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恩列毛著作 >  正文

恩格斯致马克思 1868年1月10日

2017-06-15宣讲家

  伦敦
  1868年1月10日[于曼彻斯特]
  亲爱的摩尔:
  我本想今天给你写封详细的信,但突然插进来一个塞尔维亚人和一个瓦拉几亚人,耗费了我好几个小时,使我的全部计划落空。加之,昨天我接待了正在为可笑的和平同盟的事情奔忙的前独裁者阿曼特·戈克的来访[27],花了我整整一个晚上。幸好肖莱马偶然来了,他看了看这个顽固不化的联邦共和派,不禁大吃一惊,他没有料到还有此等货色存在。这头蠢驴毫无意义地重弹老调,显得更是愚蠢十倍了,而且失去了与正常的人类悟性世界(更不用说真正的思维)的任何联系。在这号人看来,世界上除瑞士和巴登州外至今依然不存在任何别的有意义的东西。不过,你对他的求援刚一作出答复,他很快就信以为真,就是说:我们彼此住得愈远,彼此来往愈少,我们的关系就会愈好。他承认布林德在福格特事件上胆小怕事[28],却硬说布林德还是个好样的,甚至非要你同布林德和解不可!说什么福格特不是政客,是好人,好样的,只不过是不加思索地瞎写了一些东西;如果我们俩和他在一起呆上一个钟头,我们就会言归于好了;他承认福格特是个波拿巴主义者,可他并没有被收买呀。对此我反驳他说:一切波拿巴主义者都是被收买的,没有被收买的一个也没有,如果他能给我指出哪怕是一个没有被收买的,那我可以承认福格特有未被收买的可能性,否则就不行。这使他吃惊了,但他到底找出来了一个——路德维希·班贝尔格尔!此外,他说,福格特总是不走运,他妻子是伯尔尼高原的一个农家姑娘,福格特跟她搞出孩子后,出于道德原因才娶了她。看来,福格特这个狡猾的家伙把这头蠢驴捉弄得够厉害的。但当肖莱马和我向他说明福格特作为一个自然科学家无所作为的时候,你瞧吧,他可冒火啦:他没有做过普及工作吗?这不是功绩吗?
  只要有一点点可能,我就立即给维也纳写点东西,再给《双周》写点[16],但应该先了解一下,是否能登大块文章,或者只能登象最近这期《双周》上那样的短评!这要向比斯利打听清楚[注:见本卷第14页。——编者注],——短评几乎无用,就是比斯利本人也会无法从中了解这本书[注:《资本论》第一卷。——编者注]。
  最近几天我将要求小威廉回答为什么他给我许了愿不兑现。这个家伙我们得促他办事利索点。
  李希特尔的地址,我已经找到了。
  随信将李卜克内西、库格曼和济贝耳的信寄还。
  致良好的祝愿。
  你的  弗·恩·
  注释:
  [16]指恩格斯打算为《双周评论》杂志写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的书评。书评写于1868年5—6月间,但被编辑部拒绝(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6卷第326—350页)。——第8、16、24、40、681页。
  [27]和平和自由同盟是由一批小资产阶级共和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维·雨果、朱·加里波第等人曾积极参加)于1867年在瑞士建立的资产阶级和平主义的组织;1867—1868年米·巴枯宁参加了同盟的工作。起初,同盟在巴枯宁的影响下企图利用工人运动和国际工人协会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戈克受同盟的委托在伦敦活动。他对马克思、恩格斯和他的朋友们施加影响的企图没有得逞,便通过工联伦敦理事会领导人奥哲尔和克里默的帮助,于1869年建立同盟的伦敦委员会来压总委员会,并满足同盟抓国际工人运动领导权的野心(见本卷第17—18页)。——第15、227、660、679页。
  [28]恩格斯指小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卡·布林德在关系到揭发波拿巴的暗探卡·福格特的那场论战中所持的立场。布林德是反对福格特的匿名传单《警告》的作者,1859年6月《人民报》和《总汇报》转载了这个传单。但是布林德不愿意公开反对福格特,因而他否认传单是他写的。马克思在自己的抨击性小册子《福格特先生》以及《致斯图加特〈观察家报〉编辑》的信(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4卷第501—525页;第16卷第24—27页)中,揭露了布林德的胆怯态度。——第16页。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