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恩列毛著作 >  正文

马克思致恩格斯 1868年3月23日

2017-06-15宣讲家

  曼彻斯特
  1868年3月23日于[伦敦]博物馆[注:英国博物馆的图书馆。——编者注]
  匆匆!
  亲爱的弗雷德:
  我以为劳拉已经把收到四十英镑的事告诉你了。她再次肯定说,我没有叫她办这件事。因此,发生了误会。
  整个上星期,我身上出现好几处脓肿,左腋下的这个鬼东西特别顽固和难治。不过,总的说来,我还是感到好多了,我实际上正在恢复健康,相信病已接近尾声。
  同时寄上施韦泽的信,用后请退还。迈斯纳写了几行字给我,谈了他所干的蠢事,他曾告诉施韦泽说,在我表态以前,要他暂停发表他搞的摘录[注:见本卷第535页。——编者注]。多蠢呀!我立刻想办法纠正了。不管施韦泽有什么旁的用心(例如,气一气哈茨费尔特老太婆,等等),——在这一方面应当对他作应有的评价;虽然他有时候犯错误,但他研究过此书,并且知道重心在哪里。这种“不良意识”毕竟比海因岑其人的“正直意识”或者小威廉其人的“高尚意识”要有益得多!
  黑格尔忘了指出懒惰是“高尚意识”的重要因素。
  其他事情,下次信再详告。
  祝好。
  你的  卡·马·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