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思想 > 社会热点 >  正文

悲情化解读帮不了“空巢青年”

2017-06-15光明网夏雪

“空巢青年”日前正成为热议的新词,其最早来源于2016年9月中国青年报社的一项总数为2000人的网络调查。其中64.3%的受访者表示自己身边的“空巢青年”多,缺乏感情寄托(57.9%)和居住条件差(57.8%)被认为是他们面临的两大困境。55.1%的受访者认为“空巢青年”既是一种居住状态也是一种心态。后续的报道认为,我国目前这类的年轻人大多20岁至39岁,竟有2000万人之多。

“空巢青年”与“空巢老人”相对应,都是指家庭空寂独居的群体。只不过有别于子女成年离开后被动“空巢”的老年群体,这些年轻人是主动选择离开家乡、告别父母,来到城市打拼居住的。就目前的各种报道来看,“空巢青年”指的并不是所有离开原有家庭来到陌生城市工作的年轻人,更多的是指其中单身且独自租房的这一特定人群,而那些单身有房或者已婚租房、已婚有房的离家进城青年则被排除在外。也就是说,此类青年之所以会被称之为“空巢青年”,在离开原有家庭这一共同特征之外,还必须是单身且无房的。当这两种困难无论哪个被解决掉之后,这位青年也就自动退出了“空巢青年”的队列。

乍一看,由此名词归类的青年貌似一群刚刚诞生的新新人类。其实细究“空巢青年”的内核与外延,不难看出,世界各国在通往工业及后工业社会的发展道路上,不难看到此类青年的身影。近现代社会开端于工业化大发展,原本占据国家经济首位的农业逐步让位于工业、信息产业或第三产业,相伴随的是飞速递进的城镇化。这一大转变的背后,是城市规模迅速扩张的开始,也是无数人口迁徙的启程,从农村到城市,从农业到工业,其中的主力军正是20到39岁的青壮年劳动力。面对突如其来的劳动大军,面对如潮水般涌入城市的单身青年,无论是第一世界还是第三世界国家,都经历了一个由措手不及到合理安排的发展历程。

比如在美国,19世纪的全面工业化时代,城市人口每10年就要增加40%~50%,其主要构成如今天的中国一样,也是以从农村流动到城市、从小城镇流动到大城市工作打拼的20~29岁的青年为主,不仅有男性,而且有女性。这一切如飓风般的高速发展,带来财富与进步的同时,也引发了大量的社会问题。其中重中之重就是现有的城市规模下,如何有效且人性地安置这些涌入城市的年轻人。这不仅仅是企业的、政府的责任,更需要受到全社会的支持。于是在社会学家沃德的“社会导进说”的影响下,在“进步运动”的推动下,美国企业界发动了“社会福利运动”,政府也实施了一系列针对此类社会问题的相应政策,开始积极有效地正视并解决与当时美国的“空巢青年”相关的住房问题、失业问题、老年保险、工伤保障、儿童问题、及社会福利等社会问题。 而欧洲各国则更多从“产业社会学”与福利国家建设相结合的基础上,全面而有针对性地解决类似“空巢青年”的一系列问题。于是在多方共同努力下,不仅针对男性,更根据女性的特点,发展出多种多样的工作模式,教育、辅导这些年轻人如何科学地进行职业规划、安排休闲生活,同时有针对性地进行心理疏导及其他问题的咨询辅导,帮助他们走上更加健康、美好的工作生活。

如果说这种欧美模式是西方文明的产物,对中国不一定适用,有可能水土不服。那么亚洲四小龙的经济腾飞无疑是儒家文化工业化的代表,当年也都遭遇过此类问题。以我国台湾地区为例,自20世纪60年代中期后经济起飞开始就一直饱受类似“空巢青年”问题的困扰,工业人口骤增,且年龄小,文化程度低,各种问题层出不穷。于是他们首先向美国学习,引入企业社工来解决这些青年在心理和文化等多方面的需求。其次,政府也出台多种政策,加大力度扶持此类工作的开展,通过集中试点广泛推广等方式,形成了一整套的咨询辅导、福利服务模式。

对于大陆目前出现的“空巢青年”,我们不仅可以借鉴欧美经验,更可以向台湾地区取经,通过大力发展企业社工及社会福利,帮助他们度过成家立业前这一段较为艰辛的时光。更何况已经大踏步迈向信息社会的今天,各式各样新颖的通讯工具层出不穷,也为“空巢青年”摆脱心灵上的孤寂、建立同伴群体、获得社会资源提供了更大的便利。因此,透过现象看本质,对于“空巢青年”,他们更需要的是社会各界给予有针对性的帮扶,而不是过度悲情化的解读。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