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恩列毛著作 >  正文

恩格斯致马克思 1868年2月11日

2017-06-15宣讲家

  伦敦
  1868年2月11日于曼彻斯特南门街7号
  恩格斯的便笺
  摩尔先生[注:“先生”两字是印好了的;这封信是用“欧门—恩格斯”公司的公用笺写的。——编者注]:
  你的来信和你的可尊敬的秘书[注:劳拉·马克思。——编者注]的来信,都收到了,现将维也纳报纸的剪报和迈耶尔的信寄还。魏德迈一家遭到多大的不幸啊![50]我认为,应该给《辩论报》寄一篇文章(通过李希特尔),要趁热打铁。[51]这篇文章本周内就送走。法兰克福《行市报》上的“专家评论”可笑极了!明显的是,这些维也纳作家,这些饱经世故、老谋深算的犹太人,认为奥地利以外的德国报刊是可信的。
  杜林使我很开心。不用说,攻击罗雪尔、穆勒等人,是他求之不得的,但是,他的评论[注:欧·杜林《马克思〈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编者注]的羞羞答答的腔调同这本小册子[注:欧·杜林《贬低凯里的功绩的人和国民经济学的危机》。——编者注]的厚颜无耻是多么不同啊!
  我也不相信会爆发战争,即使因为和平同盟认为战争是不可避免的;在萨多瓦之后[52],不管怎样,波拿巴不搞大联盟是不会对德开战的。因为他顶多只能指望奥地利(英国在军事上从来都不在考虑之列,现在更不会考虑在内),而他的对手会又是普鲁士和俄国,所以他的情况糟透了。意大利也不会采取什么行动,何况波拿巴在那里已经自己把自己搞臭了。他走进了死胡同。甚至伟大的卡尔·叔尔茨,即前大学生富尔茨将军,已将此事秘密告知俾斯麦了[53]。
  七点了,我还没有吃饭。还得先跑回家去,今天就写到这里。
  你的  弗·恩·
  注释:
  [50]迈耶尔在1868年1月26日从圣路易斯给马克思的信中谈到魏德迈的妻子路易莎·魏德迈去世的消息。——第33页。
  [51]恩格斯的这篇文章未能找到。——第33页。
  [52]普奥战争的决定性战役,于1866年7月3日在离萨多瓦村不远的凯尼格列茨(现在的赫腊德茨-克腊洛佛)城郊进行。萨多瓦战役以奥军大败告终,这证明普鲁士的军力和经济力都增强了。——第33页。
  [53]恩格斯指叔尔茨1868年1月在柏林同俾斯麦的会谈。叔尔茨向俾斯麦保证,拿破仑第三在美洲并不受欢迎,如果德国向法国开战,美国不会支持拿破仑第三。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抨击性小册子《流亡中的大人物》中讽刺地描绘了叔尔茨的早期活动(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8卷第259—380页)。——第34页。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