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恩列毛著作 >  正文

恩格斯致马克思 1868年6月26日

2017-06-15宣讲家

  伦敦
  1868年6月26日于曼彻斯特
  亲爱的摩尔:
  昨天晚上我给你写信以后,到龚佩尔特那里去了一趟,想问他一下关于猩红热的事,但是他房子里挤满了病人和所罗门人,我无法好好同他交谈。所以我今天再次到他那里去,我问他,鉴于艾伦生病,他能不能给我推荐一位医生。他说,在这种情况下,最重要的是要有这么一个人,他住在附近,即使这个人不怎么高明,这样,在紧急的时候他一天能来三四次,而且还能随请随到。他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拉法格完全能够胜任;如果你想再请一位医生协助,最好问问艾伦,让他给你介绍一个住在附近的医生。总的说来,最主要的是要有尽可能多的新鲜空气;他自己通常开的处方是用水加醋当洗药,并用漂白粉在室内消毒;但这一切是不能远距离指挥的。对于这样的急性病,药物不起多大作用。
  我在前天第二次寄给你十英镑(两张五英镑银行券),大概你已收到。现再附上五英镑:S/K46795,下星期再寄一些给你。
  总之,龚佩尔特给了我很大的安慰,并证实了今年流行的这种病是特别轻的。
  莉希担心,你们可能会认为杜西的病是在这里传染上的,她要我写信告诉你,在这里大家都很健康。
  请代我衷心问候你的夫人、两个病人、劳拉和拉法格。
  你的  弗·恩·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