度将得到不断完善和发展,整个世界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将得到不断推进。因此,各国应根据自己的实际确定推进全面深化改革的职能机构、组织形式和领导力量,进行改革顶层设计和制定改革规划、计划、重要举措和实施方案,明确改革任务和责任分工,狠抓贯彻落实,并尊重、总结、推广基层的改革探索创造,调动各个方面和广大人民推进全面深化改革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全面深化改革要注重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要敢于并善于啃硬骨头和攻坚克难。社会历史的大发展往往是以解决难题和突出矛盾为前提的。每一次社会难题和突出矛盾的解决,都必然会带来国家和社会的大进步以及国家治理的大完善。

就一个国家或社会发展进步前行的规律性而言,全面深化改革与全面依法治国是一体的,不能相互分开。两者彼此互为对方的必然选择,互为对方发挥作用的前提和条件。没有全面依法治国,全面深化改革不但掌控不住而且改革成果也无法保留,最终必然难以为继。反之,没有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不但缺乏法制的内容而且也缺乏法治精神、法治方式和法治手段,最终必然进行不下去。

先进政党的“火车头”作用要通过全面深化改革加以实现。在政党政治的时代或者在国家、阶级、政党消亡之前,一个国家能够体现先进性和广泛性有机统一、并且有较强执政能力和治理国家能力的执政党,对这个国家民族的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从某种意义上说,先进政党尤其是先进的执政党是历史发展的“火车头”。但这种作用要通过全面深化改革加以实现。一方面,执政党需要通过全面深化改革解决自身存在的突出问题,从而达到全面从严治党,使党的建设和党本身全面过硬的目的,这就是通常所说的以改革精神全面加强和改进党的建设。另一方面,离开全面深化改革,执政党便无法提高领导经济社会发展和治理国家的能力水平。全面深化改革越来越成为当前和今后执政党在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发展的矛盾运动中推动国家全面发展和全面进步的政治问题,而不是游离于执政党的事业之外。对全面深化改革认识利用把握的清醒自觉程度和能力水平,检验着执政党的先进性。

(作者系国家工商总局非公党建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个体私营经济监管司正司级副司长)


(责任编辑:刘晓东)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