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恩列毛著作 >  正文

恩格斯致马克思 1868年1月16日

2017-06-15宣讲家

  伦敦
  1868年1月16日于曼彻斯特
  亲爱的摩尔:
  我刚发觉我把你的所有来信都放在家里另一件上衣的口袋里了(你的可尊敬的秘书[注:劳拉·马克思。——编者注]最近一封来信也在内,对此信我特别感谢),所以我不得不凭记忆写回信。
  《法兰西信使报》你昨天收到了,《维也纳日报》也收到了。
  给你寄去附有专门说明的普鲁士报告[9]。实际上,只要研究一下报告里7月28日傍晚的兵力配置略图,就可确信:贝奈德克曾在两平方英里的地区内集中了六个军(不包括骑兵),而王储[注:弗里德里希—威廉。——编者注]却只有第五军和第六军的一个旅与之对峙。如果贝奈德克在29日攻击斯坦美兹(第五军),那末后者就可能被击退到山那边而奔向第六军,贝奈德克在30日则可以至少用四个军放心大胆地去攻击和赶走近卫军与第一军;在这以后,谨慎的弗里德里希—卡尔当然不敢贸然行动。弗里德里希—卡尔有五个军,而与他对峙的至少有六个军。如果王储的三个独立的纵队被击溃,弗里德里希—卡尔一定会接到撤退命令,那时整个战局也会具有完全不同的性质。当然,只要普鲁士人谨慎一些,奥地利人终究会被击败,这从兵力对比上已经看得出来了。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普鲁士的无赖们就会被迫抛弃自己坏透了的制度,而那时胜利的就不是改组和俾斯麦,而是人民。
  克吕泽烈(他在伦敦也扮演过芬尼亚社社员)搞了一个民军计划,他比德国人还要疯狂。双方都有民军的美国战争[37]只证明,民军制度之所以空前耗费金钱和人力,正是因为这种组织只是一纸空文。如果北方佬所面临的不是南部民军,而是几十万人的常备军,那他们的情形会怎样呢?在北部组织起来之前,这些常备军可能已进入纽约和波士顿,并靠民主党人的帮助迫使媾和,接着西部就可能玩弄分离把戏。这个家伙有一点讲得好:最主要的是要有优秀的军官和人们对军官的信任,——而在民军制度下,这两者都是完全办不到的!至于民军制度通常受人赞扬,那是由于能够一下子弄到一大批人,并且比较易于训练,特别是在面临敌人的时候。不过,后一种情况并不新奇;老拿破仑也曾把经过三个月训练的新兵编为团队拉去打仗,但这只有在具备优秀的基干人员时才能做到,为此,也要有某种不同于瑞士和美国民军制度的东西。直至内战末期,北方佬的基干人员仍处于非常不能令人满意的状况。自从采用了后装枪,纯粹的民军便真的完了。这就是说,任何一种合理的军事组织不能不是介乎普鲁士制度和瑞士制度之间的东西,——但究竟是什么呢?这取决于每个具体场合的种种情况。只有以共产主义方式建立起来的有教养的社会,才能十分接近民军制度,但即使这样也还不能完全达到。
  关于维也纳报纸,我正碰到一些困难[注:见本卷第8、12—14页。—编者注],虽然我偶尔也翻翻《新自由报》,但整个这方面对我来说都是完全陌生的。对此以及关于《双周》[注:见本卷第14、16页。——编者注],你有些什么设想?此事倒值得花点工夫好好想一想。
  但愿你能重新坐下来,而且不要接着再发生新的火山爆发。龚佩尔特笑你讨厌砒剂,他说,恰恰是砒剂能使你恢复健康,而且他确信,对你来说没有更好的药了。但是如果你断然不同意服用此药,那末你应当服用酸剂,并且要长期服用。因此,在附上的药方里他再次给你开了过去已经开过的王水,你必须服用。
  向你的夫人、女孩子们和拉法格致良好的祝愿。
  你的  弗·恩·
  我在这里最恭敬地祝贺凶恶的矮子阿尔贝里希[注:爱琳娜·马克思。——编者注]过生日,并在此刻为她的健康干啤酒一杯。至于棉线,他们忘在工厂里了,我只好明天寄出。
  注释:
  [9]指《1866年的德国战局。总参谋部总部战史科编》(《Der  Feldzug  von1866  in  Deutschland.Redigirt  von  der  kriegsgeschichtlichen  Abtheilung  des  Gro?en  Generalstabes》)一书。该书于1867年在柏林分册出版。——第7、20、300页。
  [37]指1861—1865年美国的内战。——第21页。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