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列研究 >  正文

陈学明:论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

2018-01-15《西南林业大学学报》2017年第1期陈学明

  一、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思潮的形成过程及特点

  ( 一) 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思潮的形成过程

  自1895年恩格斯逝世以后, 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探索和阐发工作面对帝国主义时代的新局面, 内部逐步产生分化, 形成了3种基本的解释路向: (1) 由伯恩斯坦、考茨基等开创的第二国际传统的马克思主义解释路向; (2) 由列宁开创的第三国际传统的马克思主义解释路向; (3) 由卢卡奇、柯尔施、葛兰西在西欧社会条件下形成的“西方马克思主义”。第二国际传统的解释路向率先提出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修正”, 为新时期资本主义辩护, 主张实施改良。第三国际和“西方马克思主义”解释路向的产生, 都是基于对第二国际路向的反驳, 坚决批判当代资本主义, 但两者的理论侧重点不同:前者坚持经济的根本决定作用, 注重从资本主义的经济矛盾和危机中得出革命的必然性;而“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则强调主客体统一的实践哲学, 强调主体方面因素如阶级意识和文化领导权等的历史作用, 并以异化劳动理论作为社会批判的理论依据[1]。到了20世纪30年代马克思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公开发表以后, 特别是到了二次大战以后, 原先的三大马克思主义解释路向, 尽管在如何看待资本主义等问题上仍存在尖锐的分歧, 但在哲学观点上却出现了合流的倾向, 即都强调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一种人道主义。面对波澜壮阔地把马克思主义人道主义化的运动, 起来抵制这一趋势并与之相抗衡的不是来自于“正统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家, 而是来自于“西方马克思主义”内部新形成的把马克思主义科学主义化的思潮, 如以阿尔都塞为代表的“结构主义的马克思主义”。20世纪下半叶, 无论是从整个世界范围内看, 还是就西方世界而言, 马克思主义出现了多样化发展的趋势。这种多样化的趋势首先表现在这三种解释路向之外, 又出现了许多新的马克思主义研究流派, 其次见之于即使在这三种解释路向内部, 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新的派别。

  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 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解体和东欧一批社会主义国家的相继易帜, 对马克思主义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引领马克思主义走出低谷、走向复兴的无疑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辟[2]。中国道路的世界历史价值一个重要方面, 就是拯救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和开拓了当代国际马克思主义发展的新天地, 中国道路的马克思主义“在场”对于世界马克思主义来说是巨大的动力源。无论是马克思主义的拥护者、同情者, 还是马克思主义的反对者、诋毁者, 都可能未曾想到, 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起, 在西方世界, 特别是在法、英、德、美等西方主要资本主义国家, 掀起了一股研究和宣传马克思主义的热潮。国际马克思主义大会接连不断地召开, 研究马克思主义的书籍和探讨马克思主义的报刊杂志相继推出, 一些大思想家纷纷“走近”和“走进”马克思。进入21世纪时, 西方一些主流媒体就20世纪最有影响的思想家进行民意测验时, 马克思名列前茅。

  西方世界的这种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复兴”, 非但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所减缓, 反而呈方兴未艾之势。特别是随着2007年以后欧美金融危机和债务危机的爆发, 西方世界的马克思主义研究更是被进一步引向了深入。欧美金融危机和债务危机的爆发, 构成了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又一个重要历史节点。这次持久不衰的危机全面激活了马克思主义传统及其理论的研究, 金融危机使《资本论》与《共产党宣言》成为热门读物。着眼于信贷危机以来资本主义危机的可能性, 资本主义何以幸存这一根本性问题, 围绕资本主义对抗性本质新的表现形式, 超越资本主义的革命主体的求索, 构成当今国外马克思主义思潮的主题。与西方世界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复兴”相呼应的是广大第三世界国家马克思主义研究的恢复与发展, 特别是在拉丁美洲, 随着一些国家从选择新自由主义转而选择社会主义, 随着它们所提出的“21世纪社会主义”进入21世纪的人类, 马克思主义也越来越被广大第三世界人民所熟识与认可。造成苏联解体、东欧易帜的原因有很多, 但没有证据足以说明这是马克思主义本身的失败, 这正被前苏联和东欧许多有识之士逐渐认识到。马克思主义研究随之在前苏联和东欧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复苏”。前苏联、东欧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复苏”, 与西方国家和广大第三世界马克思主义的“新生”一起, 有力地证明了邓小平在苏联东德剧变时所做的判断是正确的: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被打败了, 哪有这回事?

第一页1 2 3 4 5 6 ...7 >>最后页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