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风采 > 海外文摘 >  正文

法兰西,妙不可言

2016-09-29《海外文摘》

  法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家?面对记者的提问,一个法国没落论者如此描述:这片土地上挥舞着充公和税务的大棒;它是一条在全球化浪潮中颠簸、岌岌可危的小船;它是一个年老力衰的国家。然而,俄罗斯青年亚娜·达拉索沃却毫不犹豫地说:“这是一个令人惊叹的美妙国度!”她在法国格勒诺布尔高等商校学习时爱上了阿尔卑斯山。硕士毕业后,亚娜·达拉索沃与当地一家企业签订了一份定期劳动合同,打算延续自己与法国的激情。这么想的不只她一个。
  在法国本地青年纷纷投入异国蓝天的怀抱之际,越来越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人却涌入了古老的法兰西。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最新发布的吸引力排行榜,法国名列最具吸引力留学国家第三位(每年接纳29万名外国留学生),仅次于美国和英国,超过了澳大利亚。首都巴黎则刚刚被英国调查机构QS选为“世界上最适合大学生的城市”。来自五湖四海的学生在一次调查中表达了他们对法国留学生活的满意程度。法国教育服务中心(Campus France,一个推动高等教育和留学交流活动的公立机构)对2万名留学生进行了一次问卷调查,结果显示,91%的在法留学生表示对自己的留学生活满意或非常满意,90%的留学生推荐法国为最理想留学国家。
  这样高的评价一点儿也不让24岁的帕特·乔西感到惊讶。这个来自印度的年轻人也是格勒诺布尔高等商校的学生,他说:“造物主对法国何其慷慨。”学校周边的风景似乎就是鲜活的证据。从里昂到巴黎、从蒙彼利埃到安西,出身富裕家庭的帕特·乔西乘着火车一寸寸发现法国的美丽。他的结论是:“这里有着世界上最好的交通系统。”
  美景、美食、丰富的文化活动和文化遗产……毫无疑问,外界对法国生活质量的评价极高。然而这种好评却成了法国没落论者的一个论据:在世界的眼中,法国似乎成为了一个只适合收集明信片、却在各种国际竞争中完全落后的国家。惟有帕特、亚娜以及其他来自著名的金砖五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南非)的留学生还愿意来到这个世界第五大经济强国,在它的高原牧场欢呼雀跃并尝一尝它的“臭奶酪”。
  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华朱和林湘(化名)彼此并不认识,二人一个在格勒诺布尔学习,另一个在巴黎,然而这两个上海姑娘却得出了一致的结论:相较于“世界工厂”中国的沸腾,法国给人一种缓慢前行的感觉。两个人去年8月刚到巴黎时受到了很大的冲击,那时的巴黎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人工作,这是与中国截然不同的生活节奏。“法国人有很多休息日。在中国,人们最多只有两周的带薪假期,而且你最好只休息一周,否则就不会有什么好评。节假日亦是如此。”24岁的华朱说。然而,她从不打算劝说法国工作者为了与中国竞争而牺牲自己的利益来献祭全球化的圣坛。“法国人注重生活质量。在中国,人应该工作、工作、再工作……最后人们忘了自己为什么工作!”华朱继续说道,她曾在皮埃尔·法伯的图卢兹实验室实习半年。在巴黎政治学院读研二的林湘也用流利的法语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在法国,人们有着平衡的生活观。人们会留出私人生活和娱乐时间,人生的成功不止取决于事业,家庭、朋友也非常重要。我觉得这种想法很积极。”
  爱在工作中打盹的法国人发展了丰富的纪实文学,他们大篇幅地描述法国职员如何每月辛勤地工作……35小时,同时还喊着自己“完全被压垮了”!但领略过法国职场的年轻外国毕业生,不论是中国人、俄罗斯人或是像帕特这样的印度人,却并不认同法国人是一副懒洋洋无所事事的形象,相反,他们更倾向于赞赏法国人的劳动能力,“虽然午餐时间长达两小时,但当职员们回到工作中时,我觉得他们精神很集中、效率很高。”帕特说。
  法国不仅仅是懂得生活艺术的国家,也是思辨的国度。即将毕业、正在巴黎阿尔斯通公司实习的留学生杰拉德·索尔说:“我来自巴塞罗那,但我对足球一点儿也不感兴趣。在西班牙时,听到的最多的就是足球的话题,真是受够了。但在这里,人们会很自然地谈到文化、政治……”巴黎八大政治学硕士、30岁的巴西姑娘罗伯塔·利玛做出了差不多的评价:“与我的国家相比,在法国,人们经常会谈到政治。参加聚会时,法国人会很自然地谈到政治。在巴西,这个话题只会让所有人厌烦,人们会对你说:‘政治就是那么回事儿。’但在法国,人们的政治意识很高。”
  如今在法国,关于思想、哲学的公开讨论已经大大减少,然而,其他地方的智慧之草还不如这里青葱,这个启蒙运动诞生的国度仍然被视为一片能够进行哲学思考的土地。来自纽约的留学生唐纳德对这片土地充满了赞叹:“哲学与社会融为一体。在图书馆里能找到伟大哲学家的所有作品,而在美国要上网订购。而对于café philo(定期探讨哲学问题的咖啡馆)美国人更是闻所未闻!”在寄给美国朋友的信中,唐纳德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他在巴黎的发现,“法国从高中起就开设了哲学课,或许是全世界唯一一个这么做的国家,我觉得这棒极了。”
  这个羞涩的美国人仍在学习法语。留学生组织联系了不少当地居民帮助留学生进行语言培训,头发花白的志愿者们愿意花数小时陪这些留学生练口语,并帮他们改正论文里的语法错误。纽约客唐纳德就是受益者之一。几乎每个周末,唐纳德都能透过窗户看见游行队伍声势浩大地走过法兰西共和国的广场和街道。负责帮助唐纳德学习语言的是一个70多岁的法国老人,他逗趣地对唐纳德说:“你应该加入游行队伍,这是一种提高法语水平的办法。”法式的社会运动总会引起相互矛盾的评价:一方面,外国留学生欣赏法国人的抵抗精神;另一方面,法国人如此热衷于游行,让人从中察觉到一种变革保守主义。众所周知,法国人享有很好的社会福利,他们躺在自己的利益之上,顽固地抵制改革,担心会失去一切,而不是做出必要的改变。
  法兰西民族永远不满意、从不记得感激令人开心的事。健康、教育、交通、文化、社保?接受问卷调查的来自全球数十个国家的2万名留学生异口同声地提出了法国人共同的缺点:“玫瑰人生”的国度总是喜欢把事情说得一团糟。巴西女孩罗伯塔很快就熟悉了法国遍地都是的牢骚话。“他妈的!”“该死的!”,“我在法国经常听到类似的词。等地铁要3分钟?该死的!在巴西,我们不会在公共场合如此频繁地听到这些词。”   法国国立高等纺织工艺学校(ENSAIT)位于公认的法国最贫穷城市鲁贝。这里每年接收的420名学生中有90名是留学生。该校国际部主任说,这些留学生不像法国人,他们到鲁贝时没有一点儿对当地的偏见。通过和一组留学生代表(一个爱尔兰女生、一个中国男生、一个日本男生、一个德国女生、一个秘鲁女生和一个冰岛女生)的座谈我们发现,这些留学生很清楚鲁贝及其周边地区不同于法国的蔚蓝海岸。这里的天空是灰蒙蒙的,商店的卷帘门上挂着“出售”字样的牌子,火车站周围聚集着流浪汉,但留学生们没什么不满。来自德国的梅丽莎说:“鲁贝当然不是一个美妙的城市,但我在德国已经看过了太多不可爱的城市。”这些留学生们对学校很满意,认为法国北方人很热情,除了爱抱怨。冰岛女生苏娜用了一个关于天气的比喻来描述法国人的这个毛病:“在我们国家,冬天既长又冷而且多雨,但是没人抱怨,我们知道冬天就是这样。当天气好时,我们就会很高兴!但是法国人正好相反:当阳光明媚时,他们无动于衷,而当天气差时,他们就开始抱怨。”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