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思想 > 观点荟萃 >  正文

管理共享单车,品品“石景山经验”

2017-09-15新华网于平

如果各地都能像石景山区那样,多开动脑筋,多一些服务创新意识,让共享单车与城市和谐相处,并非不可能。

在北京,地铁站口经常挤满共享单车,然而,这一现象在一号线玉泉路站、八宝山站、八角游乐园站、古城站四座车站却看不到。原来,石景山区通过设置单车投放上限,聘请停车“管家”,私家单车免费存车棚,开辟高峰期“中转站”等手段,管住了地铁站乱停单车。

在许多城市,共享单车乱停放问题几乎成了一个死结。可同样的死结,为何石景山区几招就轻松破解了?其中的关键就是“服务思维”,也就是对于共享单车,政府摆脱单纯地“管”,一味地“堵”的思维,通过公共服务的创新,积极进行纾解。

例如,在石景山区看来,维护共享单车停放秩序,不仅是单车企业的事,政府也责无旁贷。为此,石景山区采用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聘请了保安员,分派到四座地铁站当起专职停车“管家”,监督、配合企业做好管理工作。

共享单车乱停放,这不单是企业内部事务,同样也是公共事务,没有政府和企业实现有效配合,充实共享单车的管理力量,单靠企业单打独斗是无法做好的。此前许多地方政府总习惯把共享单车乱停放的管理责任,一股脑往单车企业身上推,他们没有意识到,共享单车也是城市公共交通的一部分,政府无法置身事外。

在石景山区看来,共享单车乱停放,关键要解决停放场地的问题。为此,政府让私家单车免费存进地铁站车棚,为共享单车的停放腾出地方。在地铁站旁的街道开辟一个“中转站”——“中转站”是一个聪明的点子,因为早晚高峰期间交通拥堵,货车行驶受管制,此时让单车企业及时清运走多余车辆根本不可能,在地铁站旁的街道上开辟一个“中转站”,可以在集中清运前暂存车辆。

共享单车“乱停放”的背后,其实就是“停放难”。我们的城市在规划设计时,忽视了自行车停车系统的设计,给自行车分配的资源太少。在这样的背景下,一味要求单车企业“自律”,管好名下车辆,基本是空谈。如果政府不在停车场地分配上给单车企业以支持,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

在哥本哈根等自行车出行发达的城市,一度也遇到过自行车乱停放的问题,但后来通过在地铁、公交站点建造双层停车架、地下停车场、地上停车楼等停车设施,自行车乱停放现象最终得以改观。如果在国内城市地铁公交站,能将双层停车架作为市政设施的“标配”,也许共享单车乱停放问题也可大为缓解。

共享单车的停放秩序,不仅取决于企业的责任、骑行者的素质,也取决于政府的管理服务能力。一些城市采取粗暴的手段,比如大量暂扣违规停放单车等,来应对地铁公交站单车乱停放问题,这其实并不明智。在共享单车停放问题上,政府不应是旁观者,而应是参与者,如果各地都能像石景山区那样,多开动脑筋,多一些服务创新意识,让共享单车与城市和谐相处,并非不可能。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