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恩列毛著作 >  正文

马克思致恩格斯 1868年4月18日

2017-06-15宣讲家

  曼彻斯特
  1868年4月18日[于伦敦]
  亲爱的弗雷德:
  今天以前,我一直卧床不起,不能外出。手臂发炎,严重化脓,不能穿衣服,稍微一动就痛。今天早晨,脓已经完全收了,而露着的伤口正在迅速愈合。我今天又要外出了。但愿现在能靠砒剂来结束这可恶的病。
  附上福克斯寄来的维也纳的材料,铅笔记号是他划的。
  星期二我必须为杜西交五英镑学费和一英镑五先令体操学校学费。如果你能马上寄来这笔钱,我将为孩子感到很高兴。
  旅行不必着急。库格曼太急于作结论了。我只写信告诉过他,我迟早是会去的。[注:见本卷第534页。——编者注]
  从附上的贝克尔的呼吁书[84]中又可看出,纪律性是多么差。我们在伦敦各工联中已经暂停募捐,巴黎人也这样做了,因为还需要钱的事,是现在才通知我们的。如果当天他们就从日内瓦打个电报来,一切都会办妥了。
  祝好。
  你的  卡·马·
  注释:
  [84]约·菲·贝克尔关于从物质上援助日内瓦罢工的建筑工人呼吁书《国际工人协会。告说德语的全体工人书》(《Internationale  Arbeiterassociation.Zuruf  an  alle  Arbeiter  deutscher  Sprache》),1868年4月11日在日内瓦发表。——第62页。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