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恩列毛著作 >  正文

马克思致恩格斯 1868年9月26日

2015-12-11宣讲家

  曼彻斯特

  1868年9月26日于伦敦

  亲爱的弗雷德:

  五英镑收到了,非常感谢。这些卑微的小铺老板是一个可怜的阶级。我的妻子当即把钱送到债权人家里去了。他本人这时“已经破产了”(而他在他那类人中间还是个十分体面的人)。他的妻子流着眼泪替他收下了钱。这些小铺老板中有相当一部分人,甚至大部分人经受着无产阶级的一切灾难,而且他们还要“担惊受怕”和“饱受体面的束缚之苦”,但就是缺少优秀工人所固有的自尊心。

  顺便说一下,在此以前一直存在于工联当权者之间的、事实上使他们的活动瘫痪多年的争吵,终于和解了。工联伦敦理事会(奥哲尔之流)、伦敦工人协会(波特尔之流)和联合工联(它们的中央现在好象是在设菲尔德,但它的驻在地年年变换)终于达成了共同行动的协议。[171]这是资产阶级对工联进攻的结果。

  现将施韦泽的最近几号报纸[注:《社会民主党人报》。——编者注]寄还给你,因为你给威廉的报纸[注:《民主周报》。——编者注]写文章[注:弗·恩格斯《论拉萨尔派工人联合会的解散》。——编者注]时也许用得上。就把它们保存在曼彻斯特吧,但在需要时要能找得着。我不相信施韦泽已经预感到了将要面临着的打击。如果是这样,他大概不会对“严密的组织”如此大吹大擂了。[164]我认为,促使普鲁士政府采取这一坚决步骤的是国际工人协会。至于施韦泽给我的那些“热情的、兄弟般的”来信,那只是说明他担心现在有了纽伦堡决议[172]我会公开出面支持威廉而反对他。汉堡事件[129]后进行这样的论战毕竟是不适当的(这个庸人竟写信给我,问我是否愿意亲自到汉堡“去接受应得的桂冠”!)。

  对于德国工人阶级来说,最需要的是停止搞官方恩准的鼓动。这种用官僚主义方式严格训练出来的民族,需要读完“自助”的全部课程。另一方面,他们无疑具有这样的优越性,即同英国人相比,他们是在发展程度更高得多的时代开始搞运动的,而且作为德国人,他们有善于总结的头脑。埃卡留斯对笼罩着纽伦堡代表大会的一片议会式的客套和礼节(特别是同布鲁塞尔的法国人相比)极为赞赏。

  西班牙的情况还成问题,但我总觉得,运动即使可能遭到镇压,也只是暂时的。然而有一点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些领导人没有等到“无辜的女人”[注:伊萨伯拉二世。——编者注]离开西班牙去拜访波拿巴的时候。波拿巴本人真的没有插手整个这一事件吗?

  祝好。

  你的  卡·马·

  施韦泽最可笑的一个行动——他的队伍的偏见和他作为全德工人联合会主席的职务非使他这样做不可——就是他不断地用师长的语言[注:贺雷西《书信集》第1册第1封信。——编者注]发誓,并且每当向真正工人运动的要求作新的让步时总是诚惶诚恐地辩解说,这种让步并不违背唯一拯救众生的拉萨尔信条的教义。汉堡代表大会完全正确地、本能地感觉到,真正的工人运动(工会等等)对全德工人联合会这个拉萨尔宗派的特殊组织是个威胁,而且一正式参加这个运动,它就会失去那些使它自豪和有存在意义的特点。

  注释:

  [129]1868年,全德工人联合会(见注41)中的先进分子在工人运动的经验的启示下,特别是在国际和马克思《资本论》的思想的影响下,开始抛弃拉萨尔的教条。拉萨尔派的领导人害怕在工人中失掉影响,不得不大耍手腕。1868年7月10日《未来报》第266号和1868年8月21日《社会民主党人报》第98号上发表的即将在汉堡举行的联合会大会议程中列入了下列几点:关于展开争取完全的政治自由的鼓动,关于马克思的《资本论》和关于工人阶级的国际合作。马克思在《致全德工人联合会主席和理事会》(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6卷第358页)这封复信中对这个议程作了评价。马克思在给恩格斯的信中谈到自己的回答时写道,他祝贺拉萨尔派,因为“他们放弃了拉萨尔纲领”(见本卷第134页)。

  在汉堡举行的大会(1868年8月22—26日)通过了下列重要决议:原则上同意罢工运动,一致承认,“马克思的着作《资本论》对工人阶级作了不可估量的贡献”,最后,指出了各国工人共同行动的必要性。但实际上拉萨尔派的领导人继续阻挠联合会加入国际,而且仍然保持原来的立场。——第118、121、150、157、160、550页。

  [164]指施韦泽因莱比锡警察当局在1868年9月解散全德工人联合会而写的告全德工人联合会会员书。告会员书发表在1868年9月20日《社会民主党人报》上。——第151、157页。

  [171]指英国各工联在1868年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达成的协议。这次代表大会是为了进行争取工联完全合法化的斗争而召开的。从那时起代表大会定期召开,而且很快就建立了代表大会的执行机构——领导了这一斗争的议会委员会。

  关于工联伦敦理事会见注30。

  伦敦工人协会由波特尔及其追随者发起,于1866年成立,目的是组织争取工联在英国议会中的代表资格的运动。波特尔的纲领从一开始就带有改良主义的、妥协的性质;为了讨好工人,他和他的追随者表面上支持普选权的要求,但实际上准备向资产阶级让步并接受对选举权的任何一种残缺不全的改革。事实上,波特尔建立的协会的活动是针对改革同盟(见注205)所领导的争取普选权的运动的,而改革同盟的纲领和策略是在马克思的直接影响下制定的;马克思竭力争取实现英国工人阶级的独立的和不依赖资产阶级政党的政策。

  联合工联这里指的是1866年6月在设菲尔德召开的工联代表会议上成立的工联全国联合会(United  Kingdom  Alliance  of  organised  Trades)。加入联合会的有五十三个工联,会员总数将近六万人。联合会存在到1870年底。——第157页。

  [172]关于纽伦堡代表大会的决议见注132。——第157页。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