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列研究 >  正文

集中制·民主集中制·工人民主制

——列宁时期党内组织原则的演变

2013-04-07《中共中央党校学报》郑异凡

  作者简介:郑异凡(1935-),男,浙江江山人,中央编译局研究员,主要从事苏联史、国际共运史研究。
  《共产党宣言》在谈到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时写道:在未来的联合体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1]这表明,自由和民主是未来共产主义社会应有之义。在苏联共产党存在的历史上,曾多次出现有关党内民主的争论,但由于国内外形势的变化以及党自身的状况,每一次争论都是以强调集中制或高度集权的方针而告终。
  有一种说法,认为民主集中制这个概念源自马克思恩格斯。然而,马克思恩格斯并没有谈过民主集中制,这个概念是苏联时期的理论界制造出来的。苏联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版(中文第1版)名目索引中单列了一条“民主集中制”,但没有标出具体的卷次和页码,只是说“见无产阶级政党——组织原则”。当人们按图索骥,找到“无产阶级政党”中“组织原则”,并按其中所指各卷页码查阅时,却始终找不到“民主集中制”一词,看到的只是马克思恩格斯关于共产主义者同盟和第一国际章程的一些论述,并且那里说的是“民主制”,而不是“民主集中制”。例如,恩格斯在《关于共产主义同盟的历史》中写道:“组织本身是完全民主的,它的各委员会由选举产生并随时可以罢免,仅这一点就已堵塞了任何要求独裁的密谋狂的道路……这个新章程曾交付——现在一切都按照这样的民主制进行——各支部讨论,然后又由第二次代表大会再次审查并于1847年12月8日最后通过。”[2]看来苏共马列研究院的专家们,把马克思恩格斯所谈的无产阶级政党内部的民主制同列宁的民主集中制混为一谈了。
  集中制以及围绕集中制的争论
  “民主集中制”一词源自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不过最初出现的词是“集中制”。
  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前后,针对俄国处于沙皇专制统治之下,针对党内分散的小组习气,针对党内有人提出实行“联邦制”,列宁坚决主张建立一个以少数职业革命家为核心的无产阶级政党,在党内实行由铁的纪律来维护的集中制。列宁在《怎么办?》和《进一步,退两步》等著作中,一直强调要建立严格集中制的党组织,强调秘密工作和职业革命家的作用。这里的“集中”是针对“分散”而言的。列宁认为只有这样的组织才有可能领导革命取得胜利。
  1899年,列宁在《我们的当前任务》一文中写道:“社会民主党地方性活动必须完全自由,同时又必须成立统一的因而也是集中制的党。”[3]1904年列宁在《进一步,退两步》中指出:《火星报》建党基础的基本思想之一,“是集中制思想,它从原则上确定了解决所有局部的和细节性的组织问题的方法”。[4]他在《怎么办?》一文中反对在党内实行“广泛民主原则”。他认为“广泛民主原则”要包含以下两个必要条件:一是完全的公开性,二是一切职务经过选举;没有公开性而谈民主制是很可笑的,并且这种公开性还要不仅限于对本组织的成员。[5]而这两点在沙皇专制制度的压制下是做不到的。
  然而,当时普列汉诺夫、卢森堡、托洛茨基等人都不同意列宁的“集中制”方针,他们担心这种集中制会扼杀党内民主,形成少数人的独裁。普列汉诺夫指责列宁企图建立“对无产阶级的专政”。孟什维克阿克雪里罗德把这种集中制叫做“官僚的集中制”、“机械的集中制”。[6]
  对集中制提出系统的批评意见的是卢森堡的《俄国社会民主党的组织问题》(1904)一文。卢森堡批评列宁的“极端集中制”,指出这种集中制是根据以下两个基本原则建立起来的:“第一,使党的一切组织及其活动,甚至在最微小的细节上,都盲目服从中央机关,这个中央机关单独地为大家思考问题,制定计划和决定事情;第二,把党的有组织的核心同它周围的革命环境严格地隔离开来。”而这就是“把布朗基密谋集团的运动的组织原则机械地搬到社会民主党的工人运动中来。”[7-1]这是“布朗基式的密谋主义的集中制”。文章认为,“社会民主党的集中制不能建立在党的战士对中央机关的盲目听话和机械服从的基础之上”,因为这样的集中制有可能变成把工人阶级降低为委员会执行工具的“官僚集中制”。[7-2]
  托洛茨基在《我们的政治任务》(1904)一文中也强调,必须防止集中制变成压制党内不同意见的工具。他认为“党的体制不能是兵营体制”。“新制度的任务是很复杂的,只有通过经济建设或政治建设的各种不同方法的竞争,通过长久的‘争论谈判’,通过不断的斗争,不仅是社会主义世界同资本主义世界的斗争,而且是社会主义内部各种派别之间的相互斗争(当无产阶级专政将提出几十个、几百个新的、谁也无法预先解决的问题时,这些派别将不可避免地产生出来),这些任务才能完成。任何一个‘坚强有力的组织’都不能为了加快这一过程和使它简单化而压制这些流派和意见分歧”。[8]“就像我们将要看到的那样,这些办法将导致下列结果:党组织代替党,中央委员会代替党组织,最后独裁者代替中央委员会。”而社会主义制度要求“在社会主义内部的各种派别之间”展开公开的竞争,工人阶级不会容许对它自己实行专政。[9]
  在对集中制的批评意见中,还有人提出,如果中央出现一个大权在握的无能的人,那么严格的集中制就很容易断送整个事业。列宁承认出现这种情况是可能的,但认为“同志式的影响”能够防止这种情况发生:“开始时可由各个分组作出决议,随后由它们向中央机关报和中央委员会提出申诉,直到最后(在最坏的情况下)推翻完全无能的当权者。”[10]由于当时还没有真正碰到这种问题,列宁显然把问题想得简单了。后来的历史证明,对于这种因高度集中制而大权在握且滥用权力的人,“同志式的影响”是无济于事的。
  反对者的主张,简而言之,就是无产阶级政党必须实行民主制,发扬民主,发挥广大党员和工人阶级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他们的这一主张无疑是极端重要的。但他们在关注党自身组织制度建设时,却忽视了俄国当时的环境与迫切任务,这就是在反动的俄国夺取政权的任务。
  “民主集中制”的出现
  列宁主张集中制,认为在当时的条件下实行“广泛民主原则”,是一种毫无意思而且有害的儿戏。针对反对者的指责,列宁指出,他所主张的集中制不是“官僚的”集中制,而是“民主的”集中制。这里,“民主的”是相对于“官僚的”而言的,其基本落脚点仍然是集中制。
  1905年俄国爆发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在革命的压力下,沙皇发布了《10月17日宣言》,宣布公民享有全部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集会结社自由、人身不受侵犯的自由。革命者活动的社会环境开始发生变化,由此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都肯定了“民主集中制”,孟什维克在1905年11月首先使用了“民主集中制”这个词,以区别于布尔什维克的“集中制”。
  1905年12月布尔什维克派召开了代表会议,会上通过了关于“党的改组的决议”。该决议第1条写道:“代表会议确认民主集中制原则是不容争论的,认为必须实行广泛的选举制度,赋予选举出来的各中央机构以进行思想领导和实际领导的全权,同时,各中央机构可以更换,具有最广泛的公开性和严格的报告工作制度。”决议还认为,二级选举制是“不符合完备的民主制的做法”,只有存在无法克服的实际障碍的情况下才能容许。[11-1]这里确定的“民主集中制”的内容包括:选举制、选出的机构可以更换、公开性、报告工作制以及选出的机构的领导权。就实质而言,这与民主制并无多大差别。
  1906年4月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召开有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两派参加的党的第四次代表大会。布尔什维克提交大会的决议草案中有一项为“党组织的基础”,其中写道,“党内民主集中制的原则是现在一致公认的原则”,在目前条件下虽然实行民主集中制有困难,但是在一定限度内仍然是可以实行的,因此建议:党组织的选举原则应该自下而上地予以贯彻,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可以放弃这一原则,实行二级选举或者由选举机构遴选,等等。[11-2]
  党的四大通过的党章第一次写入了民主集中制的原则,规定“党的一切组织是按民主集中制原则建立起来的”。大会后列宁就大会决议写道:“在民主集中制的原则方面,在保障任何少数和任何忠实的反对派的权利方面,在每个党组织的自治方面,在承认党的一切负责人必须由选举产生、必须报告工作并且可以撤换等方面,我们的意见都是一致的。”[12-1]这里所说的“我们”是指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这就是说,在实行“民主集中制”的原则方面两大派已经达成一致。
  布尔什维克之所以在这个时候开始谈论民主、选举、公开性,是因为经过1905年革命,在一定程度上争得了集会、结社、出版的自由,用列宁的话说,“赢得了一半的自由”。“在新的条件下,在向政治自由过渡的情况下,必须转而采用选举原则。”[12-2]社会民主工党也确实利用了“昙花一现的自由时期”尝试建立一个公开组织的理想的民主制度:实行选举制和按有组织的党员人数选举代表大会的代表。1907年由列宁本人编辑出版的《十二年来》文集中收入的《进一步,退两步》一文删去了近一半的过时内容。① 1907年9月列宁重申,“一旦有了公开活动的条件就立即向工人政党的民主组织过渡”。[13]可以看出,组织制度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形势、环境和任务的变化而变化的。
  然而,由于1905年革命失败,沙皇加强了反动镇压,昙花一现的“民主”随即烟消云散。1907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在伦敦召开了党的第五次代表大会,此后直到1917年二月革命,再也没有召开过党的代表大会。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内部存在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两个大派别,而在不同时期每一个派别内部又存在若干个小派别,党内根本不存在统一的纪律,各派自行其是,既无民主,也无集中可言。不过作为党内一派的布尔什维克派内部始终实行高度的集中制。也正是这种高度集中的、有铁的纪律的党,保证了它所领导的十月武装起义的胜利。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