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恩列毛著作 >  正文

马克思致恩格斯 1868年4月11日

2017-06-15宣讲家

  曼彻斯特
  1868年4月11日于伦敦
  亲爱的弗雷德:
  我们大家,特别是杜西首先向长眠的尊敬的刺猬表示哀悼。
  今天收到鸦片处方,很好。你走后,腋下的痈把我折磨得够厉害的。
  现在住在巴黎的年青的一对的消息最令人宽慰。显然,他俩非常美满。拉法格寄给我一本霍恩的小册子[注:伊·爱·霍恩《法国财政状况》。——编者注]和另一本关于法国财政的小册子。后者没有意思,前者我过几天寄给你。我写信对拉法格说[注:见本卷第532页。——编者注],他在“这种关键时刻”还有时间想到我,并且给我寄印刷品来,这就证明,“他属于一个比欧洲人种更好的人种”[注:暗指佐伊默的诗《蒙昧人》。——编者注]。我们经常互相“嘲笑”。
  《动产信用公司史》[注:姆·埃卡尔《动产信用公司史。1852—1867年》。——编者注]我读过了。至于问题的实质,那末,说真的,我多年前业已在《论坛报》上对此做了更好的阐述[79]。这位作者熟悉业务。他本人是巴黎的银行家。但实际上,除了“信用公司”本身在其报告中引用的以及交易所牌价载明的官方材料外,他没有什么别的材料。秘密材料只有通过法院途径才能弄到。但最使我吃惊的是:真正的骗局竟全部转化为交易所的证券投机了,而在这方面,尽管不断乔装打扮,但实质上从罗时期以来就没有什么新东西了。无论是拉芒什海峡的此岸或彼岸都一样。在这些事情上有意义的是实践,而不是理论。
  附上库格曼的信(要退回)。你走后,我给他写了信。[注:见本卷第529—531页。——编者注]但由于左臂的影响,我现在写字有困难,所以,我给库格曼附去了弗莱里格拉特给我的信,以便他得到足够的文字材料。为了回答他过去的询问,我还在信中告诉他,我无论如何要到他那儿呆几天。但他“弄错”日期了。不会那么快。
  别忘了把施韦泽的信交下次邮班寄给我。
  从今天《泰晤士报》(电讯栏)上你会看到,我们在日内瓦已经取得了完全的胜利:劳动时间从十二小时缩短为十一小时,工资增加了百分之十。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你刚走,一位从日内瓦来的代表[注:格拉利亚。——编者注]就到这里来了。工人派使节到伦敦,到这个可怕的秘密法庭,这件事具有决定性意义,就象以前巴黎铜器工人罢工时的情况一样。[80]厂主们信服伦敦的威力和战斗基金会了。这将向英国和大陆的工人表明,如果他们真正提供足够的经费等等供我们使用,他们以我们组织为代表会拥有何等的力量。
  威廉和济贝耳的信现退还。你这篇稿子[注:见本卷第56页。——编者注]没有发挥你那通常的流畅文笔。我的左臂今天痛得特别厉害。只要一止住痛,我就会把稿子连同我认为必要的一些修改意见寄还给你。
  孩子们向你衷心问好。说真的,即使为了他们,我也希望你住在伦敦,而不是住在曼彻斯特。
  我向白恩士女士问好。
  你的  卡·马·
  注释:
  [79]马克思指1856—1857年他在《纽约每日论坛报》上发表的专门论述法国股份银行“动产信用公司”的几篇论文,即《法国的Crédit  Mobilier》(一组文章)和《Crédit  Mobilier》(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2卷第23—40、218—227、313—317页)。——第58页。
  [80]1868年3—4月,日内瓦三千名建筑工人举行罢工。工人们要求把劳动日缩短为十小时,提高工资,用计时工资代替计日工资;在国际日内瓦各支部中央委员会的倡议下,其他各工业部门的工人也纷纷支援罢工工人。由于总委员会在英国、法国和德国工人中间组织募捐予以支持,日内瓦工人取得了罢工的胜利。
  1867年2月巴黎巴尔伯吉安厂的铜器工人实行罢工。工人要求规定固定的计件工资。1月25日巴黎铜器工人互助会(Société  de  credit  et  de  solidarité  des  ouvriers  du  bronze)向自己的会员发出了一个通告,号召准备全面罢工以示声援。为了对抗罢工,一百二十家企业老板于2月14日集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决议中他们以同盟歇业为威胁要求在2月25日以前解散互助会。2月24日举行的、约有三千名铜器工人参加的全体大会决定同企业主进行斗争。铜器工人互助会立即专门派了几个代表到伦敦去向总委员会报告有关的情况。根据总委员会委员荣克、杜邦等人的倡议,开始募捐支持巴黎工人。总委员会所组织的声援巴黎铜器工人的广泛运动,大大地激励了罢工工人的战斗精神,并使企业主的立场动摇。3月24日,企业主联合会代表同意个别工种实行固定计件工资。——第59、229、235页。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