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列研究 >  正文

郑忆石:21世纪俄罗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境遇

2017-12-11《理论探讨》 2017年第2期郑忆石

  苏联解体后, 俄罗斯哲学走上了多元化的发展历程。这种“多元”在21世纪表现为:学界未因马克思主义哲学垄断地位的消失而全盘否定马克思主义哲学, 而是将其当作一个学派, 置于与其他学派平权共存的哲学大家族中进行研究。当然, 这种“平权研究”并不意味着俄罗斯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已入暖春。如果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俄罗斯社会的遭遇, 比喻为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受热” (前所未有的批判狂潮) , 90年代中后期的“遇冷” (无人问津) 的话, 20世纪末至21世纪的俄罗斯马克思主义哲学, 则进入“乍暖还寒”, 即被边缘化、重新认识、重新反思的交织时期。

  一、边缘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苏联解体后的最初几年, 俄罗斯社会陷入空前的混乱和危机。混乱和危机体现在理论领域, 便是给人们提供了向马克思主义哲学公开挑战和彻底泄愤的机会。于是, 那个曾经被人们奉为“英雄”、具有革命“魔法”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那个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还被视为“可以解释一切的完善社会理论”, 随着90年代初苏联的解体和“民主的、人道的社会主义”建设的停滞, 被视为造成过失和失败的罪魁祸首而备受指责, “必须找一个富有盛名的敌人, 可以把所有罪过和失败都归咎于他, 这里, 马克思重新有用了:这就是, 在理论上, 允许再一次标出马克思理论的错误”。由此, 称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专制集权的理论基础和辩护士, 是既以国家政权为后盾的“霸权哲学”, 又是甘愿服务于政治权威的“奴隶哲学”, 成为人们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共识。伴随着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否定, 俄罗斯社会盛行反列宁主义、反社会主义, 以及全面否定与列宁、苏联相关的历史的思潮, 它甚至“深入到中小学课本中”。这样, 在以历史虚无主义对待影响苏联历史70年之久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中, 马克思主义哲学陷入土崩瓦解之境。

  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 俄罗斯随着经济止跌、改革深入和社会秩序好转, 学界出现“21世纪是人文科学的世纪, 人文科学将决定我国作为世界大国的未来”“新的现实要求紧急研究人文科学的某些方面”的强烈呼声。它在引起官方重视并促使政府确立优先发展自然科学政策的同时, 重新关注社会科学。在确定20世纪90年代及新千年初期的主要社会科学学科的规划中, 政府将哲学排在了首位, 并以国家拨款从经费上给予支持等形式, 使俄罗斯哲学踏上缓慢复苏的历程。当然, 此时“复苏”限于对俄罗斯社会具有较为直接的实效哲学, 如经济哲学、政治哲学、社会哲学、文化哲学、教育哲学、伦理哲学、全球化哲学。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 尽管有学者试图在反思中继续其研究, 但就整个学界而言, 它显然并不在“复苏”之列, 从而仍然处于边缘化境地。

  21世纪以后, 俄罗斯的政治、经济、社会发展较之先前更为稳定有序。俄罗斯人文社会科学开始全面复苏。然而, 尽管整个社会对马克思主义的情绪化质疑和讨伐不似20世纪90年代喧嚣嘈杂, 但宽松自由的研究氛围, 让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获得自由开放的新研究空间的代价, 则是对它更直接、更随意地质疑和解构。这样, “被边缘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 除了它在走下神坛回归人间中, 继续着光环褪尽后“黄鹤不返”的感叹, 还有它不得不继续承受的批判和否定。这一点, 我们从俄罗斯学界当今将人们对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不同态度的分类中 (否定派、非马克思主义派、批判派仍然居于主导地位) 便略见一斑。“否定派”秉承坚定的反马克思主义立场, 将马克思列为首要批判对象, 将俄国过去发生的一切都归咎于马克思, 将马克思主义与斯大林主义等同, 视马克思主义哲学为宗教信条、社会灾难的根源, 通过开办论坛、举行会议、发表文章、编写教材等多种方式, 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存在价值, 引导和推动了将马克思主义哲学边缘化的进程。该派虽然自21世纪后, 随着俄罗斯民众和学者对苏联历史认识和评价的理性回归, 其讨伐之声和社会影响有所减弱, 但其一如既往的强烈反马克思主义之声, 仍然在俄罗斯社会很有市场, 起到持续不断地消解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作用。“非马克思主义派”尽管也诠释马克思原典, 但出于“疏离”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论意旨, 其诠释时常偏离马克思本人的思想。“批判派”尽管自称新马克思主义派, 强调要批判地继承经典马克思主义的理论遗产, 但这种继承却往往将前者融入西方人道主义传统, 从而在与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宗旨的渐行渐远中, 致其边缘化了。当然, 这里的“被边缘化”, 更主要指马克思主义哲学除了在学界这一有限范围内, 赢得有限的学者喝彩声外, 就整个俄罗斯社会而言, 则无论是在官方还是在民间, 仍然是应者寥寥。

  综上, 尽管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至21世纪, 俄罗斯哲学因“去意识形态化”“去政治化”而在研究视域和理论观点中, 呈现出一种多元化态势, 并由此导致学界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哲学的态度多少发生了转变。但是, 这种转变对于致力于要走出一条既不同于西方模式, 又不同于苏联模式的俄罗斯而言, 其对于精神生活的重建, 便是强调俄罗斯传统价值观与人类共同价值观的“结合”, 而不可能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哲学的认识及态度发生根本转变, 这就使得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俄罗斯, 不得不继续处于边缘化之境。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