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理论 > 马克思主义理论 > 马恩列毛著作 >  正文

恩格斯致马克思 1868年9月30日

2015-12-11宣讲家

  伦敦

  1868年9月30日于曼彻斯特

  亲爱的摩尔:

  既然你以德国书记的身分同施韦泽发生了联系,我看,你在他和威廉之间除了保持完全中立——至少在正式出面时——外,不能有别的做法。据我所知,拉萨尔派在汉堡接受了你们的纲领[129],所以不能指望有更多的东西了。目前就是要让施韦泽自己毁掉自己。如果我们亲身在德国,那情况就不同了。

  从上一号《社会民主党人报》里我已经看出他想把“严密的组织”转入工会。现在倒要看看他能否成功,我是不相信这一点的。工会的事是钱的事,在那里独裁会自行结束。而以此代彼远不象这个庸人所想的那么简单。

  委员会只有在本身直接或间接地受到攻击,或者协会的原则遭到破坏的情况下,才可以并且应该站到某一方面。委员会过去对巴黎人就是这样做的。

  此外,到现在为止小威廉的组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纽伦堡决议的结果如何?[132]协会真的加入了吗?会费交了没有?如此等等,这些我都一无所知。威廉针对施韦泽的罢工组织打算做什么?他还想组织什么?这一切我目前很不清楚。

  其次,假如你和总委员会发出反对拉萨尔派的呼吁,实际效果会怎样呢?我认为,非常之小,至多是使这个宗派本身结合得更加紧密。而指责他们什么呢?说他们不听从威·李卜克内西的指挥吗?当他们大家还信任施韦泽的时候,当李卜克内西和施韦泽还互相争吵的时候,任何关于联合的说教都是十足的愚蠢。

  在报刊上反对拉萨尔主义,这完全是另一回事。但是所谓要把它革出教门,那只能使正在瓦解的宗派重新巩固起来。

  如果你终于要给施韦泽写信,那末,我也要对他的独裁欲开导几句。他本来是打算事先把草案寄给你的。

  顺便说一下,艾希霍夫的信并没有附来。

  福格特[173]。关于这件事我没能写信告诉你,因为肖莱马在湖滨,当然,我自己也没有向任何人打听。昨天我才听说,讲演未能抵补开支,尽管福格特一年来一直作同一个讲演,但他还是讲得很乱,结结巴巴,经常重复,等等。讲演后,有几个人和他一道去餐厅,在那里一神论派教士施泰因塔耳(维尔特的老板的兄弟)和一个年老无聊的语言教师卡利施,还有一个什么人向勇敢的福格特提出了许多关于猿猴演进的问题,问得他晕头转向,他赶忙溜走了。据说他在这里总觉得很拘束,不自在,然而在布莱得弗德他却受到那样的款待,简直如同登上了天堂。他在同戴维逊的谈话中提出了一些意见,这使戴维逊后来有理由说,根据这些意见判断,福格特想必是一个什么都干得出来的大坏蛋。进一步的详情我再打听打听。无论如何,这家伙不会再到这里来了。

  你的  弗·恩·

  你也许很快就会从波克罕或者从我这里听到关于nervirerum[注:直译是:事物的神经;转义是:钱。——编者注]的情况。

  注释:

  [129]1868年,全德工人联合会(见注41)中的先进分子在工人运动的经验的启示下,特别是在国际和马克思《资本论》的思想的影响下,开始抛弃拉萨尔的教条。拉萨尔派的领导人害怕在工人中失掉影响,不得不大耍手腕。1868年7月10日《未来报》第266号和1868年8月21日《社会民主党人报》第98号上发表的即将在汉堡举行的联合会大会议程中列入了下列几点:关于展开争取完全的政治自由的鼓动,关于马克思的《资本论》和关于工人阶级的国际合作。马克思在《致全德工人联合会主席和理事会》(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6卷第358页)这封复信中对这个议程作了评价。马克思在给恩格斯的信中谈到自己的回答时写道,他祝贺拉萨尔派,因为“他们放弃了拉萨尔纲领”(见本卷第134页)。

  在汉堡举行的大会(1868年8月22—26日)通过了下列重要决议:原则上同意罢工运动,一致承认,“马克思的着作《资本论》对工人阶级作了不可估量的贡献”,最后,指出了各国工人共同行动的必要性。但实际上拉萨尔派的领导人继续阻挠联合会加入国际,而且仍然保持原来的立场。——第118、121、150、157、160、550页。

  [132]1868年7月23日,倍倍尔以德国工人协会联合会名义邀请国际总委员会出席纽伦堡代表大会,邀请书中写道:“列入议事日程的重要问题当中,……纲领问题占主要地位。我们……拟建议代表大会接受国际工人协会的纲领,……并建议该组织加入国际工人协会”。

  倍倍尔领导的联合会的纽伦堡代表大会,于1868年9月5日至7日举行。总委员会派埃卡留斯为正式代表,除他之外,还有国际的几个代表出席了这次代表大会。代表大会以多数票(六十九票对四十六票)通过了关于加入国际工人协会的决议,并通过了承认它的基本原则的纲领。在代表大会上选出了一个由十六名委员组成的委员会负责实地执行这一决议;这十六人于1868年9月22日由总委员会批准组成国际工人协会在德国的执行委员会。纽伦堡代表大会还通过了关于组织工会的决议,并听取了李卜克内西关于军备问题的报告,他在报告中要求废除现有的军队。——第121、136、160、169、270、312页。

  [173]指卡·福格特1868年9月在曼彻斯特席勒协会所作的讲演。见恩格斯就这个问题写的信《致席勒协会理事会》(《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6卷第366—367页)。——第161页。


(责任编辑:杨佩林)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