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企业天地 > 企业管理 > 通信IT业 >  正文

提速降费联通样本:交钱更多网速却不一定更快

提速降费联通样本:交钱更多网速却不一定更快

2016-02-29中国青年报

  “提速降费”让人们在互联网时代驶上信息高速路,获得公众大力点赞。但对有些用户而言,“提速降费”的梦想却难以照到现实,在政策的实施和具体执行过程中,“提速降费”在有的地方被卡在“最后一公里”:有用户升级网络服务套餐,交纳了更多费用,可网速却不一定更快;不少地区光纤改造“越往市中心越难推进”;一些老旧居民小区光纤改造成本高,也有的要被收取高额“入场费”……

  作为一项国家政策,电信行业的“提速降费”已开展近一年。

  从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高速宽带网络建设推进网络提速降费的指导意见》,到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关于实施“宽带中国”2015专项行动的意见》,再到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三大运营商相继公布各自实施方案,“提速降费”在政策层面获得大力推进。但在实际生活中,却存在“最后一公里”现象。

  为什么交钱更多,网速却不一定更快?

  交了钱,给宽带升了级,贺宁伟(化名)却感觉“很郁闷。”

  2016年春节前,贺宁伟在小区附近的联通营业厅升级了家里使用的宽带套餐,虽然每年要交纳的宽带费用从1280元上涨到1680元,想着家里能用上网速为10M的网络,他还是觉得“这笔钱花得值”。

  但出乎意料的是,本想在春节假期体验高速网络的快感,但之前办理的10M网速宽带网络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用家里的网络看iPad、看视频经常卡顿,特别是到了晚上,“就看着那个圈转啊转的,急死人!”小贺困惑地说,“之前以为钱交得多,网速就会快,但实际上网速根本没提升,跟我原来(每年)交1280元时4M的网速是一样的。”

  贺宁伟去营业厅咨询时,被告知,他遇到的看视频卡顿或下载东西不快的情况,可能是因为网速受到网络资源和下载工具的影响。“如果使用网络的终端多,或者网络资源不稳定,下载缓慢或者卡顿的情况都是正常的。”

  营业厅客服人员告诉他,更主要的原因是,“他们是老旧小区,用户们使用的宽带还是原来那种铜芯的老旧装备,没办法提速。”由于他们所在的小区尚未实现光纤改造,即使业主缴费升级了网络套餐,也无法整体提升宽带网速。

  贺宁伟的困惑仍未解除,“既然网速一时不能提高,按照‘同质同价’的道理,我使用4M网速为什么不能按实际网速收费,而要和10M的收费标准一样高呢?”

  对他的疑问,营业厅人员告知,合约中提供的网络服务并没有绝对固定的网速值。“在4M~10M之间的速度范围内都是正常的,就是这样规定的,我们也没办法。”

  贺宁伟本来兴冲冲地指望“提速升级”的热情被浇下一盆凉水,“花了更多的钱,却使用着最低的网速,这真是郁闷到家了!说好的‘提速降费’呢?”

  光纤入户遭遇“拦路虎”

  贺宁伟的遭遇并非个案。而既然网络设备老旧,为什么不在小区内开展光纤改造?

  贺宁伟所在小区的负责人表示,如果改造现有网络线缆,实现光纤入户,需要在小区的地下和楼层间铺设新的光纤线缆,成本很高,也容易引起一些业主反感。

  李明宇是某电信运营商的一位网络工程师,他在工作中遇到很多因宽带装备老旧却难以进行光纤改造的情况。“不光用户急,我们也急,要落实国家‘提速降费’的政策,上面对我们是有任务要求的,我们去很多小区谈,想铺光纤进去,小区物业挡着不让进。”李明宇说。

  以北京为例,通过前期光纤网络改造,北京的城市小区和农村地区大部分区域都已经实现了光纤到楼或光纤入户,目前剩下的区域成了难啃的“硬骨头”,城区尤为严重。困扰运营商已久的“拦路虎”依然存在。

  据业内人士介绍,在一个小区里,只要有一户ADSL宽带(非对称数字用户线路)用户不同意进行光纤改造,相关设备就无法下电。由于这个物理原因,住在同一栋楼的其他宽带用户就无法享用光纤网络。

  据了解,北京联通目前宽带容量1074万门,拥有宽带用户450万户,占北京宽带用户的80%。在北京联通负责提供通信服务的一些机关、企事业用户中,超过70%仍在使用老旧铜缆承载的低速宽带。

  如何打通光纤改造“最后一公里”

  “谁知光世界,兆兆皆辛苦。”许多电信运营商员工对光纤改造发出如此感慨。

  一份电信运营商的内部报告显示,作为提速降费工作的重要环节,光纤改造往往在“最后一公里”遭遇困难:由于城市规划中没有预留基站、交接箱等通信设施的位置,宽带建设时破路施工和架设交接箱等设备时遭遇“协调难”,需要众多部门层层审批;由于不少用户担心穿线破坏墙体建筑等,对施工不配合,导致“入户难”;光纤进入社区时,相关开发商、物业等要求收取数十万元“入场费”,导致“入场难”。

  南京邮电大学信息产业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王春晖表示,出现提速降费“最后一公里”问题的根源在于,按以往房地产开发模式,在楼盘开发建设时为了减少成本,将基础宽带驻地网的建设任务交给了特定某一家电信运营商,导致后期的光纤改造工程难以推进,而且用户也丧失了自由选择网络运营商的权利。

  在王春晖看来,住宅小区内的驻地网无论谁投资建设,在业主入住后都属于业主的共有财产,理应由业主选择电信运营商。“小区物业公司和运营商签订的协议,处置了一个跟他们没有关系的驻地网。”

  “问题在存量,而不是增量。”王春晖说,目前我国大部分新建小区和楼房在宽带建设时,已经按照有关的国家标准开展,但一些老旧小区、机关单位因为光纤改造的成本较高,现在的宽带条件难以达到相应的要求。

  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曾剑秋认为,在光纤改造和入户各方利益博弈的过程中,需要考虑三个问题:谁进去?如何进行利益分配?怎样既使光纤资源共享,又使投资者能受益?

  “如何具体实施国家整体的宽带战略,如何有序竞争,如何合理地配置网络资源,这是目前的空白处,并没有具体的规则。”曾剑秋说。

  王春晖认为,要打通“最后一公里”的阻隔,应通过立法和制度性手段解决。“光纤改造、‘光进铜退’不只是企业行为,而是社会行为,一些小区物业公司收取进场费的做法应该被禁止。”

  此外,王春晖建议在一些光纤改造成本高、不易推进的老旧小区或机关大院,可以考虑通过建设高速、无线网络的手段实现网络改造和升级。

 

(责任编辑:张健)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