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列研究 >  正文

论资本逻辑

2016-06-01中国社会科学网张雷声

资本是资本主义社会中占据支配地位的社会生产关系,而人们却往往易于直观地感觉到它是具体的物品;资本对资本主义社会经济的运行具有局限性、毁灭性,而人们却往往更易于重视它的积极性、文明性;资本在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进程中以其内在矛盾的演化决定其走向,而人们却往往只是把理解它的焦距对准于扩张本性。如果我们将这几个层面的正反两面结合起来认识资本,这就是本文所要论述的资本逻辑。资本逻辑是资本所呈现出来的反映资本主义客观现实活动的内在联系、运行轨迹、发展趋势。从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和现实来看,资本逻辑主要有表现形态、本质形态和发展形态三种形态。这三种形态的辩证合成,反映了资本主义的生成历史、矛盾困境和发展趋势,决定着资本主义的历史走向。

一 作为资本逻辑表现形态的资本本性

资本本性在资本主义发展历史中的逻辑展开是资本逻辑的表现形态。这是人们在对资本主义的了解中最易于把握的资本逻辑。所谓资本本性,就如马克思所认为的,资本是能够带来剩余价值的价值,追逐最大限度的利润是它的本性,“资本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如果动乱和纷争能带来利润,它就会鼓励动乱和纷争。”①

在资本主义发展中,资本本性的逻辑展开使得资本主义在其上升时期,“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②这就使得资本主义在当代,伴随新科技革命的发展,生产方式发生了深刻变革,不仅生产过程逐渐向半自动化和自动化发展,出现了弹性化、精细化、智能化、数字化等新趋势,而且劳动者的素质普遍得到提高,脑力劳动者、高级科研人员、高级工程技术人员的比例大大提升,体力劳动者的比例大大下降,同时劳动对象也不断得到开拓,劳动手段自动化程度日益提升,劳动工具趋向智能化,使得资本主义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资本流动全球化、社会生产信息化和经济构成虚拟化成为重要趋势,从而出现了文化的世界交融、文化的多元化等。正如马克思所说:“资本的文明面之一是,它榨取剩余劳动的方式和条件,同以前的奴隶制、农奴制相比,都更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有利于社会关系的发展,有利于更高级的新形态的各种要素的创造。”③

但是,“仅仅描述资本主义世界的商业方面无法捕捉到其有序的特征,因此,仅仅针对系统内无形力场的描述无法体现出其运行状态,也无法展示其导向的历史轨迹。”④“资本主义的运动正源自它被掩盖的本质。”⑤资本本性的逻辑展开在带来积极的、文明的一面的同时,更多的是造成了资本主义的“消极的片面性”。因为在资本主义发展中,“资本不是物,而是一定的、社会的、属于一定历史社会形态的生产关系,后者体现在一个物上,并赋予这个物以独特的社会性质。”⑥资本对利润永不知足的贪婪,推动着生产规模的扩大,雇佣劳动者的生产不断地满足着资本的欲望。为追逐剩余价值,为掩盖剥削程度的加重,为避免雇佣劳动者的反抗,为缓解工人与资本家之间激化的矛盾,资本主义在创造文明的同时也带来了“灾难”。

资本主义从它诞生的那天开始就充满着掠夺性和膨胀性,通过征服、奴役、劫掠、杀戮等手段,资本得到了财富的积累,创造出了资本关系,形成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前史。所以,马克思说:“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⑦资本主义发展到当代,资本本性使资本对雇佣劳动剥削日益隐蔽化,它以股票、债券等形式掩盖了资产阶级对巨额社会财富的占有,掩盖了劳动者受剥削、受奴役的地位;以体系化的管理形式掩盖了劳动者不断增大的劳动强度,掩盖了剥削程度的不断加重;以工会与企业关于工资和劳动条件的谈判掩盖了劳动者被剥削的实质,掩盖了雇工与资本所有者的不平等地位;以向落后国家和地区转移企业、劳务和资本获取超额利润等方式掩盖和缓和了发达国家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掩盖了整个资产阶级对整个工人阶级残酷剥削的事实,从而财富在资本与劳动之间分配不公正等问题的存在就是必然的。由于资本的社会力量,资本家同样也可以玩弄各种所谓“民主、自由”的把戏,欺骗广大劳动人民。资本本性的膨胀在国际金融垄断资本的发展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它不仅将追逐利润的本性发展到世界范围,而且还将其生产关系的本性扩展到全球。在经济全球化发展中,为了攫取更多的利润,资本可以不惜一切代价,造成环境破坏、资源浪费,破坏了人与自然之间的生态循环,造成全球贫富差距的扩大等。随着资本向全球扩张,发达国家必然会把自己的富裕和发达建立在发展中国家的贫困和落后之上,不断制造着危机、冲突和灾难。马克思恩格斯早在1848年的《共产党宣言》中就对资本本性逻辑展开的后果做了至今仍然有效的描述:“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都破坏了。它无情地斩断了把人们束缚于天然尊长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羁绊,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它把宗教虔诚、骑士热忱、小市民伤感这些情感的神圣发作,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它把人的尊严变成了交换价值,用一种没有良心的贸易自由代替了无数特许的和自力挣得的自由。总而言之,它用公开的、无耻的、直接的、露骨的剥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盖着的剥削。”“资产阶级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神圣光环。它把医生、律师、教士、诗人和学者变成了它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资产阶级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⑧

资本本性的逻辑展开是资本主义各种“灾难”背后的动力系统。法国学者米歇尔·博德对此做过非常深刻的阐述,他指出:“资本主义既非人,亦非机构,既非出于意愿,亦非由于选择。资本主义是一种通过生产方式在起作用的逻辑,一种盲目发展而又顽强积累的逻辑。”⑨正是这一逻辑,追逐无限大的利润和向全球范围的扩张,对资本主义乃至全世界的破坏就像“永动机”一样无法停止下来。福斯特从生态角度阐述了这一问题,他认为,在以资本逻辑为生存和发展机制的社会中,“要想遏制世界环境危机日益恶化的趋势,在全球范围内仅仅解决生产、销售、技术和增长等基本问题是无法实现的。这类问题提出的愈多,就愈加明确地说明资本主义在生态、经济、政治和道德方面是不可持续的,因而必须取而代之。”⑩国外学者关于资本本性的逻辑展开对资本主义发展具有危害性的观点,对我们认识当代资本主义的本质有着重要的启示。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