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列研究 >  正文

列宁的欧洲联邦观点及其现实分析

2014-01-22《贵州社会科学》(贵阳)2013年8期王盛辉 李爱华

  列宁向来对国际局势和国际关系问题予以高度关注,这是推进无产阶级解放运动和社会主义事业的必然要求。1915年8月,列宁发表了《论欧洲联邦口号》一文,阐明了他对当时吵得沸沸扬扬的关于建立欧洲联邦问题的看法。以往人们学习理解列宁的这篇着作,主要关注的是其中“社会主义可能首先在少数甚至在单独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内获得胜利”的观点,认为这是列宁关于社会主义“一国首先胜利论”的最早经典论述,也是列宁这篇文章中最有理论意义的观点。这种认识不能说是不对的,但也由之导致了对这篇文章理解上的偏颇倾向,即这篇文章所论述的主题内容被忽视了,或者说被遮蔽了。列宁这篇文章所论述的主要思想是他对欧洲联邦的看法,是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应不应当把建立欧洲联邦作为自己的政治口号的问题这是列宁阐述国际局势和国际关系问题的一篇重要着作。

  一、列宁为何关注欧洲联邦问题

  自欧洲中世纪大大小小的封建制国家建立以后,各国之间就为扩大疆域和争夺更大利益而不断地进行战争。连年的战乱给无数生命带来巨大灾难,使大量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成果遭到破坏。与之相伴随,各国各民族人民期盼和平安宁、和睦共处的思想也与日俱增。到中世纪后期,随着资本主义的快速发展,要求克服欧洲封建王国林立、分散割据的状态,建立尽可能大的统一民族国家的愿望愈益强烈。尤其是资本主义世界市场的形成,又使国与国之间的经济文化交往、联系愈益密切和扩大。由此,一些资产阶级的思想家和政治家萌生了实现欧洲统一的种种设想,提出了这样那样的建立欧洲联邦的方案。

  早在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的着名诗人但丁就作了《论世界帝国》一书,呼吁改革欧洲政治状况,发出了统一欧洲的最初呼唤。但丁认为,全人类文明的普遍一致的目的是全面地、不断地发展人的智力,使人类获得自由,造就普天下的幸福。达到这一目的的最好办法是实现世界和平,而要实现世界和平,就有必要建立一个统一的世界政体。世界政体利于使贪欲减至最低程度,使正义的威力获得最大限度发挥,从而解决尘世上所有的国家之间的纷争,实现和平与正义的统治,使世界具有最良好的秩序。但丁的“世界帝国论”为近代欧洲联邦思想奠定了基础。

  17世纪初期,法国大臣苏利公爵曾以国王亨利四世的名义,草拟过一个被称为《宏伟计划》的比较系统的欧洲整合方案。他主张把欧洲重新组织成15个实力均衡的国家,各国派出代表组成总理事会,在武力支持下行使仲裁权力。17世纪末,英国人威廉·佩恩又提出了建立欧洲议会的主张,希冀通过这种形式的联合来实现欧洲和平。进入18世纪后,法国的圣·皮埃尔神父曾发表《欧洲永远和平方案》,提出了建立“欧洲邦联”的设想。他主张欧洲国家之间缔结一个永远的盟约,服从共同的法律,并以武装军队来保证贯彻执行。后来,法国着名的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卢梭和伏尔泰也都极力倡导欧洲统一的思想,主张在契约的基础上建立欧洲主权国家的联邦。德国的着名哲学家康德则呼吁在共和制的基础上创立“自由国家联盟”,以实现永久和平。19世纪初,拿破仑试图把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的成果推及到全欧洲,采用武力扩张的办法建立一个以法国为中心的统一的欧洲体系。19世纪中叶,法国大文豪维克多·雨果亦发出过振奋人心的建立“欧洲合众国”、用“选票代替炮弹”的呐喊。然而,这一绵延几个世纪的统一欧洲的美好愿望,在各国统治者巧取豪夺的争战中,始终难以变为现实。进入20世纪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各国资产阶级大肆宣扬民族主义、沙文主义观点,诱迫各国人民参战厮杀,为资产阶级火中取栗,把欧洲各国乃至其他大洲的国家再一次推入血雨腥风的战乱之中。然而,这时仍有一些资产阶级的思想家热衷于鼓吹实现欧洲统一、建立欧洲联邦、以此来保障永久和平的论调。

  在这种情况下,欧洲国家的有些社会民主党人也打出了建立“欧洲联邦”的口号,认为这一口号有助于促进停战、实现和平。当时,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尔什维克)也有条件地接受了这一口号。1914年9月28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尔什维克)中央委员会发布了列宁起草的第一个对待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态度的正式宣言--《战争和俄国社会民主党》。该宣言指出:“欧洲社会民主党人当前的政治口号应当是建立共和制的欧洲联邦。但是,与只要能把无产阶级卷入沙文主义大潮流什么事情都可以‘答应’的资产阶级不同,社会民主党人将要阐明:如果不提以革命推翻德、奥、俄三国的君主制度,这个口号便完全是欺骗的和毫无意义的。”[1]4081915年2月14-19日,根据列宁倡议在伯尔尼召开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国外支部代表会议,会议就“欧洲联邦”口号问题展开了热烈争论。不过这次会议并未就此作出明确决议,而只是说由于会议仅仅讨论了“欧洲联邦”口号的政治方面,因此,会议“决定把这个问题推迟到报刊上讨论了这个问题的经济方面之后再来解决”。[2]1915年中开始,列宁在伯尔尼集中精力对帝国主义经济问题进行了认真研究。他从德、英、法文的148本书籍和49种期刊中的232篇文章中,作了约50个印章共65万字的摘录、提要、笔记等,为写作《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一书做了准备。经过这一研究后,列宁对“欧洲联邦”口号有了新的看法。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