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列研究 >  正文

李厚羿:当代社会发展中的马克思主义阶级心理研究刍议

2018-01-15《马克思主义研究》2017年第2期李厚羿

  阶级心理是 (大) 群体心理研究的重要内容。对于阶级这一概念而言, 它既是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基础性范畴, 同时也对社会心理学的研究对象和思考方式产生了重要的影响。马克思将阶级视作特定的社会集团或社会共同体, 把它作为研究整个社会历史演变的逻辑起点, 并且通过阶级划分的方式, 社会被划出不同的群体。人们根据社会生活中的不同地位, 归属于各个阶级。不同的阶级受制于不同的社会条件, 形成了特有的阶级经验, 产生了各阶级特有的群体心理。阶级心理就是不同群体立足于自身相应的物流和文化生活条件之上的心理状态和行为特征的总和。马克思所开创的阶级理论深刻地影响着西方左翼理论界, 其阶级心理分析也受到马克思主义传统的一定影响, 甚至有所发挥。著名学者简·帕库尔斯基 (Jan Pakulski) 在对当今西方影响最大的阶级理论研究学者埃里克·赖特 (Eric Wright) 的著作《阶级分析方法》 (Approaches to Class Analysis) 评价中提到:“当代阶级理论均为马克思主义的后裔。”马克思的阶级理论作为标杆接受着后世理论的审视与探究。事实上, 随着当代社会发展和世界经济政治形势的变化, 社会阶级群体发生了改变, 阶级关系也日益多样化和复杂化, 阶级心理出现了一系列新的问题, 传统理论研究面临着重大的挑战, 需要积极地予以回应。

  一、回顾:当代西方阶级心理研究的发展特征

  阶级心理研究大致与西方社会心理学的发展同步。在现代社会心理学作为学科确立之前, 作为其直接来源的德国民族心理学和法国群众心理学, 都是以社会群体为研究对象的。前者属于人类学取向的社会心理学, 强调民族群体的研究, 认为在个体心理层面之上存在着“集合心理 (collective mind) ”;后者主要属于社会学取向的社会心理学, 强调集体意识大于个体意识之和, 并且决定个体意识, 指出群体存在共有的社会生活体验, 即“集体表征 (collective representation) ”。这些探索虽然被后世学者称之为社会心理学研究的“思辨时期”, 但是他们的贡献在于揭示了在社会群体中有高于个体心理的“众数人格 (modal personality) ”现象存在。但是, 至于这种群体性心理现象如何存在, 如何发挥作用, 他们并不能给出很好的解答。以上研究出现不久, 马克思主义理论便提供了一种新的 (大) 群体心理研究的模式 (即阶级分析方法) , 从而带来了一场新的社会心理研究方式的变革, 也在西方左翼的群体心理研究中产生了马克思主义的研究传统。关于同阶级意识相关的这种特殊的群体心理, 马克思的基本观点包括以下内容。

  第一, 社会阶级是研究群体心理的现实基础。在马克思的理论视野中, 阶级是马克思展开历史唯物主义研究的基础范畴, 阶级之间的矛盾和冲突是社会历史变革发展的动力源泉。马克思首先强调了生产资料所有权是划分不同阶级的根本依据, 这样的做法避免了由于各种次要因素的干扰而产生的错误判断。马克思提出:“社会阶级在任何时候都是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的产物, 一句话, 都是自己时代的经济关系的产物。”而所谓的经济关系最主要的就是所有权, 也就是“对生产资料的无条件占有”。在现代市场经济的语境下, 生产资料所有权是指对生产过程中生产性资源的占有、处置以及使用等各种权利。在早期工业化的资本主义社会里, 马克思重点认定了两个主要的阶级, 一个是资产阶级, 即占有生产资料以及资本的所有者;另一个是无产阶级, 即几乎不占有生产资料, 没有财产, 因而必须向资本家出卖劳动力以维持生计的人。马克思承认存在其他较小的社会阶级, 但是在他看来, 资本主义主要是围绕着资本家和工人之间的关系运行的社会形态。所以, 群体心理正是在这样的客观性的差异性群体中发生和运行的。

  第二, 劳动异化是产生心理问题的直接原因。在这对立的两大阶级中, 资本家是所有权群体, 他们的生活脱离了生产性劳动, 享受着资本的回报, 整个人变成了贪婪、逐利、好逸恶劳, 心理欲望膨胀, 追求着金钱带来的各种感官刺激与享受, 感觉系统从而变得单一。对此, 马克思指出, 私有制使得资本家变得如此愚蠢而片面, 私有财产使人的丰富的感觉沦为“直接、片面的享受”, 沦为简单的“占有、拥有”的感觉, 劳动活动本身的异化伤害了人的精神素质, 歪曲了原本健康丰富的心理感受。在这种情况下, 人丧失了美感。例如, “经营矿物的商人只看到矿物的商业价值, 而看不到矿物的美和独特性”, 缺少应有的“矿物学的感觉”。工人阶级是实际使用生产工具的人, 从事着具体的劳动。从本质上看, 工人阶级因为参与劳动, 所以他们的人格是健全的, 地位是先进的, 但是最严重的问题是他们所有权缺失所带来的劳动异化。马克思特别强调工人的这种状态, 自己越劳动, 创造的社会财富越多, 而获得越少, 越来越不自由, “忧心忡忡、贫穷的人对最美丽的景色都没有什么感觉”, 工人对于劳动对象和劳动过程越来越陌生, 产生了强烈的对于自己在劳动中沦为动物或非人的压抑感等。由此可见, 马克思提出了关于早期资本主义这种两极对立的群体性的社会心理模式。在他看来, 这两种群体的心理在不同程度上的扭曲, 都是由私有制造成的。在这样的阶段, 两个阶级的人们都处于不自由、感官受制约、心理受压抑的状况。

  第三, 人的解放特别是工人阶级的解放是解决心理问题的根本途径。马克思提出的人的解放其实就包括了心理感官系统在内的解放, 是人自由自觉、全面发展的生活状态。马克思精准地找到了心理问题的现实根源, 将心理问题与人、自然和社会的发展和问题的解决紧密联系在一起。阶级心理是马克思主义研究心理学问题的起点, 阶级心理问题是人的社会性问题。有了阶级心理的研究视野, 就有了正确分析群体心理差异性, 找到克服心理问题根本性方案的可能。在马克思看来, 未来的真正的群体心理学将不再是阶级心理学, 而应是人的自由的心理学, 是感觉解放的心理学。群体不再表现为阶级, 而是要表现为各种伦理群体、工作群体, 以及各种自发组织的群体等等, 每个人的心理感受与群体、家庭、社会、自然相关联。总之, 马克思强调了现实的阶级对立与冲突, 强调了心理感受的受压制状态, 强调了其根本原因是私有制, 只有对私有财产的积极扬弃, 只有使劳动阶级不再受私有资本的支配, 才能创造出同人的本质和自然界的本质的全部丰富性相适应的人的感觉。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