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企业天地 > 企业管理 > 文化产业 >  正文

龙泉:文化魂,产业经

2013-08-22光明网



  文化,有的城市把他放在了博物馆供游客观赏,而有的城市则把他融入到了经济生活中,并创造出“两富”:精神富足和生活富裕。这个城市就是龙泉。

  从丽龙高速下来进入龙泉市区,映入眼帘的是主街道两旁的广告牌。和别的城市不同的是,徐朝兴、毛正聪、夏候文、陈阿金……这些青瓷宝剑大师的鲜活形象成了一道风景,让人一进龙泉便能感受到瓷都剑乡的魅力。而在市区的剑瓷西路上,公交站牌广告也被剑瓷大师们“占领”了。
  文化,在这座城市留下的印记让人一目了然。“来龙泉必做五件事:鉴瓷、论剑、登山、品茶、养生。”龙泉市委书记蔡晓春对记者说,在龙泉,生活是慢节奏,工作是快节奏。
  从经济层面看,龙泉与浙江其他县级市相比,并不占优势,但是文化产业占GDP的比例却是位列全省前名的。一方面得益于龙泉拥有的文化资源优势,另一方面则在于龙泉市委、市政府花大心思经营文化,并使传统文化朝着“大文化、大产业”方向发展。
  让青瓷走进寻常百姓家
  “一部中国陶瓷史,半部在浙江;一部浙江陶瓷史,半部在龙泉。”故宫博物院古陶瓷专家陈万里先生曾说。1957年,在周恩来总理的倡导下,濒临失传的龙泉青瓷技艺得以恢复。2009年,龙泉传统青瓷烧制技艺成为“世界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并作为全球唯一入选的陶瓷类项目。
  青瓷的名声打响了,但随之而来的问题也出现了。传统技艺烧制出来的青瓷一是产量小,二是价格贵,普通人很难接受。如何在高端化与产业化之间找到平衡点,龙泉走出了一条特色路。
  在金宏瓷厂三楼的一间展厅内,记者看到了这样一片景象:在七八十平米的展厅里,各种形状、各样规格的酒瓶一字排开,颇为壮观。据金宏瓷厂总经理助理叶建仁介绍,目前市面上能看到的酒品牌,大部分都是金宏的客户。
  “我们生产的酒瓶一般价格在两三百,一些人喝完酒后,酒瓶不会扔掉,会拿去收藏。”叶建仁对记者说,金宏去年的销售额在1.7亿元,其中酒瓶就占到了七八成。
  金逸林是金宏瓷厂的创办人,也是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1998年,龙泉国有瓷厂破产倒闭,一年后金逸林租下300平米的厂房,办起了金宏瓷厂,开始专业生产酒瓶。
  “我决定抛弃传统工艺瓷,走产业化的道路。”金逸林说,要让名酒配上名瓷。按照这个思路,金逸林高薪聘请了多名专业设计师开发新产品,并且让设计人员成为该厂的股东。“酒瓶等容器不比一般的艺术瓷,容积大小会影响酒的容量,对尺寸的要求更是小到头发丝,做起来比工艺品更难。”
  从2011年开始,金逸林用隧道窑替换了个别煤气窑炉,不仅节能30%,还让产品受热均匀。“现在我们的产品合格率在99%,远远超过同行业其他企业。”叶建仁说,开始时候是几十元一个瓶子供给黄酒企业,现在已经是几百元至上千元的高档酒瓶。同时,“花雕酒”、“会稽山”、“二锅头”、“茅台”、“张裕”等厂家的订单纷至沓来,日本的名酒“聘珍楼”也慕名而来。
  “只有让普通人都用得上,龙泉青瓷的价值才能体现出来。”叶建仁说,接下来金宏瓷厂还要增加产品类型,例如生产工艺品、日用瓷等。据介绍,金宏瓷厂拥有自己的研发设计团队。谈及研发设计,叶建仁说龙泉发展青瓷产业有先天优势。“最重要的是人才和品牌优势,金宏的研发人员几乎都是龙泉本地的,熟悉烧制技术,有了人才优势,技术优势就出来了。”
  与金宏瓷厂大规模生产不同的是,龙泉还有不少“小作坊”。这些小企业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前店后厂。“后边就是我的工厂,龙泉很多制瓷人家都和我一样,前边店,后边厂。”一位店铺老板向记者介绍说。

  据了解,2012年龙泉市文化产业法人单位285家,占全市法人单位的12%。为了培育这一市场,龙泉政府出台了不少扶持政策。例如龙泉市财政每年安排1000万元专项资金,用于扶持青瓷宝剑文化产业发展(包括产业转型升级、国内外品牌推广等)。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