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企业天地 > 营销之道 > 营销理论 >  正文

“小三”之殇

2018-04-16和讯网

在中国,创业就像一场拳赛,被记住的只有最后两人。所有赌注和资本都被倾注在前两名身上,要么一统江山,要么被收购狠赚一笔。至于第三名,从来没人关心。

事实上,即便老大老二,也无不活在阴影下。昨天,摩拜被美团收购,王晓峰说:胳膊拧不过大腿,创业公司永远绕不开巨头。也许他还记得Uber被合并时的不甘。姚劲波也对摩拜和ofo投资人说过,你们要尊重下创业者的意思,也许,他们的梦想就是去敲钟呢?

今天正值清明节,我们想专门聊聊“互联网小三之死”: 那些不甘心的第三名,最后都去哪儿了?

共享单车:老大自己都卖了,“小三”复燃无望

近日,摩拜37亿美元卖身美团的消息一举震惊了整个互联网圈,也让原本焦灼的出行市场,再次躁动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这距离2016年4月7日摩拜单车首次亮相仅仅才过去了两年。这两年,共享单车以火箭班的速度崛起为超级明星,而后是合并的冗长肥皂剧,再是融资困难卖给巨头。

在共享单车概念兴起和资本追逐下,2016年成为共享单车的成立大年。据统计,该年共涌现25家单车公司,并在未来一年内迅速增长为45家。

但是在这一行中,摩拜和ofo有着明显的先发优势,无论从行业的市场占有率、品牌知名度还是用户活跃度,他们都稳稳占据这市场大头,将其他玩家拉后不止一个身位。

为了争抢注意力、融资、用户,行业 “老三”的位置成了很多小玩家争夺的焦点。据此前的采访显示,小蓝单车一直称自己是仅次于摩拜与ofo的第三;哈罗单车则更微妙的惯称自己为“行业前三”;曾有黄金衣加身的酷骑也对外宣称自己是行业第三。

然而在这个行业中,“第三名”却似乎是个诅咒。 自2017年6月起,悟空单车、3Vbike、町町单车相继倒闭;小鸣、酷骑和小蓝则不断被爆出融资失败。地位上的“显赫”没能挽回他们在这场单车大战中的颓势,当他们还在为活下去而努力时,摩拜与ofo的用户夺战却已几近收尾。

单车行业寡头格局成型的速度,来的出乎意料的快。经历了共享单车“死亡潮”的大浪淘沙,二三梯队的玩家先后被冲刷一轮,元气大伤。此后,行业的关键词变成“收购”。先是蚂蚁金服重仓哈罗,接着是永安行收购小蓝。再加上如今美团的入局,国内共享单车市场开始呈现出投靠“阿里+滴滴”的ofo与背靠“腾讯+美团”的摩拜背后“阿里系”与“腾讯系”共存竞争的新格局。

网约车:“小四”揭竿而起,扶 “小三”重新上位

2015年国内大大小小的打车软件大约有40多款,在当时的市场中,滴滴、快的和Uber是这部商战大戏的主角,三方像是坐在牌桌上的对手,不断的向用户、司机进行一轮轮的跟进补贴。这场补贴大战后来演变成微信和支付宝的支付大战,断断续续打了一年多。

回忆起那时的网约车市场,仍足以让很多涉足其中的资本、平台感到不寒而栗。在这场补贴大战里,滴滴和快的各自烧掉了十几亿元人民币,Uber中国烧掉了20亿美元。这种旷日持久、巨额成本的补贴,让阿里和腾讯BABA都直呼可怕。好处是,补贴相当于清场,在行业老大老二的血雨腥风中,被清除出场的是那些融资能力不足的“老三们”。在打了近两年之后,这场仗最终以滴滴收购Uber中国、合体快的结束。小玩家神州租车在合并的第二天股票下跌了4.8%,工作群里热闹非凡,在被问询怎样面对最强对手的抱团时,他们无法回答。

此役后,滴滴的市场估值达到350亿美元,成为一家巨型的准上市的公司。占据90%以上的市场也让滴滴成为网约车市场唯一有分量的玩家。

在人们都以为滴滴垄断市场成为网约车大战的终局时,在2018新年伊始,新进者美团“揭竿而起”,正式登陆上海,并拿下杭州的运营资质,开始全国化布局。随后那些在2017年走得并不顺利的二三线网约车玩家们一时间群雄并起,仿佛在一个月内悉数活了过来。

除了美团之外,高德、携程等新进玩家也开始蚕食滴滴的市场,高德顺势推出顺风车,携程宣布拿到“网约车牌照”。而沉寂已久的老对手易到、首汽甚至嘀嗒也开始重现生机。这些从网约车补贴大战时代存活下来的中小玩家,在严苛的竞争中不断积攒力量,以期能够在未来夺得更多的市场份额。

这个本以为已经结束的故事又开始了。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