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恩列毛著作 >  正文

恩格斯致马克思 1868年9月24日

2016-12-19宣讲家

  伦敦

  1868年9月24日于曼彻斯特

  亲爱的摩尔:

  这就是为什么施韦泽要给你写那封阿谀奉承的信的原因![注:见本卷第147—150页。——编者注]这家伙在写信的时候,显然知道他面临着什么情况。从一个方面讲,能够抛弃严格的拉萨尔戒律,对他也许并不十分不愉快。但从主要方面讲,失去“严密的”组织和不能再扮演独裁者,对他无疑是个不幸。拉萨尔宗派大言不惭地说,只有它才是德国的“党”,这种说法现在自然已经完蛋了,这个宗派将逐渐灭亡;在贝尔格区这个宗派的真正诞生地,它的垂死挣扎将拖得最长。

  不过,威廉正确地预感到,他的联合会也要受到打击。那更好。这些家伙的小资产阶级的、人民党的、联邦主义的丑态,同样一文不值。政府看到不能利用工人来反对资产阶级之后,就开始拚命迫害他们,这倒也好。这无疑是会以某种形式表现出来的。

  这个威廉又是个什么样的同志啊!他和施韦泽订立“某种联盟”[注:见本卷第121—122页。——编者注]还不到四个月,如今他们又争吵起来,他抱怨说,那个人太“狡猾”。这一切他事先就知道,——但他“派去监视他”的这些家伙可真是不错!

  你要到处散发什么样的声明?[166]其中必定有关于“个人”的美好字句,这些话威廉可以解释一番用来反对巴普提斯特[注:约翰·巴普提斯特·施韦泽。——编者注],而巴普提斯特可以解释一番用来反对威廉!谁一旦被南德意志民主主义者迷住了,谁就永远不能摆脱它。可以设想,威廉会给司徒卢威写信的。

  施略费尔(老头)在西里西亚又出现了。《未来报》上的某些奇闻我夹在《社会民主党人报》里,现随信寄还。

  你要是去纽伦堡就好了!你在那里会得到补偿,而且此后又可能重新开始你的苦难历程。我告诉你,这个家伙还是弄不清你和司徒卢威的区别。

  由于全德工人联合会的解散,威廉现在可能要转载我的小册子的有关部分,在这本小册子中,我已经向拉萨尔派先生们预言过这一切。你以为怎样?我可以替他整理一下,因为我这里还有几本。[167]

  你的  弗·恩·

  注释:

  [166]李卜克内西在大约1868年9月16日给马克思的信中建议起草一份告德国工人书,呼吁联合和批评反对社会民主党统一的人。——第152页。

  [167]1868年9月底恩格斯写了《论拉萨尔派工人联合会的解散》一文,其中摘录了他的小册子《普鲁士军事问题和德国工人政党》中的几段话(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6卷第368—371页)。——第153页。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