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列大众化 >  正文

李汉俊对早期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贡献及启示

2017-03-07《吉首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164期虞志坚 钟声

作者简介:虞志坚,男,博士,南通大学杂志社编辑。江苏 南通 226019;钟声,湖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湖南 长沙 410081

马克思主义作为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最终目的在于指导社会实践,在于掌握群众。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多次强调,思想只有掌握群众,才能转化为改变世界的物质力量。“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1]9“最高限度的马克思主义=最高限度的通俗和简单明了。”[2]467这为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主义的深奥理论通俗化、大众化提供了重要的理论指导。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就是把马克思主义的原则、立场、观点和方法通过通俗化具体化的阐述而最终被最广大人民群众所理解、领会和掌握并加以正确运用的过程。马克思主义进入中国伊始,诸多杰出的马克思主义宣传者便力求使这一“外来”的“高深”学说,以中国普通大众所喜闻乐见、通俗易懂的形式呈现出来。早期中国共产党人致力于马克思主义的传播和研究,成为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开拓者。

李汉俊是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立者和早期主要领导人之一,同时是一位杰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宣传家,被马林、张国焘等人誉为“最有理论修养的同志”,更被董必武视为自己的马克思主义启蒙老师。李汉俊也是中国共产党早期杰出的编辑家。他在自己丰富多彩的编辑出版活动中,形成了自己独具特色的编辑风格,为早期的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做出了卓越贡献。李汉俊在早期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中的贡献,集中表现在他为了宣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创办、主持了一系列革命报刊和出版机构,译校、出版了大量马克思主义著作,从而在中国共产党早期的编辑出版事业中发挥了领军人物的作用。

一、改造《星期评论》,正视不同信仰者,积极筹备建党

《星期评论》由戴季陶、沈玄庐、孙棣三等人于1919年6月8日在上海创刊,逢周日出版,1920年6月6日停刊,共出53期。《星期评论》的创刊初衷是顺应新文化运动的发展,宣传三民主义。戴季陶作为三民主义信徒,不忘其信仰,始终想“改造”、利用马克思主义。他虽然发表了一些关于马克思主义的文章,却反对中国走苏俄的道路。他在《星期评论》上发表了大量宣传三民主义的文章,详细阐述了国民党改造社会的方针和看法,却不见丝毫效法苏俄十月革命的意图。

此时,李汉俊与戴季陶是旧识,尽管二人在信仰上有根本分歧,但出于探索国家前途的一致目的,却也存在一些相同的话题,如劳工运动问题、妇女解放问题等。在李汉俊的努力下,《星期评论》发表了《俄国的近况与联合国的对俄政策》、《俄国劳农政府通告的真意义》、《劳农政府治下的俄国》、《为什么要赞同俄国劳农政府的通告?》等文章,对苏俄情况的介绍和马克思主义的宣传给予了极大的关注。

1920年2月,《星期评论》的社址搬到了李汉俊的寓所,即法租界白尔路三益里17号。李汉俊便主持了该社的编务工作,“李汉俊是该社的思想领导中心。……他和日本、朝鲜的共产党方面都有联系。李汉俊和陈望道整天在社里的编辑部工作”[3]25-26。在李汉俊编辑工作的引导下,《星期评论》的指导思想更加鲜明地倾向马克思主义。李汉俊以“汉俊”、“李人杰”和“先进”的署名在《星期评论》上发表的文章达38篇,这些文章涉及社会主义学说、国际国内工人运动、妇女解放、国际时事等。陈望道译的《共产党宣言》中文版,原本亦是应《星期评论》之约而译的。

在李汉俊的影响下,陈望道、俞秀松、杨之华、施存统、安志洁等一大批早期共产党人聚集在《星期评论》社,传播马克思主义,开展革命活动;许多进步社团把《星期评论》列为自己必读的刊物之一。由此,《星期评论》的销量由最初的1 000份扩大到十几万份。李立三曾经回忆说,五·四时期的革命刊物,“最占势力的是新青年社和星期评论社”[4]209。《星期评论》影响很大,逐渐成为早期共产党人的活动基地和早期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重要思想阵地。

1920年春,共产国际来华代表维经斯基筹划把当时宣传马克思主义影响力较大的三个刊物,“《新青年》、《星期评论》、《时事新报》结合起来,建立一个新中国革命同盟,并由这几个刊物的主持人联合发起组织中国共产党或中国社会党”[5]106。同年4月,经李大钊引见,维经斯基同上述刊物的主编、编辑进行了座谈,介绍了十月革命和当时苏俄状况,希望组织中国共产党,但未能达成一致意见。5月,陈独秀发起组织马克思主义研究会之后,经常在《星期评论》社与李汉俊一起谈论建党问题。恽代英、毛泽东等也与该社建立了联系。8月,中共上海发起组成立,李汉俊成为这个组织中地位仅次于陈独秀的领导人。12月,陈独秀赴广州担任广东教育委员会委员长后,李汉俊成为上海发起组的代理书记。李汉俊以《星期评论》社为联络点,加快了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最有力的宣传者、组织者和推动者——中国共产党的创建步伐。

二、翻译、校对和出版马克思主义理论著作,面向社会大众宣传唯物史观

李汉俊精通英、法、日、德等多国语言,积极翻译马克思主义著作。1919年9月,李汉俊在《民国日报》的副刊《觉悟》上发布了自己第一部马克思主义译著——日本学者山川菊荣撰写的《世界思潮之方向》,热情地歌颂了俄国十月革命,并预言社会主义的旗帜将在中华大地上迎风飘扬,因为“中国绝不在世界外,也不能在世界外”[6]658。他还在《星期评论》、《建设》、《东方杂志》、《新青年》、《觉悟》等刊物上发表了大量宣传科学社会主义的译作。1920年9月,他翻译了马尔西著的《马克斯资本论入门》一书,共54页,近30 000字,用通俗易懂的文字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原理介绍给了广大读者。该书出版后,大受进步知识分子的欢迎,半年多的时间内,仅在长沙文化书社就售出了200多本。

李汉俊经常帮助他人校正和编译马克思主义书籍。1920年4月,陈望道在浙江义乌翻译出了第一本中文版的《共产党宣言》。之后,陈望道住在上海李汉俊家时把该书的日文版、英文版及自己译出的中文版交给李汉俊,请他校对。李汉俊校对之后,又交给陈独秀校对。1920年8月,陈望道这部译著由上海又新印刷厂发行,首次印刷1 000册,很快就销售一空。一个月后,该书又加印了1 000册。不久,李达在翻译荷兰学者郭泰撰写的《唯物史观解说》时遇到了一些障碍,李汉俊全力帮助克服。李达在该书的“翻译附言”里特地致谢,“我有一句话要声明的,译者现在的德文程度不高,上面所说的那些补译的地方,大得了我的朋友李汉俊君的援助”①。这部包含李汉俊心血的译著自1921年5月初版后,至1936年8月共重版了13次,帮助一批又一批的爱国主义者确立起科学的历史观。

李汉俊还有组织地领导马克思主义著作的出版。1920年9月,中共上海发起组成立新青年社,社址设在法租界法大马路大自鸣钟的对面。这是早期中国共产党人第一个公开的出版机构。李汉俊曾长时间代理上海发起组的主要领导职务,对新青年社倾注了极大的精力。新青年社有计划地出版了“新青年丛书”、“社会主义小丛书”,先后出版了《共产党宣言》(陈望道译)、《马格斯资本论入门》(李汉俊译)、《阶级争斗》(恽代英译)、《社会主义史》(李季译)、《唯物史观解说》(李达译)等革命书籍,并采用批发、代销、代派、邮购等多种方式发行《新青年》、《共产党》和《劳动者》等进步杂志。李汉俊领导的上述出版活动,大大促进了马克思主义的传播。1936年,毛泽东在接见美国记者斯诺时说,“有三本书特别深刻地铭刻在我心中,建立起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这三本书是:《共产党宣言》,陈望道译,这是用中文出的第一本马克思主义的书;《阶级斗争》②,考茨基著;《社会主义史》③,柯卡普著”[7]40。这三部帮助毛泽东接受和掌握马克思主义的著作都是由新青年社出版发行的。显见,李汉俊领导下的新青年社在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历程中贡献卓著。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