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恩列毛著作 >  正文

马克思致恩格斯 1868年1月25日

2017-06-15宣讲家

  曼彻斯特
  1868年1月25日[于伦敦]
  亲爱的弗雷德:
  昨天我第一次重新到户外走走,过两天疮疤就会好了。自然,这场大病之后,我还很虚弱。
  但愿你的不适只是新年节日的暂时后果。无论如何,你不要为我,为任何人,或为任何事而不顾自己的健康。
  上星期的《星期六评论》刊登了一篇关于我的书的短评。[39]我还没有看到,也不知道是谁写的。这件事是波克罕告诉我的。
  至于李卜克内西,不要再跟他纠缠了。这个年青人——正如他当时在伦敦所表现的那样——非常喜欢扮演“保护人”的角色。这一点在他最近给你的信[38]里也表现出来了。他很自以为了不起,必要时我们将撇开他,不顾他悄悄地干自己的事。他转载的是几个月前几乎所有报纸都登过的序言,多慷慨呀![40]而且我还按照他的提议把我的书给孔岑和《人民报》编辑各寄了一份!最好让他受点冷遇。其实,我相信我的书他还没有看过十五页。当时《福格特先生》出书后甚至过了一年,他都没有读过,尽管这本书读起来不那么费劲。他的格言是:教而不学。
  至于“拉萨尔派”[41],我只是在第二卷[注:《资本论》。——编者注]才谈到工会、合作社等等。因此我想,现在要谈“拉萨尔”问题,除非有直接的理由。
  关于用什么方法开导维也纳人,等我脑子恢复正常了下次写信告诉你。
  附上库格曼和凯特贝尼的信,看后请退回。我还没有给他们回信。伟大的科佩尔还没有到来。
  如果把你的香克拉列特酒(加上少许莱茵酒或摩塞尔酒)寄点给我,对我目前的身体状况会有好处。
  波兰人卡尔德从日内瓦来信,自告奋勇充当法文译者,看来,他在日内瓦有出版者。我请我的妻子将此信寄给席利,好让他们利用此信在巴黎推动工作。[42]卡尔德是绝对不合适的,除非是为了吓唬吓唬莫泽斯[注:莫泽斯·赫斯。——编者注]。
  在两三个星期之内我还是完全不能工作(即写作);最多能看看书,而一旦伤口愈合,我就要多多活动(目前,走动时发炎的疮口还磨得疼,我想这只是一两天的事)。如果再冒出第三个怪物,那可就糟了。
  好吧,祝你好,老朋友。
  你的  卡·马克思
  注释:
  [38]指随这封信附上的李卜克内西1868年1月20日给恩格斯的信。——第22、25页。
  [39]关于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的短评,发表于1868年1月18日《星期六评论》。——第24页。
  [40]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的序言部分(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23卷第7—13页)载于1868年1月4日和11日《民主周报》第1号和第2号。序言还摘要发表于1867年9月4日《未来报》第12号、1867年9月7日《观察家报》、1867年9月7日《蜂房报》第308号(由埃卡留斯翻译)、1867年10月1日《法兰西信使报》第106号(由保尔·拉法格和劳拉·拉法格翻译)、1867年10月13日《自由报》(《La  Liberté》)第15号、1867年10月27日《自由和正义》(《Libertà  e  Giustizia》第11号以及1867年9、10和11月《先驱》杂志第9—11期和其他报刊上。——第25页。
  [41]指参加全德工人联合会的拉萨尔拥护者。
  全德工人联合会是1863年5月23日在莱比锡各工人团体代表大会上成立的德国工人的政治性组织。从成立时起,全德工人联合会就处于力图使工人运动按改良主义道路发展的拉萨尔及其追随者的有力影响之下,因为拉萨尔直接参加了联合会的建立并担任了该会第一任主席。联合会把自己的宗旨限于争取普选权的斗争和和平的议会活动。全德工人联合会一方面否定工人阶级的日常经济斗争,同时却主张建立由国家帮助的生产合作社,认为生产合作社是解决社会矛盾的基本手段。联合会的拉萨尔主义领导在对外政策问题上采取民族主义的立场,赞同普鲁士政府的反动政策和通过王朝战争自上而下地实现德国的统一。随着国际工人协会的成立,联合会的拉萨尔主义领导的机会主义策略就成了在德国建立真正工人政党的障碍。由于马克思和恩格斯始终不渝地同拉萨尔主义进行斗争,到七十年代初,先进的德国工人就抛弃了拉萨尔主义。1875年5月在哥达代表大会上,全德工人联合会同1869年成立的并由倍倍尔和李卜克内西领导的德国社会民主工党(爱森纳赫派)实行合并。统一了的党采取德国社会主义工党的名称。——第25页。
  [42]马克思认为《资本论》法译本的出版具有重大意义。他认为这对法国人摆脱“蒲鲁东把他们引入的谬误观点”是重要的(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31卷第546页)。
  因此,早从1867年起在巴黎就通过维·席利同埃·勒克律进行了谈判,后者已着手与莫泽斯·赫斯合译。根据1868年1月24日席利给马克思的信判断,埃·勒克律和莫·赫斯与其说是要翻译《资本论》,不如说是要给法国读者搞个缩写本。谈判拖了将近三年,毫无结果。《资本论》法文版1874—1875年才问世(见注359)。——第25、264、678页。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