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风采 > 海外文摘 >  正文

信仰自白

2017-05-02360doc个人图书馆(美)爱因斯坦

  可以和能够把自己最好的观察和研究能力奉献给客观的、非时间性的现象,做一个这样的人,真是有特殊的福分,它使我在很大程度上不依赖个人的命运和周围人的行为,对此,我是多么高兴和感激啊!但是,这种独立性并不允许我们漠视把我们与过去、现在和将来的人类联系在一起的义务。
  我们这些生活在地球上的人的状况奇特得很,我们中的每个人,即非自愿也无人邀请,就在这世界上作一短暂的逗留,对于为了什么和目的何在却毫无所知。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只是感受到:人是为别人而生存的,即为我们所爱的以及许多与我们命运攸关的人而活着的。
  我一直在想,我的生活在多大程度上依赖着其他人的劳动。我知道,我欠他们多少。
  我不相信意志自由,叔本华说:人虽然能够做他想要做的,但不能要他所想要的。这句话在任何情况下都陪伴着我,并使我与人们的行为和解,即使这些行为确实伤害了我。这种对意志不自由的认识使我得以不过分严肃地对待作为行为和判断的个体和自己和他人,并使我保持有益的幽默。
  我从不追求舒适和奢侈,毋宁说我甚至十分鄙视这一切。我的社会主义激情经常使我与人们发生冲突,同样,我对不是绝对必要的束缚和依赖的反感也使我与人们发生冲突。我始终尊重个人,我对于暴力和社团狂热怀有不可克服的反感。出于这种动机,我是一个热情的和平主义者和反军国主义者,我拒绝任何形式的民族主义,即使它装出爱国主义的样子。
  我认为,来自地位和财产的特权是不公正和腐败的,过分的个人崇拜也是如此。尽管我熟知民主国家形式的缺点,但我仍然拥护民主的思想、社会的平衡和个人的经济保障。我始终认为这是国家的重要目的。
  虽然,我在日常生活中是一个典型的独来独往者,但是,归属于一个追求真理、美和正义的看不见的共同体的意识,阻止了孤独感的产生。
  人所能体验的最美和最深刻的东西是充满神秘的感情,这是宗教和艺术、科学中所有深刻追求的基础。我认为,体验不到这一切的人,即使不像一个死人,那也像一个盲人。在我们经验之外,隐藏着为我们心灵所不可企及的东西,它的美和崇高只能间接地,通过微弱的反光抵达我们。感受到这些,就是宗教。只是在这意义上,我才是个有宗教感情的人,满怀惊异地预感和寻求这种神秘,谦恭地在心灵上把握存在的庄严结构的黯淡摹本。对我来说,已是足够的了。




分享到:
  •     已有条评论
最新评论