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列大众化 >  正文

论瞿秋白的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思想及其启示

2014-12-04《宁夏党校学报》金民卿

    一、瞿秋白大众化思想的基本内容

    概括地说,瞿秋白的文艺大众化理论主要包括了大众化的理论基础、实践本质、领导阶级、服务对象、方法论等内容。

    1.大众化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主义文化思想。瞿秋白的大众化思想牢固地建立在历史唯物主义基础之上,以马列主义文化观为其根本指导思想,坚持文化的阶级性和政治性、文化与生活的辩证关系、文化为社会大众服务的观点。首先,瞿秋白批判了梁实秋、胡秋原、苏汶等人关于文化非阶级性和政治中立性的观点,明确指出在阶级社会中,没有完全脱离阶级、脱离政治的文化,文化是具有强烈的阶级性和政治性的。他认为文学是附属于某一个阶级的,他们都体现着某一阶级的利益和立场,“每一个文学家,不论他们是有意的,无意的,不论他是动笔,或者说沉默着,他始终是某一阶级的意识形态的代表”。文化作为阶级斗争的重要工具之一,不可能是完全中立的、非政治性的。针对一些学者反对文化的阶级性,主张文化和文艺远离政治保持完全中立和自由的观点,瞿秋白指出:“在阶级的社会里,没有真正的实在的自由。当无产阶级公开要求文艺的斗争工具的时候,谁要出来大叫‘勿侵略文艺’,谁就无意之中做了伪善的资产阶级的艺术至上派的‘留声机’。”无产阶级要实现包括自身在内的全人类的解放,需要文化服务和支撑,同时也需要在文化方面发展锻炼自己,无产阶级的文学家、思想家,不怕承认自己的意识形态的阶级性和党派性,公开承认自己就是要运用艺术的武器来揭露一切假面具,进行公开的斗争。其次,在文化同社会生活及人民群众的关系上,瞿秋白从唯物史观的角度明确指出,文化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来源于人民大众的实践又服务于这种实践,反映生活同时也反作用于生活,“艺术能够回转去影响社会生活,在相当的程度之内促进或阻碍阶级斗争的发展,稍微变动这种斗争的形势,加强或者削弱某一阶级的力量”。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瞿秋白特别强调文化必须为社会大众服务,为无产阶级的革命实践服务。

    2.大众化的实践本质是文化战线的革命斗争。瞿秋白不是就事论事地仅在文艺范围内讨论大众化问题,而是从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角度来思考大众化问题,始终围绕着我们党当时的中心工作即无产阶级革命问题来展开,并为这个中心工作服务。因此,大众化不是一般的、简单的文艺运动而是革命的文艺大众化,在本质上就是一场文化战线上的革命斗争。瞿秋白指出,普洛的革命的大众文艺运动“是在于发动无产阶级领导之下的文化革命和文学革命”。要完成这场革命的文化斗争,就必须打破剥削阶级意识形态绝对霸权的局面,用革命意识、科学理论来武装群众的头脑,破除他们思想深处的剥削阶级意识形态毒素,激发他们的革命意识和革命热情,以达到争取群众、武装群众、动员群众、组织群众的目的。为此,文艺大众化就必须:第一,站在无产阶级的革命立场上,宣传马克思主义理论,宣传无产阶级及其先锋队共产党的科学思想和革命政策,纠正群众思想中的错误认识,为中国的真正解放服务。普洛大众文艺“尤其要在情绪上去统一团结阶级斗争的队伍,在意识上、在思想上、在所谓人生观上去武装群众”。“普洛大众文艺的斗争任务,是要在思想上武装群众,意识上无产阶级化,要开始一个极广大的反对青天白日主义的斗争。”这实际上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主义社会主义的文艺运动”。第二,赞扬、反映无产阶级人民大众的革命实践、生产生活,表现革命战斗的英雄。“首先描写工人阶级的生活,描写贫民、农民、兵士的生活,描写他们的斗争。劳动群众的生活和斗争,罢工,游击战争,土地革命,当然是主要的题材。”第三,揭露、批判剥削阶级的丑恶和敌人的思想意识形态,反对一切反革命的宣传,揭穿一切种种的假面具,扫除宗法主义、市侩主义等剥削阶级意识形态的流毒。“小资产阶级、资产阶级、绅士地主阶级的一切丑恶,一切残酷狡猾的剥削和压迫的方法,一切没有出路的状态,一切崩溃腐化的现象,也应当从无产阶级的立场去揭发他们,去暴露他们。”

    3.大众化的领导者是无产阶级,服务对象是革命群众。文艺大众化是一场革命文学同反革命文学、无产阶级意识形态同剥削阶级意识形态的文化斗争,这场斗争必须靠无产阶级特别是其先进分子来领导,这是保证大众化沿着正确方向前进的基本条件。瞿秋白反复强调,文艺大众化是“一个无产阶级领导之下的文艺复兴运动,无产阶级领导之下的文化革命和文学革命”。无产阶级的文化领导权是大众化运动的根本特征和根本保证。文艺大众化中的一个基本问题就是语言上的大众化。瞿秋白特别强调要运用无产阶级的普通话,要让无产阶级的话语成为大众化运动中的领导者“,无产阶级自己的话,将要领导和接受一般知识分子现在口头上的俗话--从最普通的日常谈话到政治演讲--使它形成现代的中国普通话”。“普通俗话的发展,必须无产阶级的文化运动来领导,就是要把这种语言做主体,用它来写一切文章,尤其是文艺,尤其是大众文艺。”无产阶级领导的大众化运动,坚持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指导,坚持了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方向,宣传了共产党的方针政策,反对了剥削阶级意识形态。因此,运动的前途必然是社会主义的文化革命,它“准备着革命转变之中的伟大的文化改革--向着社会主义的前途而进行”。

    在大众化运动中,为什么人服务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立场和方向问题,归根到底是一个世界观和历史观的问题。只有确定了正确的服务对象才能够真正确立正确的创作方法,创作出合理的文艺作品。对此,瞿秋白高度重视,详加论述。在瞿秋白看来,文艺是属于社会大众的,必须同他们保持紧密联系,因为它源于大众且必须服务于大众。“普洛文艺应当是民众的,新式白话文艺应当变成民众的。”“不是群众应该给文学家服务,而是文学家应该给群众服务。”瞿秋白明确提出,文艺的服务对象应该是真正的无产阶级社会大众,这些人就是“无产阶级和劳动民众:手工工人、城市贫民和农民群众”。为了能够真正服务社会大众,真正围绕无产阶级革命实践这个中心工作更好地武装群众、反对敌人,革命的文艺工作者必须真正转变到无产阶级的立场上,深入大众的实践,贴近大众的生活,反映大众的需要,了解大众的感情,提高引导大众。革命的文艺工作者应该到群众中间学习,了解群众的日常生活、斗争实践和丰富感情,“经验那工人和农民的生活和斗争,真正能够同着他们一块儿感觉到另外一个天地”。通过学习,更好地“在思想上意识上情绪上一般文化问题上,去武装无产阶级和劳动民众:手工工人、城市贫民和农民群众”。如果做不到这些,大众化就不可能成功,最终是要枯死的,因为它是一朵没有根的花。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