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恩列毛著作 >  正文

马克思致恩格斯 1868年3月6日

2017-06-15宣讲家

  曼彻斯特
  1868年3月6日[于伦敦]
  亲爱的弗雷德:
  非常感谢你寄来十英镑。
  迈斯纳答应寄来的几号《社会民主党人报》没有收到。可见他一点也不认真。例如,指定给巴黎的那些份,也没有寄去。尊敬的莫泽斯在那里拖了好久[57],以致现在《法兰西信使报》终于声明,由于不断罚款等等,它很快就要完全退出舞台。
  我没有看到艾希霍夫的大作,我老早就根本看不到《未来报》了。[58]因为艾希霍夫的兄弟[注:阿尔伯特·艾希霍夫。——编者注]是个书商,他专门跟政治经济学书籍打交道(他是杜林博士某些著作的出版者),这就使艾希霍夫有充分的理由就这个题目作讲演。
  我的头疼极了。但只要痈的最后一点痕迹消失了,头很快就会不疼的。
  我昨天又给荷兰[注:菲力浦斯家。——编者注]写信了,因为情况紧急。老拉法格已经在波尔多办妥一切必要的手续如结婚启事等等,并将一切必要的证件寄来了。现在他期望,婚礼下月初在伦敦举行,年青的一对再到巴黎去,他稍后也去。不过我们这里还未敢在启事方面采取必要的步骤,因为我妻子目前连最必要的东西也没有能给劳拉准备好。尊敬的弗莱里格拉特倒是很容易就弄到了这一切,不过他也正是在这方面是“高尚的”。
  最后,等这桩事办完,整个家庭费用就会大大减轻,由于拉法格几乎是住在我们这里,所以家里的开支增大,是非常明显的。
  至于“评论文章”,我认为,你供完李卜克内西之后,就别给德国报刊写文章了,只给英国写点。第一,英国的评论文章对德国的反作用较之后者对前者的反作用要大得多;第二,英国毕竟是个可以靠这种东西挣钱的唯一国家。
  麦克劳德先生居然能把他那本又庸俗又迂腐烦琐的关于银行的书[注:亨·麦克劳德《银行业的理论与实践》。——编者注]拿去出第二版。他是一个目中无人的蠢驴,他把每一个陈腐的同义反复一是套上代数式,二是用几何图形画出来。我在由敦克尔出版的那个分册中已经狠踢了他一脚。[59]他的“伟大”发现:信贷即资本。
  祝好。
  你的  卡·马·
  注释:
  [57]指莫泽斯·赫斯关于《资本论》第一卷的文章,他早在1867年11月就开始准备这篇供法国报刊发表的文章。马克思建议他在这篇文章里扼要地就《资本论》阐述一下价值理论。在1868年,赫斯曾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力图将该文发表在各种报纸上,包括《法兰西信使报》和《独立道德》。文章后来情况不详。——第39、124、678页。
  [58]指报纸上对威·艾希霍夫在1868年3—5月于柏林以《现代商业危机的原因》为题所作的一些讲演的报道。讲演的报道发表于《未来报》和《北德总汇报》。艾希霍夫在这些讲演中引用了《资本论》和《共产党宣言》。——第39、41、61、89页。
  [59]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3卷第51、133页。——第40页。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