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列研究 >  正文

赵家祥: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产生的前提

2018-02-06《中国高校社会科学》 2017年第5期赵家祥

  一、问题的提出

  马克思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的“资本主义生产以前的各种形式”一章中, 论述了前资本主义各种共同体的解体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产生过程。马克思把资本主义生产以前的各种形式的共同体分为两大发展阶段。最初的共同体是原始形式的共同体, 原始形式的共同体解体后又产生了派生形式的共同体。原始形式的共同体与原始形式的共同体解体后产生的派生形式的共同体, 处于历史发展的不同阶段, 具有不同的性质和特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形成于共同体解体的过程中, 但它不是形成于原始形式的共同体解体的过程中, 也不是既可能形成于原始形式的共同体解体的过程中, 又可能形成于原始形式的共同体解体以后产生的派生形式的共同体的解体的过程中。

  有学者认为,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既可能产生于封建的共同体的解体的过程中, 也可能产生于原始形式的共同体的解体的过程中:“共同体向市民社会过渡具有多样性。也就是说, 共同体 (村社) 向市民社会转化时, 既可能从封建的 (或日耳曼的) 共同体向市民社会过渡, 也可能由亚细亚共同体、古典古代共同体直接向市民社会过渡”;“共同体解体的过程大体上也可以被视为原始积累的发生过程, 当然也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确立过程。”从这两段话可以清楚地看出, 这里所说的共同体, 既包括封建社会这种派生形式的共同体, 又包括亚细亚公社、古典古代公社等原始形式的共同体;这种观点认为, 封建社会的派生形式的共同体的解体过程和原始形式的共同体的解体过程都是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确立过程。这种看法是不正确的。此外, 这里把“日耳曼共同体”这种原始形式的共同体说成是“封建的共同体”, 是对马克思思想的误解。由日耳曼公社组成的共同体与由亚细亚公社和古典古代公社组成的共同体, 是处于同一发展阶段的三种原始形式的共同体, 不能把“日耳曼共同体”看作“封建的共同体”, 而把后两种共同体看作原始形式的共同体。西欧的封建社会, 是在日耳曼人征服西罗马帝国以后, 在西罗马帝国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从日耳曼公社这种原始形式的共同体解体到封建制度在西欧确立, 经过了漫长的封建化过程。日耳曼公社同古典古代公社和亚细亚公社一样, 都是在氏族公社解体以后产生的农村公社, 以日耳曼公社为基础的日耳曼共同体这种原始形式的共同体同古典古代共同体和亚细亚共同体一样, 都属于部落共同体, 它们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都是处于原始社会的最后时期, 是从原始社会向奴隶社会转变时期的共同体, 兼有原始社会和奴隶社会的两重特征。把日耳曼公社这种原始形式的共同体看作是与古典古代共同体和亚细亚共同体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 并把它与西欧封建社会的共同体这两种不同时代的共同体混为一谈是完全错误的。由于把“日耳曼共同体” (公社) 误解为封建社会的共同体, 所以这实质上是认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产生于由亚细亚公社、古典古代公社和日耳曼公社这三种原始形式的共同体解体的过程中。

  马克思在1881年给俄国民粹派女作家维·伊·查苏利奇的复信及其草稿中, 把俄国农村公社以及亚细亚公社、古典古代公社和日耳曼公社等各种形式的农村公社在历史发展过程中所处的地位和性质讲得十分清楚。马克思指出:“‘农业公社’到处都是古代社会形态的最近的类型”, “在古代和现代的西欧的历史运动中, 农业公社时期是从公有制到私有制、从原生形态到次生形态的过渡时期”, “农业公社既然是原生的社会形态的最后阶段, 所以它同时也是向次生形态过渡的阶段, 即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向以私有制为基础的社会的过渡。不言而喻, 次生形态包括建立在奴隶制上和农奴制上的一系列社会”。马克思在这里明确断定农村公社是原始社会的最后阶段, 是由原生形态向次生形态、由公有制社会向私有制社会、由无阶级社会向阶级社会的过渡阶段, 次生形态包括建立在奴隶制上和农奴制上的一系列社会。这就是说, 农村公社作为原生的社会形态, 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之间还隔着奴隶制社会和农奴制社会的一系列社会, 它的解体过程与资本的原始积累毫无关系, 也不可能产生和确立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只有农村公社这种原生的社会形态解体以后产生的建立在奴隶制上和农奴制上的一系列社会次生形态或派生形态解体的过程中, 才能进行资本的原始积累, 从而产生和确立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