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列研究 >  正文

马克思主义竞争理论的发展研究

2013-04-01《经济学家》孟捷 龚剑 向悦文

  作者简介:孟捷,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经济所,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龚剑,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向悦文,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
  中图分类号:F038.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5656(2012)10-0005-08
  资本与资本之间的竞争关系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最重要的维度之一,与斯密和李嘉图等古典政治经济学家相比,马克思在对竞争关系的研究上有很大的发展和突破,用一位英国学者威克斯的话来说,“马克思在方法论上对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突破是如此完全和彻底,以至于形成了一次方法论上的革命”[1]149。马克思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本质和内在矛盾出发,提出竞争作为一种外在的强制规律,迫使资本必须不断提高生产效率,把追求相对剩余价值作为自身增殖的主要手段;竞争不但直接造成了利润率的平均化趋势,还通过促进资本有机构成的提高,间接促成了一般利润率趋向下降,从而使得资本主义矛盾趋于恶化。在竞争与垄断问题上,马克思不仅预言了资本走向集中的趋势,还运用其方法论从根本上阐明了垄断与竞争的辩证共生关系。此外,马克思还提出了“特殊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这一概念,事实上说明了这种以追求相对剩余价值的竞争为表现的“特殊”生产方式必须以社会两大阶级的分野和雇佣劳动关系的普遍化作为其制度前提。总之,马克思对竞争问题的理论贡献是极为丰富的,当然,他所留下的理论遗产也并不都是全面和完整的,因此也给后来者留下了可供发展的空间。
  一、马克思对竞争理论的基本贡献
  马克思对于竞争理论的第一个核心贡献,就是提出了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竞争作为一种外在的强制规律,迫使资本家把剩余价值系统地投资于技术创新,以不断提高劳动生产力。表现这一思想的核心范畴,就是“相对剩余价值”。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里明确阐述了相对剩余价值生产的逻辑:“必须变革劳动过程的技术条件和社会条件,从而变革生产方式本身,以提高劳动生产力,通过提高劳动生产力来降低劳动力的价值,从而缩短再生产劳动力价值所必要的工作日部分”[2]250。马克思指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本特征,就在于单个资本对超额剩余价值、从而全部资本对相对剩余价值的追逐。在前资本主义生产条件下,绝对剩余价值的生产占据主导地位,社会没有系统的动力进行技术创新并提高劳动生产率,这是前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根本不同之处。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资本家必须把剩余价值投资于创新,以提高个别劳动生产率,获得超额剩余价值,在这一竞争过程中,全社会的劳动生产率也得以提高,全体资本获得相对剩余价值。
  马克思在这里指出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根本特征,就是必须系统化地把剩余价值投资于创新以提高劳动生产率。那么,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这一独有的机制是怎样具体展开的呢?马克思论述了展开的两个步骤,第一步是资本寻求价值增殖作为内在的规律起支配作用,第二步是竞争作为外在的规律起调节作用。马克思反复强调了“竞争的强制规律”这个概念,在他看来,竞争正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得以实现和维持的作用手段。“自由竞争使资本主义生产的内在规律作为外在的强制规律对每个资本家起作用”[2]300,“……竞争的强制规律,迫使他的竞争者也采用新的生产方式”[2]354。马克思认为,对竞争的科学分析必须建立在理解资本内在本性的基础之上。他试图表明,资本主义生产的内在本质是实现资本的增殖,即追求剩余价值,而竞争不过是这一内在规律的外在表现和作用手段,它促使资本家不断提高劳动生产率,以实现创造更多剩余价值的最终目的。
  总之,竞争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内在规律的外在表现,是资本增殖运动的作用手段。竞争的压力迫使资本家不断地改进技术和提高劳动生产率,使得相对剩余价值的生产成为可能,从而使得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延续成为可能。
  马克思对于竞争理论的第二个核心贡献,就是通过分析竞争对利润率变动趋势的影响,阐释了资本主义内在的固有矛盾。在马克思看来,竞争的过程就是使得利润率逐步趋于平均化的过程,满足等量资本获得等量利润的要求。他还特别强调竞争掩盖和颠倒了价值规律的实质,指出利润率平均化的过程也是利润来源被进一步掩盖的一个过程,剩余价值的生产和实现被完全分离开来。
  马克思的分析并没有止步于一般利润率的形成,他还进一步论述了一般利润率趋向下降的规律。由于资本主义生产追求相对剩余价值的内在本质,不变资本比重的提高必然造成资本有机构成的提高,而这进一步导致活劳动的减少和剩余价值率的降低,最终导致一般利润率的降低。那么,竞争在一般利润率的下降过程中起什么作用呢?马克思认为,竞争并不是一般利润率下降的原因,“利润率不是由于资本的生产过剩所引起的竞争而下降。而是相反,因为利润率的下降和资本的生产过剩产生于同一些情况,所以现在才会发生竞争斗争”。[3]281“竞争至多只能把利润率限制为一个水平。但是,竞争中绝对没有可以决定这个水平本身的任何要素”[3]350。但是,作为一般利润率趋向下降内在原因的相对剩余价值规律,仍然是通过竞争这个外部规律起作用的。因此,尽管竞争不是造成一般利润率下降的原因,但竞争规律本身作为一种手段促成了一般利润率的下降。总之,竞争不仅导致了利润率的平均化,还促成平均化了的一般利润率趋向下降,从而成为资本主义矛盾趋于恶化的一个关键环节。
  以上简要归纳了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竞争理论的两个重要贡献,仔细探究起来,这两个重要发现在本源上是相通的,它们都根植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本质及其内在矛盾。一方面,竞争是资本主义生产相对剩余价值的作用手段,它促进了技术创新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帮助资本主义实现了巨大的生产力;另一方面,竞争又在这同一个过程中促使生产的资本有机构成不断提高,生产过程中活劳动的比重越来越少,从而导致一般利润率的下降,使得资本主义的矛盾趋于恶化。
  除了上述两点之外,在竞争与垄断、竞争与制度等问题上,都留下了马克思思维耕耘的痕迹。当然,马克思在这些问题上的贡献并不都是全面和系统的,因此这些领域也就成为了马克思主义竞争理论的主要发展方向。
  首先,在竞争与垄断的问题上,马克思通过对资本积累过程的考察,揭示了这一过程的两面性,一方面,单个资本自身规模的积聚和增长,以及资本之间相互吸引即集中的力量,导致了资本主义走向垄断的趋势;另一方面,由于资本在许多资本家的手中不断积聚,就造成了他们作为独立和互相竞争的生产者之间的彼此对立,因而造成了许多单个资本互相之间排斥力量的增长,从而推动了竞争力量的增强。因此,在马克思的分析框架中,垄断与竞争在根本上是一种辩证共生的关系。
  在阐述一般利润率趋向下降的规律时,马克思特别指出这一规律与利润总量趋于上升是同时并存的。由于一般利润率趋向下降,加剧了资本主义的矛盾,促使资本走向集中和垄断,这在一方面可以使大资本获得垄断利润,另一方面则可以增加利润总量,从而抵消利润率下降的不利影响。因此,垄断也是资本家在竞争中借以对抗一般利润率下降的手段。总的来说,马克思对竞争和垄断问题的研究主要处于较抽象的理论分析层面,受他所在时代的限制,他不可能对垄断资本主义时期的新现象做出具体分析,列宁、巴兰和斯威齐等人则进一步发展了垄断资本主义理论。
  其次,在竞争与制度问题上,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详尽地论述了18世纪产业革命的兴起,使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摆脱了工场手工业的束缚,转而过渡到以机器大工业为基础的“特殊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从此,以变革生产方式、提高生产率为特点的相对剩余价值生产,就代替了绝对剩余价值生产,成为生产剩余价值的主要方法。马克思的这一理论有时会招致误读,以为马克思主张单纯依靠技术革命就能推动绝对剩余价值生产向相对剩余价值生产的转变,而忽略了这种转变所需要的制度基础。事实上,按照马克思的本意,在资本主义私有制条件下,分散存在着独立的资本家和雇佣工人,要实现大规模的商品生产,就必须扩大单个资本的规模,即更多的生产资料需要转化为资本家的私人财产。“商品生产的地基只有在资本主义的形式上才能担负起大规模的生产。所以,单个商品生产者手中一定程度的资本积累,是特殊的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的前提。”[2]684-685
  在马克思看来,这种“一定程度的资本积累”即原始积累,是在从手工业到资本主义生产的过渡中就已经完成了的,它是特殊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历史基础。在这个基础上展开的相对剩余价值生产,可以提高劳动生产率并创造更多的剩余价值,随着越来越多的剩余价值转化为资本,资本积累得以加速,并反过来促进生产规模的进一步扩大,从而为劳动生产率的进一步提高创造条件。因此,“一定程度的资本积累表现为特殊的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的条件,而特殊的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又反过来引起资本的加速积累。……特殊的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随着资本积累而发展,资本积累又随着特殊的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而发展”[2]685。
  可见,马克思是非常重视竞争背后的制度前提的,但他并没有十分明白地强调这一点,以至于可能会给人们留下“技术决定论者”的印象,同时,对于当时资本主义的具体制度形式及其影响,他也没有展开分析。在这一点上,作为马克思主义制度分析方法代表的美国“积累的社会结构”学派(SSA)和法国的调节学派,则作了很好的分析和补充。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