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企业天地 > 企业动态 > 国企 >  正文

2018央企合并 来得早 门道多

2018-02-05和讯网

2018年1月的最后一天,央企合并交出了2018年第一个答案,当日,经报国务院批准,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与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实施重组,后者整体无偿划转进入前者,以此为标志,国资委所属央企数目减少到了97家。

央企排名前两位“央企重组,任何情况都可能发生。”2017年9月28日,在回答外国媒体提问是不是南船和北船将会合并时,国资委主任肖亚庆给出了这样的回复,为央企合并留下了无限的想象空间。

现在,能源、军工领域央企的合作展示了这种可能究竟有多大。虽然在外界的认知上,本次重组涉及的两家企业在所有央企中影响力并不是很大,但其在国资委眼中重要性不比任何一家央企差。在重组之前的国资委央企名录上,核工业集团一直排在第一的位置,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则位列第二。

据介绍,国资委系统央企并不简单按资产多寡或者成立先后进行排名,而是有其自身的规律,一般来说,从事与军工行业有关的企业排名在前,核工业、航空航天、兵器工业等都排在前几位。

过去的2017年,中国国电与神华集团等3组7家央企实施重组,国资委监管企业户数调整至98家。这也符合国务院关于央企重组主要关注装备制造、煤炭、电力、通信、化工领域的要求。

一般来说,央企重组从得到国务院批准到最终成立要有一段缓冲时间,去年11月20日,国家能源集团重组大会在京召开,国资委主任、党委副书记肖亚庆出席会议并讲话。这是央企重组在2017年的最后一个动作,而此时距8月28日国务院批准、二者合并重组为国家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时间为三个月。

作为此次重组参与者,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于1999年在原中国核工业总公司所属部分企事业单位基础上组建而成,公司主业为“军工工程,核电工程、核能利用,核工程技术研究、服务”。而最终保留原有名称的中国核工业集团核电、核燃料循环、核技术应用、核环保工程等领域的科研开发、建设和生产经营,以及对外经济合作和进出口业务,是目前国内投运核电和在建核电的主要投资方。二者在业务上总体呈现建设和运营的互补关系,合并之后实现了核电产业链条的完整。

央企重组中,涉及能源、核领域的早有先例。2015年夏天,经报国务院批准,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和国家核电技术有限公司实施联合重组成立了中国电投。

对此,业内普遍认为,中核和中核建完成重组之后,有望凭借在核工业方面的专业生产能力和完整科研体系,成为不亚于“中国神电”的核电巨头。而核电产业也将迎来中电投、中广核、中核工业的“新三角”格局。

整合有门道

央企重组整合有着自己的操作模式和规矩,即使在用词上也会出现微妙的不同。“并入、合并、联合、划转”等不同词语出现在不同企业之间的整合中。

此次根据国资委发布的消息,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整体无偿划转进入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不再作为国资委直接监管企业,使用的就是“划转”一词。

2016年11月,中储粮和中储棉之间的整合为例,当时国资委给出的通告称“经报国务院批准,中国储备棉管理总公司整体并入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成为其全资子企业”,用的是“并入”一词,成立于2003年的中储棉正式淡出历史,成为中储粮的二级公司。

一年之后的2017年6月,中国恒天集团有限公司整体并入中国机械工业集团公司,成为其全资子企业,也使用了“并入”一词;8月,中国轻工集团公司、中国工艺(集团)公司整体“并入”中国保利集团公司,成为其全资子企业。

显然,这三起重组行动中,一方是中储粮、保利和中国机械这样的巨头,另一方则是央企中的小弟弟,双方实力对比悬殊,呈现的是大吃小、强吃弱的态势,被重组一方原有企业名称消失,退出央企舞台。

当重组的央企实力大致相同,则不存在谁吃下谁的问题,通常则是“合并重组”,合并之后一般原有企业名称都不再使用,而是以新的企业名称出现。

例如同在2017年夏天,中国国电集团公司与神华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合并重组为国家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就使用了“合并重组”,重组之后两家公司原有名称消失,新的国际能源名称确立,同时也被外界赋予了“中国神电”的俗称。

在重组后获得“神X”称呼的央企,还有当年的南北车合并之后新成立的中国中车(601766),以及宝钢集团有限公司与武汉钢铁(集团)公司实施“联合重组”后的宝武钢铁集团。

随着国资委系统央企数目逐渐减少,央企的经营表现也好于之前。2017年中央企业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6.4万亿元,同比增长13.3%,实现利润总额14230.8亿元,首次突破1.4万亿元,同比增长15.2%,增量增速双创五年来最好水平。


(责任编辑:王会丽)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