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学技术 > 科技动态 >  正文

联通混改总动员这四年 改革深水区的路径探索

2017-08-21中国青年网

从勾画蓝图到“设计图”,最终落实到一张张具体的“施工图”,4年间,新一轮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在各领域全面铺开。2016年9月,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鹤主持召开国企混改试点专题会,首次提出“混改是深化国改的重要突破口”。从“多点开花”到“一点突破”,这一不同寻常的表述标志着本轮国企改革进入2.0阶段。

“路线图”和“施工图”逐渐清晰

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2014年10月24日,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设立,办公室设在国资委。一张国企改革的新图谱就此展开。

每一次国有企业的发展和改革都伴随着特定的经济背景。

截至2014年,全国国有企业的资产负债率为65%,而全国非金融企业的平均资产负债率为60%。同时,国有企业的净资产收益率却不断下行,截至2014年末,全国国有企业的净资产收益率仅为5%,而地方性国有企业更是低至3.5%。

提高国有经济部门的效率,对支持整体经济增长和化解金融风险至关重要。

十八届三中全会对新时期全面深化国有企业改革作出了总体部署,在力度和深度上都打开了一个全新的局面。

2014年、2015年这两年,国企改革主要围绕顶层设计及多项试点工作推进,

2015年8月2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随着《指导意见》出台,“1+N”文件体系不断完善。各地也对政策进行了相应的调整细化,各地结合自身实际,制定出国有企业改革文件394件。

几乎同步推进的,是国企改革的试点工作。

2014年7月15日,国资委启动中央企业四项改革试点。2016年2月25日,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宣布推进10项改革试点,包括董事会职权,市场化选聘经营管理者,职业经理人制度,企业薪酬分配差异化改革,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中央企业兼并重组,部分重要领域混合所有制改革,混合所有制企业员工持股,国有企业信息公开工作,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和解决历史遗留问题试点。全国各地共启动国企国资改革试点147项。

国企改革“路线图”和“施工图”逐渐清晰。

混合所有制试点迈出“实质性步伐”

“混改”一直是国企改革中“难啃的骨头”。曾有媒体表示,混改在本轮国企改革的推进节奏一直慢于市场预期。

但是,在去年年底,这一进程突然提速,“大混改”时代开启。

国企第一批混改试点开始于2016年9月28日。这一天,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鹤主持召开专题会,研究部署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相关工作。会上东航集团、联通集团、南方电网、哈电集团、中国核建、中国船舶等央企和浙江省发改委负责人就列入第一批试点的混改项目实施方案做了详细介绍。

2016年12月19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要求在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七大领域迈出实质性步伐。

刘鹤曾表示,“在这些关系国计民生和经济安全的重要领域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表明了推进这项改革的决心和信心。”

今年全国“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在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领域迈出实质性步伐”,又一次对混改提出明确要求。

“突破口”并不意味着混改会在2017年大面积铺开,国企改革还是以试点的形式推进,成熟一家推进一家。

但是,混改无疑已经成为下半年国企改革的主线。从行业分布看,前两批19家试点企业涵盖电力、铁路、民航、电信、军工五大领域,第三批试点将在前两批试点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大范围,地方国企被纳入混改试点范围。

推动实体经济结构性变革

央企效率低下、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首当其冲的原因是国资“一股独大”。大比例引入战略投资者,在构建多元化股权结构的同时,为国企带来社会资本的资源与活力。而在宏观经济增速放缓,社会总需求偏弱的背景下,引入有效的社会资本也有利于改善效率、共同承担经济周期带来的波动。

在1998年那一轮国企改革中,国企大面积亏损,资产负债率很高。在债转股、混改和破产重组这一系列措施作用下,国企资产负债率从65%降到55%。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研究员张明认为,最近几年,中国金融改革的步伐很快,但实体经济改革的步伐依然较慢。金融改革步伐快,造成金融机构混业经营加剧与流动性过剩。实体改革步伐慢,造成生产率增速以及实体投资回报率节节下降。加速实体经济的重大结构性改革变得十分必要。“重大结构性改革的提速不仅能够通过提高实体投资回报率来改变金融空转、纠正资金脱实入虚并消化金融风险,而且能够通过提振生产率来开启中国经济的新周期。在这些改革真正加速之前,判定新周期的到来有些为时尚早。”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表示,从各地出台的文件来看,未来国企改革将以混改为核心方向,主要涉及员工持股、引入民间战略投资者、资产证券化、组建国资投资基金和运营平台等方面。

■评论

国企产权改革从来都是难念的经

2004年8月9日,郎咸平发表题为《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的演讲,由此引爆了意义深远的“郎顾之争”,从郎顾之间的个人纷争发端席卷全国,其核心和实质还是那场关于“国企产权改革方向”何去何从的大讨论。

如今,回顾那段历史,“倒郎派”的“国企改革是大势所趋”,与“挺郎派”的“不能为了追求国有企业产权形式上的非国有化,牺牲国家的合法权益”具有同样积极的意义。但是,这也恰恰说明,国企产权制度改革从来都是一本难念的经,说明了为什么“混改”在本轮国企改革中,比其他内容推进的更加谨慎。

产权改革,一直是国企改革中的敏感问题。

1998年之后,“国退民进”的趋势大大加强,国企改革私有化成风,很多地方政府为响应政策,下命令、下指标、限时限量推进,一时间掀起了一股“卖”国企浪潮。中小型国有企业被简单 “一卖了之”,部分地方甚至出现了国资“全面退出”的现象,造成了国有经济严重损失。

2003年,在国务院新一轮政府机构改革中,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成立,这种“一卖了之”和“全面退出”的势头逐渐得到全面遏制。

国资委的成立,折射出国企改革思路的一定变化。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成为指导原则。

2006年12月,国务院转发国资委《关于推进国有资本调整和国有企业重组的指导意见》,提出要“加快国有大型企业的调整和重组”,同时明确了国有经济对军工、电网电力、石油石化、电信、煤炭、民航、航运等七大重要行业的绝对控制。2012年年底,针对MBO中出现的国有资产流失问题,国资委出台“五条禁令”。

但是,正如那场起始于2004年夏末秋初的大讨论,社会各界对国企改革的探索从未停止。

自2012年以来,中国民间投资增速持续下滑,由之前的30%以上下降至目前的不到10%。在2015年前后,民营企业投资增速降至国有企业投资增速以下。

去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了供给侧改革的五大任务,都涉及国有企业的顽疾。在我国资源禀赋发生改变的背景下,我们需要推动国有企业改革,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支撑中国经济在中长期内的可持续增长。

经过4年的改革动员,混改仍然是一场攻坚战。

国家开发投资公司董事长王会生曾撰文提醒,国企混改要突破“甩包袱”心态,“如果只将前景不好、需要调整退出的资产拿出来参与混合所有制改革,不仅不利于激发民营资本的参与热情,也难以深入推进改革。”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黄群慧认为,当前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最大障碍仍在于对国有资产流失的担忧,以及其他利益相关者权益受到侵犯的担忧。

但是,另一方面,国企去杠杆的大力推动以及各方强调建立改革的容错机制,说明决策层推进改革的意愿十分坚定。

“大混改”注定将成为这轮国企改革中不可错过的大戏。


(责任编辑:王会丽)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