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列大众化 >  正文

马克思主义时代化的多维意蕴和出场路径

2015-05-04人民网邱少明

  推进马克思主义时代化的重大举措从思想上、理论上、政治上和组织上为砥砺党、提升党疏浚“源头活水”,具有重大的当代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我们必须完整准确地深透体悟马克思主义时代化的多维意蕴和出场路径。

  《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党的建设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第一次鲜明亮出了推进马克思主义时代化的重大命题,将其并列于“中国化”和“大众化”。该重大举措从思想上、理论上、政治上和组织上为砥砺党、提升党疏浚“源头活水”,具有重大的当代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我们必须完整准确地深透体悟马克思主义时代化的多维内涵、厚重意蕴和实现路径。列宁曾目光如炬地告诫:只有“首先考虑到各个‘时代’的不同的基本特征(而不是个别国家的个别历史事件),我们才能够正确地制定自己的策略;只有了解了某一时代的基本特征,才能在这一基础上去考虑这个国家或那个国家的更具体的特点”,并提出符合实际的任务。[1]

一、多维意蕴

  马克思主义的时代化,即依据变化发展了的动态的社会实践承接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换言之,就是将马克思主义与当下正在生成的真实面相、同目前的时代特征比对关照,使之能够契合时代吁求、把握时代脉搏、回答时代课题和应对时代挑战,永远与时代发展同步伐。从哲学维度审视,所谓时代,即生成着的历史和变动着的存在,即生成着的时间和空间在目前的某一具体片段。任何思想理论,都不可能是超时空的,无不囿于历史局限性,我们不能苛求前人阐释今天之事。毛泽东曾谆谆告诫我们:“马克思活着的时候,不能将后来出现的所有的问题都看到,也就不能在那时把所有的这些问题都加以解决。”[2]邓小平也曾反复叮嘱:“绝不能要求马克思为解决他去世之后上百年、几百年所产生的问题提供现成答案。列宁同样也不能承担为他去世以后五十年、一百年所产生的问题提供现成答案的任务。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必须根据现在的情况,认识、继承和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3]

  “人们的观念、观点和概念,一句话,人们的意识,随着人们的生活条件、人们的社会关系、人们的社会存在的改变而改变,这难道需要经过深思才能了解吗?”[4]马克思主义时代化的深层涵义就是革命的针对性、实践的确定性和科学的系统性三者高度统一,其基本类型涵盖着思想革命时代的马克思主义、政治革命时代的马克思主义和社会革命时代的马克思主义。的确如此,马克思曾指出:“每个原理都有其出现的世纪。”[5]作为不断发展着的理论,马克思主义的每一次历史性跃迁,无不打上深刻的时代烙印,无不是“马克思主义第一小提琴手”马克思、恩格斯及其后继者在精细考察时代特征、准确把握时代脉搏、深刻洞察时代趋势的基础上而不断开拓创新的结晶,无不彰现与时俱进的品格。正如恩格斯所强调的:“每一时代的理论思维,从而我们时代的理论思维,都是一种历史的产物,它在不同的时代具有完全不同的形式,同时具有完全不同的内容。”[6]

  二、出场路径:与中国化、大众化的会通高度统一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即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应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探究和解答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不同历史时期的具体课题,汲取中国的独特正反经验,以中国的文化形式和表述方式来阐释马克思主义理论,使之成为具有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马克思主义。这诚如毛泽东当年所说,必须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具体化,使之在其每一表现中带有必须有的中国的特性。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就是要从“大众化”的维度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伊始的1919年,毛泽东就鲜明亮出“如何传播”的重大任务。[7]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过程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通俗化、群众化的过程。惟有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才能使亿万群众普遍认同、接受和坚信马克思主义,才能在更广泛、更自觉的实践层面上形成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强大的内在的精神驱动力。“理论在一个国家的实现程度,总是决定于理论满足这个国家的需要程度。”[8]

  一言以蔽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大众化和时代化是相互依存、相互补充和相互助推的辩证关系。欲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就必须坚持从我们具体国情出发,把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客观实际相契合,因地制宜地解决现存的具体问题。欲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就必须使马克思主义成为亿万群众的“头脑”和 “精神武器”,使亿万群众成为马克思主义的“心脏” 和 “物质武器”,真正实现马克思主义与亿万群众的互生共长。欲推进马克思主义时代化,就必须坚持与时俱进,把马克思主义与时代特征相对接,积极回应时代挑战。然而,作为一种互文关系的中国化、大众化、时代化,并非是简单的并列关系,因为,中国化是核心、基石和前提,其蕴涵着大众化、时代化,大众化必然离不开中国化、时代化,时代化也当然是中国化和大众化的不二法门。因此,惟有竭力实现“三化”的有机统一,才能不断丰富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才能不断丰富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参考文献:

  [1]列宁。列宁全集:第26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0:143.

  [2]毛泽东。毛泽东文集:第8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5.

  [3]邓小平。邓小平文选: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291.

  [4]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291.

  [5]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146.

  [6]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社,1995:284.

  [7]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共湖南省委《毛泽东早期文稿》编辑组。毛泽东早期文稿[MJ.长沙:湖南出版社,1990:294.

  [8]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11.

  

(责任编辑:刘伟)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